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亂談
傅元罄
maintainer
2 Followers
59 Articles

在困境中尋找自由:淺談命運與希望

傅元罄

敞開自己,意味著我們永遠都有新的視野;我們永遠都願意重新去看,就算是再平凡、再令我們挫折的事物。

從忌妒到平靜:讀《追憶逝水年華IV.所多瑪與蛾摩拉》

傅元罄

即使她離去或是背叛了我,但她卻可以成為我認識這個背景,我認識「我為何會愛上她」的原因、我自己究竟在渴求著什麼的助力。

原來我們從未理解

傅元罄

我不能假裝自己祝福你。但是我願意聽完你的整個故事,再決定評論你。

愛情與責任,真的是互相排斥的嗎?:讀馬賽爾的《人性尊嚴的存在背景》(下)

傅元罄

在友誼的範圍內,外在的和內在的分別已變得毫不重要,或者更正確一些,被吸入於一個和諧且更為豐富的實在之中。我覺得這些豐富我們生命之組織的遭遇,可以透過音樂創作中一主旋律喚起另一主旋律的現象之類比而了解。

1
Back to All

愛情與責任,真的是互相排斥的嗎?:讀齊克果的〈你應該去愛〉(上)

傅元罄

一開始是我愛這個人,希望成為這個人的朋友;但如果他以愛回饋我,那我還是會希望他有更多的回饋。慢慢的,我愛的不是他這個人,而是他對我的回饋。我著迷在自己的付出之中;我們只是愛上了在對方的愛中,我自己的愛的影子。

錯過的相遇

傅元罄

我應該學會忍耐。即使對前進有疑慮,那也不該逃走;那就站穩,站在原地。不要自己去把想要的事物推開。

在我的生命中沒有浪費的事:讀沃提瓦的《禮物與奧蹟》、《回憶與認同》

傅元罄

有時我自問:為什麼這麼多同齡人都失去了生命,而我卻沒有呢?

遙遠的祝福

傅元罄

你的一舉一動,你的微笑、生氣、緊張、悲傷,還是作為幻象,彷彿實實在在的不斷浮現在我眼前。再見到你,也許會勾起我們兩個人的遺憾。

在自己的愛上站立得穩:讀田立克(Paul Tillich)的《愛情力量及正義》

傅元罄

有些人受到了對錯誤的「強制力」的印象的挾制,害怕自己也可能失控,於是放棄了「力量」,不敢或是沒有足夠的力量去選擇、去生活、去愛。但是,「力量」並不只有這樣的;只要運用得當,「力量」將可以是生命與愛情之穩固的支撐。

漫長的等待

傅元罄

掠過我們人生的,儘管只是一次,也一定會留下永不磨滅的痕跡。

受苦的人創造歷史:讀《零號病人:塑造現代醫學史的真正英雄》

傅元罄

「零號病人」的確認,常常會造成醫學上對這種疾病、相關疾病,甚至相關的器官和人體結構,突破性的發現和認識。

1

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存在、憂鬱、與幸福

傅元罄

祈求所有離開生命的人們,能夠被一股神祕的力量支撐著,在我們所看不到的世界,持續的走他們未竟的旅程。

愛,是我渴望你繼續存在:讀《女哲學家與她的情人》

傅元罄

當我們真正愛一件事物的時候,我不會把他侷限在他的現在,他的過去,侷限在那些讓我曾經愛上他的理由;相反的,我們會看到他,與他背後所帶來的廣大的世界之間的聯繫,我們會把他開放給這個他所牽掛著的世界,讓他走向未來。

1

倖存者的責任:杜潘芳格的〈中元節〉與〈普渡〉

傅元罄

不論情況再怎麼艱難,至少在心中,我們絕對不要認同迫害者所說的:我們絕不認同有誰「被犧牲」這件事,居然可以被想像、被說成是合理的。

留在身邊

傅元罄

我喜歡把書握在手上,喜歡掌控它、碰觸它和擁有它的感覺。這種情緒熱烈得像是愛情。

光與海

傅元罄

我相信,那樣的生命不論是沉靜或充滿波瀾,肯定都會非常豐富,與深厚。對我們兩個人都是。

超譯唐君毅.I.愛情之福音

傅元罄

5.如果連你都不愛自己,那還有誰呢?你怨他對你太殘忍,但是他是不愛你而對你殘忍,那算不上殘忍;你自己原是愛自己的,你現在竟因他不愛你,而以苦痛自己摧殘你自己,你對你自己是太殘忍了。如果你厭惡他對你之殘忍,你應當更厭惡你自己的殘忍。你應當自苦痛超拔出來拯救你自己,以表現你對自己的愛。——〈論愛情中之罪過與苦痛〉

在愛之中,我們要更「成為」還是更「擁有」?:讀陸達誠的《存有的光環》

傅元罄

我們體驗到「心靈契合」的時候,佔有慾會消失的無影無蹤。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之所以有佔有慾,是因為我把對方看成一個我有可能佔有、但也有可能失去的對象;但是在心靈契合的時候,我和另一個人完全沉浸在現在之中,根本無暇想到,未來有一天有可能失去對方。

1

愛的吸引力

傅元罄

她與她所批評的對象,從根本上,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他們都把世界當成戰場,把自己的優點當作武器,想要去掠奪、逃跑和保存些什麼。

光學習沒有用,還得反思與承擔責任:讀內田樹的《邊陲日本》

傅元罄

「日本人」的國民特性是什麼?什麼樣的民族特質,造就了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日本社會?這個問題不僅是外國人想問,從古至今,日本人自己也不斷的思索、叩問這個問題。在內田樹看來:日本人的國民性,有一個非常顯著、影響很深遠的特點,那就是所謂的「邊陲」(日文:辺境)性格。

1

當理想化為現實:陪著馬賽爾讀「傾聽」與「同在」

傅元罄

...要讓人們去了解、挖掘自己命運的獨一無二性。不論發生了甚麼事,不論我遇到了多麼糟糕的事、甚至曾經做過多麼糟糕的事,都沒辦法改變在這個時空、在這個人與人的關係網絡中,只有一個我、也就是現在的這個「我」的誕生和存在。「同在」,之所以可能引發療癒,也正是因為這樣。因為,「同在」就是把一個人作為獨一無二的「你」來接納。

理論上是如此,但無法應用在這個情況?:讀《現象學作為一種實踐哲學》

傅元罄

「學科」告訴我們普遍的原理;但是,如果要把原理有益處的、降低風險的應用在生活,而且是應用在各種個別的、不同的特殊案例中,我們還必須去面對偶然性與特殊性,思考原理如何和現有的情況相結合。這便是所謂的「技藝」。

寫給悲傷的信:讀諾曼.萊特(H. Norman Wright)的《超越一生的愛》

傅元罄

在妻子逝世後,心理諮商師諾曼.萊特寫下了這本書。萊特寫給了人們和自己很多的提問、量表,要我們做很多的功課,像是回憶冊、日記、寫給逝者的「放手」信,寫給悲傷的信。但不論是什麼,不論是沮喪、憤怒、還是絕望,他都要求我們不要只停留在那一點,而是要回過頭,去正視作為它們源頭的悲傷。

空白的時間

傅元罄

也許你也有這樣的感覺。有時候,當我們行走在路上,往前,就突然感到世界崩解了。做一樣的事情,一如往常,但什麼東西都不再有滋味。

自在、自然、自由的生活,就是跟動物學習:讀維爾納(Florian Werner)的《哲學動物》

傅元罄

讓我們看看電鱝:牠雖然擁有強大的電力,但卻不會無止盡的使用它;牠使用電,但始終只儲存在一個器官裡,不願意讓電主導、徹底改造自己的生活。牠有能力徹夜游泳,但卻選擇在水裡慢慢悠游。

無法回復的過去:讀路益師《悲傷的體驗》

傅元罄

在一個人走了之後,我們常常會試圖,寫,把自己與他的回憶、他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點點滴滴的記錄下來。可是,寫,又有什麼用呢?我們再怎麼寫,再怎麼想把過去與回憶牢牢抓住,把時光停留在未曾後悔的那一秒,我的哭泣、懷念、和寂寞,都已經無法傳達給遠方的那個人。

身體,與我們艱難的生活:讀《法國現象學的蹤跡:從沙特到德里達》

傅元罄

身體,總是需要水、空氣、陽光;不管我們有沒有意識要這樣做,身體總是需要世界、持續的與外在世界交換一些物質。身體不但活在世界之中,並且總是主動的需求、走向這個世界。

怎麼能撫慰我們的痛苦:讀沙克絲《蝴蝶的重量》

傅元罄

你曾經在這世界裡承受過的那些苦、那些悲傷,如果能在你還活著時,和你再分擔多一點痛苦、一點快樂,那不知道該有多好。

1

從別人與懸置,短暫的逃離限制:讀《我們在存在主義咖啡館》

傅元罄

那麼,我們能做什麼呢?我們也許可以「往外」,去看看其他人的處境,與我們的有什麼不同,再去問那個「為什麼」。打開我們的眼界,使兩邊的處境有可能互相影響。所以,在沙特看來:討論一個人在他的處境中的思想與抉擇,也就是在探討哲學;因為「哲學」就是在處境中的哲學,是在一個人活生生的生命困境中,迸發出來的「即使無法改變,但我至少,要更了解這一切是怎麼運作」的念頭。

PLATO'S CAVE

ASTROJOKE

人類世界就是巨大的山洞,所有人的誕生就如這個虛構故事般被禁錮於裡頭,不知情下被逼看著一場悠長的影子戲。您會問,那會是一場怎樣的影子戲?7401070942人看的影子戲,一定是您我都熟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