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0 人追蹤
16 篇作品

消失的理想世界

张德志

写给以后的自己和所有离开新闻行业的人

读史札记|谁是被清政府杀害的第一个职业记者

一言为定

1860年9月死在北京的《泰晤士报》记者托马斯·威廉·鲍尔比,应该是中国领土上被杀的记者第一人。

【译文】与 Ben Mauk聊聊新疆、哈萨克斯坦、中国和暴力

小银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绝对紧急的情况——人们正在离开新疆,他们公开发声一到两次,然后就消失或永远沉默了。或者他们迫切地想要讲述自己的故事却没有人听。那里在发生的事情,真实的现实,正面临着消失的危险,这种可能性冒犯了我存在的每一个面向:无论是作为一个记者、作为一个作家、作为一个左派、作为一个犹太人,还是作为一个人。

1

日本記者在重獲自由後講述了永盛監獄的虐囚事件

德州通訊社

原文: https://www.frontiermyanmar.net/en/freed-japanese-journalist-tells-of-prisoner-abuse-in-insein/ 一名在報導緬甸政變後續事件時被捕的日本自由記者周五抵達了東京,此前緬甸當局對他的指控以一種外交的形式被撤銷。

对话记者林子人:格子里跳舞,山坡上推石|围炉·FDU

围炉weiluflame

可能所有人都在戴着镣铐跳舞。如果你不做,就相当于放弃了这个舆论阵地。能放弃吗?不能。

弦子上庭这一天的几个小事

張泰格

12月2日,中国一南一北有两桩庭审牵动人心,我在北边这个的现场。北京是很冷的,黄色的银杏叶上周几乎就掉光了,北京便只剩下青砖灰瓦的颜色,好在天气不错,只不过北京海淀人民法院过于威严宏大,泡桐树的叶子也不解风情,蓝色的天空几乎都被遮挡住了。弦子的庭审从中午到深夜,一直开了10个小时,外面的近百声援者也等了10个小时。

听过再多的故事,不如懂得一个原理,或为什么中国人依然不会讲理?

韓十洲

几个月前,我在一个群里说过一句话:“听过再多的‘故事’,不如懂得一个原理”,懂了的都说好。现在有了些闲,也想分享给读友们。当时,这句话(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金句的味道呢),虽是即兴之言,却也是长期以来的心得。所以,在对它进行阐释之前,请有一点耐心(柏拉图说“耐心是一切聪明才智的基础...

感叹号时代

小记者老油子

当今,即便是再想细心描绘“怀念”这种拨动人心的情绪时,我们也只能寻找到“泪目”“哭了”这种词汇了,而从前,我们说的是“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今年元月时,月与灯依旧”。2020的冬日太过漫长,以至于素来遭受冷遇的诗句重新被赋予了温度,友邦日本寄来的援助物资上附带的诗句,成为了...

做抗争者,也要追求成功

向否否

我是一名中国大陆记者,武汉爆发肺炎时,我在当地采访了84天。4月8日,武汉解封后我离开武汉回到工作的城市,开始操作疫情之外的常规选题。但时至今日,新冠疫情似去非去。眼看那些一同在武汉封城中战斗的同行们,回归正轨,作品接连问世,唯有我还遗留在过去的阴影中徘徊、焦虑。

传统纸媒编辑部会议记

小记者老油子

‪单位开会,一个论调是,想要在新闻圈继续发展,就逃不开网络。临睡前稍作分析,‬首先一个基本问题,新闻存不存在,领导头头是道,解释新闻是什么,我忍不住说了一句,我不懂。现在我冷静说一下,新闻在这里是不存在的。什么是新闻,书本上的东西在这不提,我只说一个简单的逻辑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