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 • シャケ
maintainer
7 Followers
7 Articles

神經病

一夫

這個社會確實有太多神經病的人,心中總會暗罵別人神經病,對此大家都不陌生,在此只是想表達神經發作的原因。問題就在「我」這個身上,因為我們都以為自己很懂、很厲害、很了不起,事實上是很脆弱,經不起打擊和挫折,總是想逃避取代面對,想著神蹟發生身上,想著自己一切都美好,但事...

病裡滋長一苗黑洞

容方

這些日子裡,我已經了解冷和麻痺,學會顫抖以及痛

《四樓的天堂》── 那些我們刻意忽略的痛

沒有名字的桃子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做過推拿呢?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不喜歡受傷,也不喜歡「痛」的感覺。但痛卻伴隨我們一生。人的本身伴隨著疼痛出生,而痛與病成為人的一環,是為警醒,亦為預兆。《四樓的天堂》把身體的傷口、內心的傷痕,以至人們的病和痛都連接起來,借此帶出人因病而完整。不知道大家看完這部劇後,對生病會不會有了不一樣的看法呢?

【翻譯】 醫生和病人 夢野久作

楓野天塵

日本文豪 夢野久作 的極短篇 寓言故事

Back to All

因果

blue_buru

很多因果病需要的藥是懺悔 今後環境的狀況已經不是說避就可以輕易避過的,即使人跑到了荒山野嶺上 從根本上超越是唯一可以走過高山的門徑 果上隨緣因上努力 在還有空間扭轉的時候讓老舊的廢物排出去吧不要貪戀 允許光走進來 然後大家一起創造新的 有沒有接受甚麼治療做過什麼預防措施也好 持...

魔音樂土

《1314》#03 夢魘

浩川

我們一群由少到大一起成長的友伴中,自少茵和我便給拉在一起。我和她小時候根本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就只是我跟她也很喜歡和對方一起,每天也想見到對方。到後來,大家一個接一個各散東西後,我和她才開始明白我倆之間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終於,我們走在一起了。但之後她向我提出分手,初時她裝得很決絕,然而後來始終被我打動了,重新接受我。其後一星期也絕口不提分過手的事。可是一星期後她始終走了,一聲不響的去了美國…

假如,味覺是一種顏色

鮭 • シャケ

假設把味覺感受形容為一種顏色,我認為甜味是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