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娜鄂蘭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 Followers
5 Articles

flos 推書-《漢娜・鄂蘭》

Flos

她被後世定義去政哲,然而她本人其實極度拒絕這樣的定義,不論是哲學家,還是政治哲學。她其實自視為一個思想家。一個對生活、對政治生活著大量發想的思想家。她是漢娜鄂蘭。

邵建:蘇俄左,納粹右?—— 借由全權主義左與右說開

大家備份

2014-09-22*文章最後,看到朋友的一條微信:「一位古羅馬皇帝說,希望人類只有一個脖子,這樣他就能一刀斬斷。蘭德說,集體主義就等於把人類變成一個脖子,獨裁者可以隨意拴上皮帶。」是的,如果這根皮帶把你帶往左或者帶往右,對被奴役的人來說,又有什麼區別。

從平凡的邪惡看語言的霸凌

瑪西Marcy

我昨夜看見爆料公社刊登媳婦的遺言,主要控訴不堪婆婆長期語言霸凌,決定輕生,我心中警鈴大作,預感又要重回人民公審時代,果不其然今早電腦一開,全社群網絡和媒體新聞充斥著「婆媳不睦害輕生」、「我婆婆要殺了我」等驚悚標題;而新聞下的留言永遠比新聞本身精彩,外人的意見總表達的比當事人多,謾...

《讀愛》/《為愛朗讀》:無知是罪嗎?

I AM NOT A CAT

說漢娜(Hanna Schmitz)是一個大罪人,是不以為過的。她在電影《讀愛》/《為愛朗讀》(The Reader)裡,先勾引未成年少男,雙雙陷入情慾之中;又曾為納粹德軍效力,看管猶太人集中營,把他們一批接一批的送上開往奧斯維辛的「死亡列車」;更試過見死不救,讓受押猶太人被困火場,堅拒開門放生。

Back to All

漢娜.鄂蘭《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書摘

I AM NOT A CAT

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著,施奕如 譯: 《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台北:玉山社,2013。「因為這些兇手都不是天生的虐待狂或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