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9 Followers
17 Articles

德意志帝國的民意與國運

越向書

民意在獲得一時的滿足之後,胃口越來越大,要求越來越高,而政府肯定不可一直滿足下去。

1

一把火,映照出前现代、现代与后现代的世界

谢孟

大部分国家,要么是经历前现代到现代转型的世俗化阵痛,要么承受现代性幻灭到后现代虚无的精神空虚。像中国一样,同时糅杂着前现代、现代性与后现代思维,且不分轩轾的国家实在很少。

1

尋找當代魯迅的人大都屬於葉公好龍

四月天气寒冷晴朗

最近某以激情澎湃的反對資本主義、帝國主義聞名的公眾號寫手因被封為魯迅受到嘲笑,這位老兄固然是不行,那些把魯迅神聖化的同樣也不行,你看看轉發嘲笑的那些都是啥歪瓜裂棗。他們不知道魯迅到底有哪些貢獻,以及存在哪些缺陷,也不想知道。我是通讀過魯迅全集的,我想做到這點的人就了了。

脑子有病 还病得不轻

QuantKing

这场战争双方可能没有真正的赢家,只有惨胜和苦涩的失败

Back to All

戴仑: 坠楼事件怎么就成了“颜色革命”

不通

民众对于官方通报“避重就轻”的不满能演变成一些网络舆论口中的“颜色革命”,归根结底,还是在于权力部门在应对舆情的时候“事前慢慢吞吞,事后疲于应对”的老毛病所致。在互联网发达如斯的时代,这是公权力必须面对的挑战。

对话记者林子人:格子里跳舞,山坡上推石|围炉·FDU

围炉weiluflame

可能所有人都在戴着镣铐跳舞。如果你不做,就相当于放弃了这个舆论阵地。能放弃吗?不能。

舆论暴力有多可怕?

sabotagelg

在随地吐痰需要罚款的地方,他们就会把痰吞下去。

台灣人有騙人的基因嗎?

津轻海峡

中國有老話說,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同理,隨著Matters的樹林成長壯大,各種各樣的鳥都被吸引過來。我來Matters時間不長,注意到有一種鳥特別大膽,能在睽睽之下以理直氣壯、理所當然的口吻撒謊。@红色怒火一兵 就是這樣的一隻奇異鳥,也可以說是一支奇葩。

1

评论|不要消灭嘲弄,要消灭假大师

1号床

冷阿狗,《发生肾么事了?我把马老师变小了!》, B站人民日报点名发文批评马保国之后,B站很快就把马保国相关的视频限流了。现在在搜索栏里输入「马保国」三个字,引入眼帘第一条便是那篇雄文,标题中不容辩驳的祈使语气闪耀着威严的光辉,如同冬日刺眼的阳光一般敲打着人们,叫他们不要忘记谁才是老大哥(当然是人民)。

每天一斤奶,侮辱中国人——公共事件舆论中的中国社会思潮

鹿馬

前一阵一篇名为《深扒蒙牛伊利6大罪状,媒体不敢说,那就我来说》的文章。毫不意外,文章作者王小七被警察带走了(名义上貌似是因为其他案件)。仔细读文章可以发现,作者并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猛料,也不是伊利和蒙牛突然出了什么食品安全问题,文章仅仅是指出了蒙牛和伊利这两个中国乳制品龙头老大...

选票 01 | 黑人民权运动中,UCLA教授是否应特殊对待黑人学生的期末考试

shenbolun

九年前,在我还在公司实习的时候,一次和同事坐地铁回家,他看着满车厢推搡吵嚷的乘客,操着东北话说了一句:“这些人都该突突了。”无心插柳的一句话,后来经常浮现在我眼前:到底人有没有资格裁决另一个人?如果真的要清除一些人,标准到底是什么?人作为一个整体到底有什么价值?

警惕可能扩大化的“正确”

Even

中美外交关系恶化,美国要求中方撤走洛杉矶领事馆,中方随即要求美方撤走成都领事馆。让人觉得有意思的是,昨天在被中国通知撤离的美领事馆门口,有人点燃了一串鞭炮。放个鞭炮不是大事,但是这是在人流密集的成都,1994年起成都即开始施行了《成都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规定了中心城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个案的价值意义不大,但是不容否定。

pekjack

武汉市第四医院发生的一些事件之所以没有得到相应的关注,一是因为类似的事情早有许多报道,它作为题材已经不能吸引舆情。二是盛行一种不辨是非只看结果的愚民政策,为维护所谓的医院利益,必定要有人做出牺牲,但肯定不是牺牲医疗系统的权贵,所以不值得大惊小怪。

画 | 虚假世界

TanTan

词语混乱,概念模糊,各种红线和敏感词把真相压在表现下。我生活在一个混沌混乱的世界里。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什么是善的,什么是恶的,众说纷纭,纠缠不清。行,你们声音大,你们有理。我只能关上手机,让脑子清醒。

人们对大多数事物实际上没有任何看法

林小谷

绝大多数人对大部分事情其实没有任何意见,他们是根据周围人(组织、政府、社交媒体)的意见来调整自己的意见。因为懒得去思考这件事的利害,或者思考本身太难了,所以直接采用了别人的意见。只要大多数人都持有这个意见,或者持有这个意见的是学术专家,就觉得没有问题了,自己是可以直接拿来用的。

用无私口径收割人头 论中国宣传式俘虏观众

削肩企鹅

武汉肺炎起始至今的一月内,在这场逐步瘫痪人口、城市及言论的双维灾难中,中国宣传部背靠政党桅樯,引导官方媒体*以吊诡的把戏,透明的代码,以及拙劣的文字,游走抽离在这场浩劫之中。它们是胡狼,拣雄狮吃剩的人头残肢,这不仅是上级赋予他们的宣传要求,也是他们存在的根本目的,直到人民发现为止。

思考武汉疫情背后的问题(一):口罩党与长辈

格拉摩根伯爵

首先,本文(和这个系列)并不负责所谓,完全的真相的呈现,我也相信真相不会出自于一家之言。如韦伯所主张的,对于文章的选题与思考角度是由写作者的意识与价值判断决定的,但是一旦进入文章(与科学)本身,要秉持着客观的视角,尽量保证文章的思路符合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