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社会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 Followers
7 Articles

亲自体验县城最大超市购物

tina1219

今天天气暖和了,送完娃去了学校,转身就走路去了一家新开的超市,我也是在抖音上刷到的,话说的县里最大的一个超市了,我决定亲自去了一趟。手机自拍 这超市的地理位置还是比较好,开在了县里最大的两条大道上,而且对面是政府办公大楼,旁边有几所公办学校,后面的新的大市场。

榨汁机是消费主义陷阱吗?

郭享玖

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物品吗?拥有更少的物品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极简生活:中产消费奴隶的再改造

多数派Masses

很少人意识到,极简并非真的让事物变得更简单,而是将“繁杂”转移到了他处,它们或者是空间意义上的“第三世界”,或者是社会中的边缘群体。

圖像陽謀與精神人

Combustion燎原社

经典与大众在这个时代,已然成为了对立的两面。经典的逐渐红移,使得曾经令人心潮澎湃的神殿气息消散在日常生活中。消解与崩坏,成为了生活常事,我们见证诞生,也见证灭亡,面无表情。19世纪,法国画家达盖尔一直在寻找能够记录物的影像的方法。一次偶然的经历,他发现,温度计打破后遗下的水银,可以记录下物的影像。

Back to All

禁止拍照的展览越来越少?所谓商业化的展意味着什么?

Koyanagi小柳

一位跳槽到上海的朋友跟我说“上海的很多展都很商业,看展还是北京的氛围比较好。” 那么所谓商业化的展到底怎么定义呢?说这个之前,讨论一下展览这个社会化的东西的存在意义吧。...

阅读焦虑症

深海小水母

阅读不光给人满足,很多时候,还会给人一种莫名的焦虑感。时间在书页翻动(现在很多是无法察觉的电子书页转换)之间流动,合上书(离开电子屏幕)时什么都没有被带走,什么痕迹都没有被留下。当然,有人会说,在字里行间做记号不就行了,书页的留白就像等待征服的边境,读者要做的就是在那里留下记号,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可是,我们真的能带走什么吗?又或者留下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这实在不好说。阅读这个行为本身并不会...

香港为什么有那么多“疯女人”?

王雅妮

昨天看到的文章,节选两段。除了吴绮莉、吴卓林母女,香港全港最爱群嘲、香港媒体最爱直播的还有两个“疯女人”——蓝洁瑛和关淑怡。这座国际自由贸易港、世界金融中心、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上空,一间四面通透的阁楼长久地悬垂着。在这间透明的阁楼里,常年展演和直播着香港“疯女人”们的奇异行状。几十年过去,阁楼里的女人面孔各异,生死疲劳之间,人选换了一茬又一茬。不变的是,阁楼外的看客依旧兴奋而热烈。而在常年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