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Voice
浩川
maintainer
24 Followers
272 Articles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9 天亮了

浩川

在大門出現的肇飛,他的暴喝聲,響徹整所影子屋。他身後,還有凌嬰,臉上滿是不捨…阿流帶著熱暖的淚水,無力地轉向大門處。肇飛撲近,揮出溢滿憤怒的一拳……拳頭不偏不倚,擊向阿流茫然的臉…「不可以!」輕低呼一聲,閃移到亞當身前,想阻止他。但已太遲。拳頭重重印在阿流的鼻樑上,帶起一片血絲……「笨蛋……你怎麼來了……」凌沁已呈半透明的臉龐上,儘是前所未有的痛心神情。肇飛的拳頭,定鏡似地凝在半空,膚色慢慢淡化!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8 傾盡

浩川

輕的臉頰上,滑下兩行淚滴。凌沁溫柔地撫拍輕的頭,然後轉身,走到多踏一步便會從這八十八樓高空墮下的邊緣。唱出她最後的歌。小希、阿紀,兩個魔音的女兒,還未完全覺醒的MagicVoice…斐躍的Magnifier、輕的Mirror…葵與蕾,在澄音的感染下,被無限深化的情緒影響力量……還有凌沁自己,以及凌嬰,直接轉移自澄音的MagicVoice……魔音的星火,全數集合在凌沁手上。這一刻,完完全全的發動……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7 紫

浩川

「小歌姬!小歌姬!小歌姬!」「幸好沒人叫『大歌姬』。」凌沁笑說。身旁的凌嬰,隨手撥動吉他。她無法擠出笑容,縱然她知道,這是姐姐此刻最想看見的。她轉身,緊緊擁抱凌沁。再也理不了身處舞台上,凌嬰眷戀著姐姐的懷抱、姐姐的體溫……「小歌姬的創作,《星火》!」凌沁在妹妹的耳畔,對麥克風,以發自愛憐的溫柔聲調說:「這是《季候鳥》外,我最喜歡的一首歌呢。」凌嬰慢慢放開凌沁。後者取過了妹妹肩上的吉他……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Prelude

浩川

曾經,一場疫症肆虐世界。日後被稱為魔音歌姬的一名女生,透過名為MagicVoice的魔力,在被隔離的病患者之間高歌!MagicVoice能救治亦能毀滅,能喚醒人的魔力,也能使之沉睡。那是世上唯一的強大力量、魔力之源。但凡聽過那歌聲的人,危疾病患會被治癒,同時亦會被賦予一種由他們本身願望所定義的魔力!疫情終因魔音歌姬而終結。然而,其後,她只留下一雙新生女兒,便消聲匿跡…

2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40 可曾記起

浩川

可曾記起……曾經,一場傳染疫症,幾乎吞噬上千人生命。那時候,一個被稱為MagicVoice的女生,以歌聲治癒一眾病患,並送他們一份禮物。魔力。異於常人的力量。十多年後,魔音樂團成立。以魔音為名,每個樂團成員,都擁有某種魔力。再十年,魔力失控,充斥整座城市,為至少一半人口帶來意想不到的力量,同時為其餘一半人口帶來深藏心底的恐慌……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6 天照

浩川

「無論你叫甚麼,你將要做的,確實是會讓我得逞,又確實是你無法不做的。」斐非文隨手在阿流肩上拍了拍,留下最後一句說話:「因為,這本來就是最初的最初時,由你告訴我的事。」阿流躲不開斐非文的手,一下、兩下、三下,他的肩膊把痛感傳送到他的心,刺痛。不是生理上的疼痛,而是說不出的心痛。因為他知道,斐非文的話,千真萬確。斐非文連同其他Lighting Runner離開,緊接著警笛聲從遠而近送來。阿流一動不動…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5 藍昇流

浩川

阿流來到擋在前頭的跑車旁。一聲「對不起」之後,他以Jumper的力量,在車內狹窄的空間中極速移動,把內裡四人一一擊暈。再把他們一一送到路邊,然後,他坐上駕駛席。跑車開出,重重撞開前面來不及反應的另一輛跑車。終於,一條僅能讓一車穿過的路線,空了出來。亞當操控著JEEP,沒有浪費時間,隨即離去。後面的跑車,也放棄追逐,靠邊停定。目送JEEP遠離視線範圍,阿流鬆了口氣。他再把前面的車子撞得稍稍轉動……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4 衝擊

浩川

由Lightning Runner以突破人體反應極限的駕駛技術,操控著十部不同款式的跑車,分布JEEP的前後,把它們重重圍在中間。旁人看來,就似一列跑車護送著魔音樂團的JEEP。阿流與凌嬰,滿有默契地在同一時間加速。眼看快要撞上前面的跑車,跑車卻似乘風飄浮的葉子,以相同的速度,繼續阻在JEEP的前方。車與車之間,始終保持著相同的距離。除非,JEEP停下來,否則它們與跑車群大概也會一直維持這個狀態…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3 流的淚

浩川

凌嬰……她肩掛一支皓白電吉他,兩眼緊閉起來,手在琴頸上遊移,撥子以極小幅度的彈弄弦線。吉他聲,有點凌亂。肇飛的手,剛放到拉門的門把上。凌沁拉住了他,轉身往大宅西部的大廳去。「噓。」凌沁舉起食指,放到她的一雙唇前。她別過頭,目光穿越大廳的落地玻璃,投放到外面的池畔停車場。肇飛循著凌沁的視線,看見一輛屬於凌嬰的銀白小跑車剛剛停泊下來。司機席上的,是阿流。他走下車子,一步一步,回到凌家大宅。淚流披面……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2 步步

浩川

赤裸的胸膛上,一雙纖幼修長的手指,模仿人兒的兩腿,一下一下的遊走。肌膚的觸碰,讓鋼條般瘦削,同時肌肉結實的身體,微微動了。短短的髮絲,在肩頸之間廝磨,讓肇飛的身體掀起一陣酥軟的癢感,連指頭也不願動。「如果一直這樣走,我們可以走到多遠?」凌沁慵懶的聲音,在肇飛耳畔響起。她繼續移動以兩根手指化成的人兒,一步一步的走。肇飛沒有說話,只是把凌沁的手,拉回胸前,讓他的心跳,代他回答……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1 影子屋

浩川

升降機抵達八十八樓,機門往兩旁緩緩打開。這樓層,屬於凌家擁有,縱然連凌家的女兒也不知道。阿流早已透過靈感,無差別的從所有相關的人身上,得到足以證實此事的資料。走過兩旁掛著巨大油畫的廊道,他們來到殘留著凌瞳氣息的房子。輕給這個豪宅單位起了個名字──影子屋。「很重Shadow的味道。」刑克舔了舔舌頭。這就是房子命名的原因。只是,大概沒有誰能像刑克一樣,用味覺去探知空氣中看不見的某些粒子……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30 變質

浩川

炭筆素描的寫實畫作。一雙手臂,抱著凌沁。她閉上了眼,看樣子似乎睡得很穩……一顆拳頭,由肇飛打出。可是,他半個身軀的線條,就似刻意被抹去,模糊不清……一所住宅裡,玻璃幕牆只餘碎塊,兩名女生站在邊緣,側面看來,她們正在高歌…… 線條粗糙,看得出是隨手繪畫的,但仍能讓看的人清楚感受到畫中的情景。刑克知道,第一張畫當中,凌沁並非睡過去,而是安詳地死去;第二張,是肇飛正攻擊著誰的同時,自己竟然在漸漸消失……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9 預知畫

浩川

「輕……」方木巧無奈低喚一聲。輕點點頭。下一秒,她抱著方木巧的臂膀,拉著刑克長長的衣襬,消失。颯──颯──風劃過臉龐,留下一陣火辣的痛感。身體一陣麻痺,讓人有種再也動不了的恐懼。當一切回復正常,兩眼可以再次張開的時候,刑克大笑起來。「阿克!」方木巧慎重地審視身處的地方。「不是很好笑嗎?全城都是驕子,隨便找個笨小孩來,也可以用念動力襲擊人。」刑克笑得氣也喘不過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8 非神

浩川

驕子引發的事故,愈來愈頻密。因驕子而起的恐慌,已慢慢在全城市民心裡面萌芽。縱然政府採取非常手段,又成立特別部門,可對於人們不了解的魔力,始終束手無策。在這亂局連連的當兒,魔音樂團成軍十年的巡迴旅程,在中途轉向,折返了他們的起點…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7 回來

浩川

機場入境大堂,聚集了數目多得嚇人的樂迷。亮著樂團或成員名字的燈牌,堆滿欄外;攝影機的鎂光燈閃過不停;歡呼吶喊,把其他所有的聲音全掩蓋掉。傳媒記者們,努力擠到好位置,採訪的麥克風,拚命伸前。不知誰尖叫一聲,群眾的視線均似被用力一拉,全數投向抵港區域那面玻璃幕牆,大概想以眾人的目光,穿透玻璃,把裡面的人召喚到眼前。忽爾,所有人不約而同,高聲呼喊。「雖缺少蕭邦造與澄音,但魔音樂團的陣容,似乎更為鼎盛……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6 悔

浩川

「老闆娘交代過,這個時間,實在不便招待客人。」其中一名看來只有十七八歲的男生,有禮地指示刑克離開的路。「明白了。」刑克有點沒趣地離開。當他再好奇地轉頭,往裡面多看一眼時,發現那裡已完全回復正常!Nerutralizer已被全數抬走!原本情緒失控的一般人,全都回復過來…就似剛才發生的一切,根本從未發生過!刑克倒抽一口涼氣。蕭邦造…至死,不放棄。刑克想起了蕭邦造死前的眼神…在最後一刻,也沒有軟弱下來…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5 再度尋覓

浩川

「Mirror除了反彈,還可以把力量聚焦。妳忘了?集體的聚焦,會讓Neutralizer的力量在有限範圍內擴大起來,做成像Magnifier的效能。就似把幾十面透鏡重疊,以折射方式做成放大鏡的效果。嬰嬰,還有蕭邦造的妹妹,她們的魔力將不只被無力化,而是徹底地抹煞掉。」阿流的靈感加入了對話。雖然…必比實際時間快速得多,但台前一眾Neutralizer已如餓狼般撲向舞台,剩下能把情況逆轉的時間已不多…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4 候鳥歸來

浩川

凌嬰牽著阿流的手,走到舞台上。阿流向鍵琴手作了個揖,不好意思地取代對方的位置,站到鍵琴後。凌嬰已在爵士鼓後坐下來。葵轉過頭來,向新加入的二人,以食指擠了擠鼻子……「我們還在MagicVoice的時候,我是鍵琴手,我的妹妹是吉他手。因為失去很重要的人,我們回到這裡來。我再沒有彈鍵琴,妹妹也選擇了貝斯。今天,有兩個來自遠方的朋友,加入我們,代替我們,奏起屬於我們心目中無可取代的人所留下來的歌曲…」……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3 一起

浩川

「把你們的手借給我,為我們最欣賞的小妹妹,鼓掌!」葵跟蕾一起放開凌嬰,以她們與觀眾之間的互動,為她們與凌嬰的對話劃上休止符。凌嬰步下舞台。她與阿流的距離,頃刻之間,拉近。凌嬰先看了看阿流身後不遠處的輕,還有輕身邊的方木巧。然後,她把視線,投進阿流兩眼的最深處。阿流,淚水已盈滿眼眶,快要湧出來了。「你沒有給我重新認識你的機會。」凌嬰的語氣冷漠得可把空氣也凝結。「我只想…」「沒必要。」凌嬰淡淡繼續說…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2 花蕾

浩川

一所餐廳酒廊,有個漂亮的名字──花蕾。外面的風暴,吹不進來,也吹不散這裡的熱情。因歌聲而翻滾起來的熱情。咚咚── 鼓聲,敲響在場群眾的心跳。屬於魔音樂團的歌──《忘記》。歌聲,深沉;合音,清脆。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現場聽過這麼接近完美的重唱。凌嬰一步一步走進去。雖還未看見,但她知道,餐廳的盡處,有一座小舞台。這裡,每晚都有駐唱表演。凌嬰在一天之前,才曾經來過,沒想過再來時,處境已變得完全不一樣…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1 那一天

浩川

波瀾不起的語調下,說著這樣的話語,情景讓亞當自己也覺詭異。有關斐非文的事,應該只有凌沁才知道。本應是姐姐獨個兒承受的事,現在不知被誰破壞掉,功虧一簣。是誰告訴亞當?又是誰在亞當體內殘餘的Commandeer被激活之後,不知用甚麼方法,讓他平靜下來?甚至,他似乎有些甚麼被封印起來了?若能夠如常運用靈感和其他魔力,凌嬰一定先把亞當身上發生過的事弄清楚。可恨的是,他們此刻正置身於最無力的牢籠裡……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20 星火

浩川

「除去所有MagicVoice留下來的『星火』,只留下魔女和Magnifier嗎?我偏要讓大家都活得好好的!」凌沁的聲音就算只在思域裡,也蘊藏著沒有誰曾經聽見過的堅執。就算凌嬰,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姐姐的決心。她知道,那是因為,MagicVoice留下來的「星火」之中,有她。比任何人更熱愛生命的凌沁,自知生命快要走到盡頭,但從來不曾放棄。凌嬰真想自己可以代替姐姐。「…小嬰真的跟那個傻瓜阿流是一對呢…」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19 畫作

浩川

風和雨,終於稍為減弱。冷清的街道上,沒有多少人。一部銀白色小跑車,從飯店的停車場,高速駛出大路。車速每秒也在增加,轉過飯店外圍彎角的同一瞬間,小跑車已攀上速度的極限。凌嬰單手操控方向盤,另一手迅快地點按手機上的鍵鈕。簡訊收件欄中那一則新訊息裡,有一個詳細的地址。佛迪裘谷的Cloudland。發訊人故意隱藏了名稱,內容亦只得那個地址,用意是甚麼,根本無從猜想。然而,凌嬰就是毫不猶豫坐上車子……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18 迷失

浩川

阿流伸手,溫柔地撫摸琴身。一股絕望,狂暴地湧進思感!不能以自己名字過活的痛苦……貫徹影子般的身分,只能不斷模仿別人……迷失、不安、疑慮、孤獨……在父親沉睡不起之後,一直只能任人擺佈……阿流的淚腺似乎真的特別發達,不過半秒不到的接觸,琴音送來、屬於凌瞳的記憶與感受,已足夠讓阿流哭起來。「她的父親,昏迷了……那同樣是嬰嬰的爸爸呢!」阿流…記起凌沁說過的話,連忙拭掉淚水。「嬰嬰和她的姐姐都不知道。」……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17 瞳影

浩川

凌瞳是凌沁與凌嬰的姐姐,很久以前已跟隨父親一起,移居倫敦。縱使沒有人提起過,阿流早已透過靈感探視中,在凌嬰的思域裡得知有這個人。只是,在凌嬰的記憶中,她這個大姐姐的樣貌,跟剛剛由這房子投射進思域的形象,有極大的差別。房子每個角落,全部留存著凌瞳的氣息。不久之前,她應該在這裡生活過。「她,充滿悲哀呢。」在廊道的房間裡,他們找到一台三角琴。輕坐在琴椅上,打開了琴蓋,手指隨意在黑白琴鍵上遊移……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16 沁之打算

浩川

阿流漸漸懂了。一個人,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是身邊所有人共同經營的存在。蕭邦造的死,會讓他身邊所有人傷痛欲絕。亞當身為Keeper,卻沒有好好保護蕭邦造,亦沒有把兇手抓出來,這會讓他無法面對蕭邦造的妹妹。亞當與葵之間,有著特別的感情,足以讓他就算見不到對方,也會因為內疚與慚愧,引爆Commandeer的暗示──憤怒、失控…摧毀一切…「她想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引爆』亞當這枚炸彈。」方木巧繼續說…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15 沉默

浩川

「完全沉默?」「即是跟死掉沒甚麼分別。他便曾經完全沉默,然後被領導以Commandeer強制刪改記憶,再丟在洋禾醫院,讓你們發現。」方木巧……繼續急速地說:「凌沁是最強的Shadow,連MagicVoice都可以作大部分的轉移。不過她不了解Commandeer,不知道強制之外,暗示是植根在人原本的意念上,除非解開那個意念,否則便無法解除Commandeer。打個比方說,就是我們經常說的心結。」……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14 一般人

浩川

阿流的身體,沒有即時回復過來,體內的五臟六腑仍然翻騰不休,血氣也混濁不已。這些,輕不用透過靈感,也能從阿流鐵青的臉色中看見。「我想感受一般的痛楚,想用一般人的能力去理解到底正在發生甚麼事。至少,暫時,我想這樣。不久前,亞當才告訴我,即使沒有魔力,一般人也擁有很多不同的能力。」阿流苦笑說。「今早,她也是這樣說過。」輕想起凌沁。「妳應該有機會接觸斐非文…妳有沒有學懂Commandeer?」輕搖了搖頭…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13 引爆

浩川

亞當的憤怒已突破自控範圍,兩眼變得血紅,似要毀滅一切。他的右手,緊握拳頭,毫不猶豫地從肩頭發力,往上劃出一條完美的拋物線,重重的往阿流砸下去……阿流閃身移到亞當身後,雙手穿過亞當兩脅,用盡氣力鎖緊他變得如鋼鑽般堅硬的臂膀。可惜,兩人力量上的差距,實在遠超阿流的預計。亞當傾前俯身,一道足可把人活生生撕裂的拉扯力,從肩膀開始蔓延阿流全身。"嘭──"阿流身不由己,被亞當乾淨利落的過肩摔,猛烈擲到地上……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4 #212 有趣

浩川

亞當剛才說過,抽菸是為了壯膽,大概是他要前往的地方,有這個需要吧。阿流試圖單純地憑人們習以為常的邏輯思維去想,這對他來說十分新鮮。打從他流落在洋禾醫院,繼而被肇飛發現,與魔音樂團一眾成員一起生活開始,他便一直以很難說明的學習及推演能力,了解這世界一切事物。當他擁有靈感之後,只憑感受,他甚至可以輕易追溯事物的起源。截至此刻,例外的只有兩件事物:情感,還有掛在輕的項鍊上那枚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