清醒夢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6 Followers
24 Articles

【清醒夢】慾望之種

麻猴琪琪

「但是,」隊長說到這裡時皺了皺眉頭,轉過身背對著大家,繼續搖搖頭說道:「那些繼承先民力量的後代,擁有發現慾望之種的能力,他們能夠輕易找到自己的慾望之種,並且持續服用,以獲得更多的力量。不知道從何時起,大部分的人染上了一種對慾望之種成癮的疾病,他們不斷的挖掘土地、砍伐森林、種植更多的慾望植物,以獲得源源不絕的力量。他們成為了慾望使者!而當成癮症變得更加嚴重時,他們便會化身為慾望魔人。」

【清醒夢】2050,地球,第五維度

麻猴琪琪

「保持信心,我不只告訴妳,也告訴她/他們。」她指的是在不同時空維度中的地球,不同時空維度中的我 / 我們。

【清醒夢】古神是在地球上最被奴役的人的模樣

麻猴琪琪

「無所本……」我喃喃自語。困難之處並非理解,而是將一切虛實的記憶重新整合與連動。在這塊圓形神諭板上的資料,像是易經與盧恩混合的變體。當我握著年輪轉動、轉動,它便將跨文化、地域、時空的資訊全都整合在一起了。上面有些符號特別讓我感興趣,然而我究竟能不能在醒來之後將之描繪出來呢?

貝果啟示錄:月人

麻猴琪琪

在月球南極的奇怪生物,有著像貝果那樣的一張空洞的臉。他的身體宛若茂密彎曲的樹枝糾結在一起,新芽張牙舞爪地覆蓋著枯枝。也像許多打結的老舊電線一樣,外緣塑膠皮已經摩擦的很脆弱,在裡面有著不安於室的電流悄悄的冒出。在深處,在所有線和能量纏繞在一起的深處,是一張什麼都不是的,空洞的臉,像黑洞一樣的深不見底。我感覺我們互相凝視了幾秒,然後我突然嚇得倒吸一口氣,再次吐息時已經回到我的載具裡。

Back to All

「別對我說謊」夢行者意識潛行紀錄

麻猴琪琪

不過俗話說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雖然大部分需要舟車勞頓的事情我不太擅長,但女巫的意念常常在夜晚飛上雲端。作為以夢境為修練基礎的人,夜晚就是我盡情感知一切的時候。雖然日常都是以一個順其自然的佛系方法在修行,不知不覺也從夢裡習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能力。其中,仍然讓我感到困惑的,是探測他人意識狀態的能力。

初探人生排練場的真相

麻猴琪琪

科幻影集The OA第二季的最後,主角Prairie打開了通往另一個維度的門,看見了正在演戲的她,演著第一季與第二季的劇情,這也呼應了她在現實世界中的真正身分 - Brit Marling,一個演員。劇中描述,看見另一個維度的「異相」,除非心智夠堅定,否則人容易被所影響,喪失自我意志,掉入該維度之中,成為墮維度者。

清醒夢,存在性危機與驚恐發作

楊鷙

“你們為什麼來我的夢裡?”

1

意識泡泡

麻猴琪琪

由於我是以全知的視角在觀看著,所以很輕易的就在不同的泡泡之間穿梭、舞蹈著。我沒有明確的形體,然而若是我想,幻化出任何的型態也不困難。我的身體可以同時待在泡泡之外觀測,也可以同時生活在泡泡的不同世界之內。

【清醒夢】幻象之塔

麻猴琪琪

這位執法者,手上有塔內每一扇門的資訊,據他的調查,似乎打開不同的門會看見不同的幻象。在這個法外之地,天天有外地人來觀光,而通常被吸引到塔裡面的下場多半十分悽慘。本地人則是會被找去塔裡面當員工,負責祭拜幻象之塔裡面的邪神,以及迷惑外地人,讓他們受困於塔中,但有些員工也因為承受不了幻象而跳樓自殺身亡。我在塔內見到的那名男性,就是塔的其中一個員工。

【我要成為造夢師】給麻瓜的清醒夢登入指南

麻猴琪琪

這篇指南建議大家先從日常身心狀態開始調適,許多有睡眠品質差、惡夢等困擾的人多半可以透過下面的方式獲得改善(如果還是很嚴重請盡速尋求專業治療),接著才是正式進入夢境的練習。

想去元宇宙玩耍的人為何不去練習星空體出遊或是清醒夢?

麻猴琪琪

除了人類之外,也能與真正的非人類存有與奇幻存有社交,精靈、天使、龍什麼的都超友善。多國語言系統也超級完善,遇到不理解的語言可以即時轉譯成中文,當然使用意識交流也是行得通的。

【我要成為造夢師】在清醒夢中對自己下暗示、跳脫慣性生活

麻猴琪琪

在第一層暗示時,我仍然會進行其他控夢的練習,例如操控天氣、改變建築物、使用魔法與人交流等等。然而隨著控夢的練習告一段落,接下來我慢慢進入第二層暗示,會發現夢境的變得更加動態,而我也不再用「想」去費力的控夢,更多時後,是讓夢境隨著我的心境自然轉化流動。

【我要成為造夢師】清醒夢為何存在?

麻猴琪琪

人物和景物,其原本外型變得模糊難辨,然而我依稀能夠透過像素的組成和運動方式,理解它們是什麼,並且感受它們的呼吸和生命力,就像是光的粒子以及程式碼的混合體,太有趣了!我不禁思索,或許這就是靈魂的原本面貌。我盯著周遭觀察一會兒,突然有來自遠方,全知的畫外之音進入,以溫柔的英文詢問我,「你發現了這是夢裡嗎?」

【夢境紀錄】參訪史前基因庫

麻猴琪琪

我在手上幻化出了一個精緻的模型,奇怪的是我卻甚麼也沒看見,雙手之間只有「空」。我跟這位男同學解釋說,你看,這就是宇宙和宇宙之外的樣子。男同學表示他在我的雙手間看見了好多東西,卻什麼也看不懂,希望我能給一個較為科學的解釋。我遂表示:「科學和魔法是一樣的。」

【我要成為造夢師】做夢是一種時空穿越?私心時空旅者指南

麻猴琪琪

我們的意識能同時以微觀和宏觀的方式去體察宇宙,而最困難的問題永遠不是能不能、以什麼方式旅行,而是如何錨定在特定時空節點上,否則放飛之後,將會是無止盡、永不停止的穿梭。

【清醒夢】如果我能時刻感知靈魂的狀態,是不是能多救一些人?

麻猴琪琪

生命懸而一線,那樣的沉重的虛無感、沒有生命力是自殺者在臨死前的靈魂狀態。當跨過了這條線,生命就拉不回來了。而我們在死亡學課上想要探討的,就是如何讓生命不要進入那樣的狀態?如何在大家快靠近那條線之前將他們拉回來?如何避免大家跨越那條線?

【清醒夢】蒸氣鋼琴卡利俄佩,夢中的黑人們原來是天使!?

麻猴琪琪

當我在夢中越是要花力氣去做某件事,往往成效沒那麼好。那就像是在湍急水流中你與水波對抗,對著水出拳,用力了但力量卻又消失的感覺,唯有順著水流才會感覺到比較輕鬆。有次,我在清醒夢中面對了巨大的獸,用出了全身力氣去抵抗它,雖有見效但吃力到不行,當下我突然意識到,我要做的只是放鬆,輕輕念出那句我確信有效的咒語(出自於金剛經,但醒來已經遺忘),隨即,獸被我身上的光波彈出,消失無影無蹤。

【我要成為造夢師】你能在夢中同感他人傷痛嗎?

麻猴琪琪

我常常因為在夢裡感知到他人的死亡與傷痛而哭醒。這些人多半是默默無名者,我在生活中可能一輩子也沒有機會遇見她們:單親媽媽、戰俘、全身上下被做了人體實驗的女孩、過勞死的護士。她們絕對不是什麼會被大家記得的人物,然而在她們死亡的當下,我看見了,我看見了那凝結巨量絕望後昇華的從容。然後像是找到一個異變的容器一般,她們把那最後僅存的能量,交接到我的肉身裡面。

【清醒夢】看見寵物靈魂,與白鯨結緣

麻猴琪琪

有時候我總感覺,動物們相較人類,對於死亡的態度或許更加豁達。感知道自己將死的家犬,會在主人沒發現的時候離開家中,寂靜的離去。若是寵物與主人有深刻的連結,要離開時,牠們會清楚知道,死亡是階段性任務的完成,那並不是一件傷心的事,而是代表這段彼此互相陪伴的歲月已經足夠圓滿。

失眠與重新設定潛意識

MissS的靈感日常

我深知失眠的原因多數來自內心,來自不肯放過自我的心理,包括對今日的過不去,或者對明日的擔憂,這些是藥物麻痺不了,也催眠不來的。

時間的斷層-舞台劇《午睡》觀後感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夜寒,影索,風瑟瑟。我躲在茶香繚繞的簡室中,觀賞因瘟疫肆虐而移師網上的舞台劇《午睡》。三小時後,劇終,茶涼。劇本講八十年代,甚至成形於八十年代。只是導演陳炳釗不滿意當時寫就的結局,索性束之高閣,一躭誤就三十年。直至二零一五年,黃雨傘打開又收回,導演受時代感召,始決心重寫,並於一六年首演。

白塔

麻猴琪琪

任務許可「妳,是為了什麼來到白塔?」 四個月駐留在塔上偵查,日復一日檢查裝備,曬著太陽劍、刀,和子彈。慶幸自從感染爆發以來,從未有過雨天,要是邊下雨邊廝殺,大概很痛苦吧,血、雨水、汗水模糊成一片,肯定是沒有預算讓我們更換軍外套的。不過,糧食等補給品意外的充足,大概是出去的學長姐們都有去無回的關係吧。

我做过的特殊的梦,难以醒来的梦

小Q

似梦似真各位亲爱的马特市市民好。今天,小Q要和大家分享一个有趣的梦境(一个好想醒,但却很难醒来的梦)...... 其实梦前面的内容我基本上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同样的内容的梦我从小到现在发了很多很多次,也许是因为发了很多次基本相同的梦的原因,所以一到后面我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梦。

夢裡的那些,求而不得

札克Zac

對於夢的說法有許多種,其中一個說法是這樣的...「在睡著後,人的身體是休息了,但靈魂會到處去遊蕩,但他們都會在醒來時回到你的肉體里,所以他們在遊蕩時所看到以前發生或未來要發生的事情,不過都是很零散的,這也是為什麼做夢總是夢見一會在這裡一會在那裡,連夢裡面出現的人物也是混亂的」 你相信平行時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