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烏托邦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31 Followers
101 Articles

【小說】伊甸的天空(完結篇.下)

高原萬里

在 2345 年的某一天,編號 A7539-BM 發掘機在一個已經消失的文明的廢墟中把它發堀出來,根據修復員的觀察,這台機器人所使用的晶片和技術雖然古老,不過卻意外地堅韌,比當代的機器過之而無不及。另一方面,在嘗試重啓它的意識時,修復員接收到強力的反彈,修復員的結論是:當年這代機械人是以自己的意志進入長眠的,原因不明。

【小說】伊甸的天空(完結篇.上)

高原萬里

使節團得在大道入口處放下車子,然後帶着人員和禮物如貫地穿過大道前進。夾道都是歡迎他們的市民,他們全部都穿着一模一樣的衣服、臉上都掛着一模一樣的微笑、所有人的右手都提着花藍,然後用左手揮下花瓣和彩帶,最前面的一欄是小學生,男的都剪成了平頭,女的都梳着孖辮,好像聖堂裡的詩班一樣唱着新 J 國國歌,只是他們不用拿着樂譜,唱的歌聽起來比聖詩更莊嚴,孩子們的神情也比起信徒們更虔誠。

【小說】伊甸的天空(四十三)

高原萬里

我不搞莫教授那一套,我討厭偽善。這個世界生來只有兩種人──統治人的人,和被統治的人。前者為了要保住他們的權利永垂不朽,什麼都會做得出來;後者乖乖地勞動、到了適當的時候再無悔無怨地死去就好了,你們不需要有多餘的想法,想太多,反而讓活着變得痛苦。

【小說】伊甸的天空(四十二)

高原萬里

白雲把身上多出來的一支手槍交給子杏,雖然在逃出 J 國時開過一次,但子杏其實還沒有學懂開槍。金屬握在手中冷冷的,而且很重,大概有一公斤以上吧,在裝滿了棄置胚胎的廢料室的燈光下越發透露出森冷的光芒。

Back to All

【小說】伊甸的天空(四十一)

高原萬里

白雲在一個彈出來的視窗上輸入密碼,視窗上開始列出一行行人名,從左邊讀過去,是那個人的身分編碼、名字、姓別、出生年月日、最後一欄是過失的記錄,過失記錄用英文字母縮寫,如果沒有對照表,平常人不會看得懂那些字母代表了什麼過失。

【小說】伊甸的天空(四十)

高原萬里

她快速地環視了房間一眼,晚餐過後刀叉都被收好了,用來喝水的杯子是塑膠製的,連廁所的鏡子都是內嵌的,完全沒有可以拿來當武器的東西。這時又傳來「轟」的一聲──是爆炸聲!大樓明顯地震動了一下,子杏一個蹌踉⋯⋯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九)

高原萬里

不久,傳來崔領袖在國外出車禍身亡的消息,佔滿了Q市的報紙頭條,大家都覺得舊J國群龍無首,再不久就必定可以攻下首都M市。統一在望,漸漸就沒有人再問家彥的下落,或提起櫻花的無頭公案⋯⋯

花城小事 : 1.5 妳

木土土

初二放學回家途中,一個怪異念頭無意經過我頭腦。生而為人,說到底還是要吃要喝,那些人要賺取多少錢我們都得付。他們不夠花就提高價格,再不夠則繼續拉升。這是一齣播不完的劇。

2

讀書心得:美麗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

momoge

這本書其實我買好一陣子了,但看的進度超級慢,只能說,雖然是經典老書,但因為既經典又老,所以全都變成閱讀障礙,哪怕這本書字數其實不多(只比光明繼承者LIKADO多幾千字),我一樣看很久…… 本書被列為三大反烏托邦小說之一(另外兩本是「一九八四」跟「我們」),自有其歷史重量,於是這個...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八)

高原萬里

遊樂場事件之後,櫻花和家彥一直失踪。在子杏被隔離的房間,白天的時間可以聽到外面有人在步操,沉重的皮靴用力地、整齊而有節奏地踏在操場上的聲音,早上一次,黃昏一次,隨着日出日落每天準時地透過房內唯一一隻小窗闖進來,向子杏報時⋯⋯

Is fear a kind of faith?

Lochard

I told him to tell that person "give me two hundred euro and he can have it". No s on the word euro.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七)

高原萬里

在舊 J 國,有關袁采蔓的一切都被抺殺了,好像她從不曾存在過,子杏沒有想到會有再見的一刻,她覺得心突然疼痛起來,一顆眼淚掉到白雲手機的屏幕上。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六)

高原萬里

在萬眾期待之下,解放區第一批 CEI 孩童出生了,艾斯引入了新技術,政府的宣傳說這一批孩童比以前在舊J國的人更先進、更優秀⋯⋯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五)

高原萬里

篝火大會在一個沙灘上舉行,所謂的沙灘,其實是人工的,因為Q市沿海一帶都用來做貨運碼頭,沒有多餘的地方拿可以拿來讓人嬉戲。沙灘前面的遊樂場早就荒廢了,這裡原本的東主是舊J國黨員,他在解放之前就帶着錢和家人逃到外國去了,臨時政府本來說好要把這裡修一修然後重新開幕的,不知是因為太忙還是資源不足,一直都沒有成事。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四)

高原萬里

過渡中心的教員也換了新的一批人,他們來的時候,子杏在圖書館,管理員小姐在低低地哭泣,大門被粗魯地撞開,管理員小姐的臉上露出極為恐懼的神色,子杏曾經以為只要離開了J國的邊境,自己就不會再看到人們臉上這種表情,但她明顯錯了。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三)

高原萬里

但是,人類世界真的可以達到絕對的平等和快樂嗎?那不是跟追求只有光明而沒有陰影的世界一樣不切實際?世人在追求烏托邦,但烏托邦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反而是人類在追求中迷失了自己,讓世界變成煉獄⋯⋯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二)

高原萬里

八月,J 國趁臨時政府被示威暴動搞到焦頭爛額時來襲,一開始只借邊境幾個士兵的爭執而開了幾槍,沒想到一下子就揮軍過來,H 市失守後,又傳出新的流言,說臨時政府裡有人變節,暗中把防守的資料洩漏給J國,又有人說是 H 市的市民受不了解放區的管治,主動開城…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一)

高原萬里

六月底,天氣像個破涕為笑的孩子似的,突然就好了起來,放眼都是陽光,莫教授回國的飛機劃過無雲的藍天,降落到Q市機場。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

高原萬里

保温廂自動選出其中一隻玻璃瓶,再由旁邊的垂直滑架送到車門邊,白雲拿進車內,問三個年青人要不要看,櫻花搖頭,阿誠沒有什麼表示,子杏伸出手接過那瓶子。瓶子其實很小,摸到手上時冷冰冰的,管裡有液體,液體裡面養着一個胚胎,透明的皮膚下是又紅又紫的血管,頭比身體大,與其說是人,其實更似科幻片裡的異形。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九)

高原萬里

他說的話沒錯,一個民族的自我認同,充其量只是一套政府在販賣,而國民又甘心相信的論述,不管是 J 國,或是我以前去留學的所謂民主國家都一樣。這個世界沒有不可以改寫或删除的記錄,只要說同一套話的人多,漸漸那套話就會變成事實。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八)

高原萬里

看來今天在臨時政府大樓外、文化廣場以至艾斯用來辦公的前公民館外都出現了群眾搞事事件。他們舉着標語,指責「反歧視法」太嚴苛,又不滿失業率高企,最大的問題是犯罪數字節節上升,最近還發生了女童連環失蹤案,解放區的警察破案無策,只能等着女童的屍體在失蹤數星期後被人發現。

觀眾

Vernaaaaaaa

2122/7/17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七)

高原萬里

子杏低吟了一句沒關係,就一個人來到外面,初春的陽光讓人有點迷眩,她用手遮着眼,抬起頭來看了看上面,跟她從前住的地方一樣,這個城市密密麻麻的高樓也把天空擠成只剩一抺細線,有光線從另一面漏進來,像追不到的夢一般遙遠,高樓是鐵欄柵,城市是囚籠。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六)

高原萬里

母親抱着她,從一條空中火車的路軌跳到另一條,一下子她們又搭上了穿洲過省的列車,車輪轟隆轟隆地衝出隧道、劃過海岸、踏破森林,然後她們上了飛機,又被趕了下來,最後她們來到一個一望無際的雪原,世界變得除了一片純白色之外,就什麼都沒有⋯⋯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五)

高原萬里

窗外流過一輛戴着流動廣告板的車子,燈光映進來時,子杏才發覺那位年輕女侍應的眼睛跟阿誠一樣是琥珀色,用心一看,她的輪廓比阿誠更突出,一定是歸化民。

少女觀點的反烏托邦文學 -讀李琴峰《彼岸花盛開之島》

怡君觀察

有人認為李琴峰架構了一個烏托邦,有人認為這是女同志書寫,我卻認為這是一部「少女觀點的反烏托邦文學」,柔嫩地拒絕規則,即便脆弱,也要做出自己認為正確的選擇。

花城小事 : 1.4 梁浩堯議員第三次質詢的文字備分

木土土

梁浩堯議員就城方應否借用官方場地,及主動協助同樂運動會(Gay game)主辦方之第三次發言

[創作]生機飲食

午月

和因為區塊鏈認識的朋友聊到人類對地球的環保概念,還有極端的素食主義等等,就想起了大學時候創作的一篇關於「吃」的科幻小說。本著不修少作的心情把它轉貼到這裡,希望大家會喜歡。

花城小事 : 1.3 傷痕

木土土

大叔在門外提著馬報研讀馬匹,耳道口放著入耳式耳機。同一地方不斷俳徊,直到有個身穿校服的男生走進廁所畫面映進他眼簾。他扔棄手中的賠率走勢,緊隨其後。

花城小事 : 1.2 倒底

木土土

我喜歡在夜幕低垂時離開院校。在步行間,猶如在水上浮動,沒有必要想過去,也沒有必要想未來。不會去想付出,不會渴望被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