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 Followers
19 Articles

“四方获利”、算法宰制与中介谎言:关于平台经济劳工困局与解法的探讨

无隅

作者:邢麟舟 近日,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深度报道再一次引起了网络空间关于外卖行业与平台经济的大讨论。文章点出的现象并不算新鲜:因受算法宰制、平台剥削和用户共谋,外卖骑手们面临着艰苦、危险的工作条件,平台、乘客的巨大压力,以及因合法雇佣关系缺失而导致的工作不确定性。

1

外送平台——中国新型血汗工厂

中国劳工论坛

外送工人斗争使中共响起警号。独立而不依附于现行体制的工人运动的威力是不可小觑的,他们的阶级斗争的未来与全中国工人阶级一样不能囿于现时的高压条件。外送工人已在斗争中显示了他们不断增长的阶级力量,他们需要在更高的维度上继续为他们的权力而斗争,并连结其他部门的工人阶级,开始建立真正和独立的工运。

那些为你飞奔的人

波蘭水手

外卖小哥,那些为你疯狂奔跑的人。我之前有一次外卖超时没送到,我打电话询问,接电话的是另一个人,说外卖小哥出车祸了,他说一会把钱退给我,最后也没有退。之前我在公司,同事的外卖超时了,没送到,同事打电话问,说外卖小哥出车祸了,同事还觉得愧疚,虽然这与自己无关,但还是给自己送餐。

生活分享 | 外卖小哥

angel-baby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多的是理解和包容

Back to All

台湾:全国三级警戒下的血汗外送员!

中国劳工论坛

外送员在疫情底下增加了许多送餐服务工作,为了社会的持续运作做了重大的贡献,然而追逐利润的资本主义社会却没有给予足够防疫设备与津贴,反而给予他们歧视与污名。因此外送员产业工人与全国产业工人需要共同组织抗争,争取提高收入和要求资方提供安全的工作条件和风险保障。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3块4的配送费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听话的女骑手接单

多数派Masses

面对低价跑单,男骑手们频繁跳槽进出和拒绝接单等反抗中断外卖派送时,女骑手的出现,成为了平台另一廉价劳动力的补充源泉。进一步,她们更被平台资本家利用,成为分化工人、挑起工人间互相竞争的后备军,以不断压低单价。不然,美团王兴不会大言不惭地说,“3.4块钱的价格很低吗?最后不还是有骑手接了”。

1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沈阳骑手的反抗——接253单后原地点击送达

多数派Masses

平台早已将骑手、商家和商户的利益通吃,在矛盾出现时,甚至能充当分化和挑拨离间的角色,尽数将责任转嫁到消费者和骑手身上。

1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与外卖骑手在一起:“打工人有力量”暑期特别活动——骑手调研邀请

多数派Masses

为了更好地了解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外卖骑手,为推进平台劳动者劳动和生活境况的改善,将我们的关切转换为行动,我们发起这一次的活动邀请,诚邀读者参与七至八月的一系列活动。

法庭上的外卖员:外卖平台的劳动关系的认定为何如此多变?

多数派Masses

为何在骑手的用工关系判决上,地方的司法判决有如此的随意性?大陆的司法判决中代理商公司承担了大部分的用工方(劳动或劳务)责任,但是平台是否可以就此免责?国家是否应该成立专法来对待新型的平台劳资关系?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平台资本手中的)算法不会解放工人——反驳FT中文网刘远举一文

多数派Masses

我们需要的是更多个陈龙来对中国当下的发展与未来进行批判性地、深入的观察与反思。至于刘远举及其代表的思潮,任何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媒体,都应该警惕;任何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读者,都应该看到要看到其背后的意识形态野心。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锐评|副处长的“微服私访”——非傻即坏

多数派Masses

有人说处副处长王林的“微服私访”是为政者体察民情,但平台企业能迅速崛起的前提是政府的大开绿灯。不到这一点,再有心的“微服私访”也是令人作呕的无效形式主义

劳工|拥抱自由或困在系统中?当零工谈论自由时(上)

多数派Masses

本文尝试从零工自身的角度出发,解构零工经济“自由”、“灵活”的迷思。零工劳动者们如何理解和体验零工经济的“自由”、“灵活”?这与他们投入零工经济之间的关系如何?自由的背后又隐含着怎样的困境?

劳工|快递小哥跑得快 不如平台罚款多:快递/外卖行业“以罚代管”的成型与突破

多数派Masses

文|暂时还没有叫过外卖的小编 & 小头“人在送快递,债从天上来”去年双十一期间,我们访问了快递员小南,他说快递员的送达要求很高,一旦慢了送到,就会被罚款,或者遭到投诉(结果也是被罚款),即便这很可能不是快递员本身的责任。据他所说,一个月被罚五百到六百,也并不罕见。

1

“骑士联盟”会成为骑手互助的新希望吗——五月魔都骑手采访实录

多数派Masses

采访、撰文:法厄同 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自:https://www.douban.com/note/777339013/封面图:蜡笔小猫儿 今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对我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考验,各地的“硬核”封城措施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人群流动和聚集带来的交叉感染。

1

别骂外卖平台了

lishuhang

外卖平台这样就行了吗?显然不行。但没有它们的话,会更糟糕。航通社首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微博:@航通社 微信搜一搜:航通社 2020年 第29期文 / 书航 2020.9.9 本来标题叫“别骂美团饿了么了”,但读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

1

不可见的外卖骑手

浅表性设计炎

今天《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刷屏。这么长的文章有这么高的阅读量令人惊讶。但细想似乎又在情理之中。文章中提到北京Skp拒绝骑手进入商场取餐,连站在门口都不行。这件事被曝光后还上了热搜。大部分网友认为这是对外卖骑手的歧视,也有一部分支持者觉得,禁止外卖骑手入内是维护顾客利益,让顾客有更好的购物体验。

在不稳定时代重思劳动光荣 · 9月26日多数派讲座@Matters

多数派Masses

讲座主题:在不稳定时代重新思劳动光荣——勤劳和懒惰的社会史 嘉宾:王行坤(青年学者、“后工作”理论研究者) 主持:多数派 时间:9月26日(周六) 19:00 Zoom会议室ID:88337089486 劳动让猿变成人,可以让人成为人,也可以让人变为非人。

我不要“后浪”,我要去“送外卖”!

透图哥

现在不仅消费降级,连找工作都“降级”了。网上看到一个段子,叫“摄影圈的宿命”: 影楼摄影师:25岁助手 - 30岁掌镜 - 35岁平安保险; 网红摄影师:25岁买粉丝 - 30岁装网红 - 35岁美团外卖; 摄影自媒体:25岁开车 - 30岁开车 - 35岁滴滴专车; 相机经销商...

他们已经选择了自己能选择的,最好的命运

kotri

这当然是个悲剧。然而,即使是同情他的人,也不过是站在自己高大上的角度,重复何不食肉糜的故事罢了。还能怎么办呢?这已经是最好的做法了。他们已经选择了自己能选择的,最好的命运。——我们应该祝贺才对。他们每天都生存在死亡的边缘。他们辛苦一天,可能只能挣到一百块,甚至更少,仅供他们一天的吃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