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
木影
maintainer
1 Followers
34 Articles

極地謊言 25. 攔路的窮小子

木影

「歡迎乘搭歡樂列車。現是是清晨七時零六分,還有十五分鐘就日出了!車廂氣溫約十度,最適合去我們的表演車卡欣賞熱血沸騰的表演。還冷的話,歡迎使用座位上的服務系統租借電毯或美男美女。我是車長美美,很高興為大家服務!啾咪!」 頭戴車長帽的美美才關掉米高峰,列車便突然急停。

受想行識

木影

沉於水,浮於色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三十三)生活還是要繼續

木影

(節錄) 在鬧鐘無情地吵醒潘錦辰的時候,他正做著被梁音鈴掌摑的夢。夢醒了,臉頰還是有點痛。他去廁所看見壓在地上那邊臉頰紅了一塊才知道夢從何來。也不是,他心裡很怕今天回校會被她尋仇。看見鞋櫃下的拖鞋不在,他知道哥哥回來了便去做一壺蜜糖水,又去煮餐蛋麵給他們做早餐 — 有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三十二)心很窒,鼻子很酸,渾身都痛

木影

(節錄) 他蜷縮在沙發上,想哭想哭的甚是難受。是他挑錯時候嗎?他明明覺得她也是喜歡他的,為什麼結果會這樣?還是他想多了,她只是珍惜他這個朋友所以被沒有因為被他強吻而跟他鬧翻?這個念頭使他的如墮地獄。她問過他是不是來陪她下地獄的。美麗、聰明、富有如她,也會寂寞,也會難過。

Back to All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三十) 是時候往前走了

木影

(節錄) 夏寧皓的發明還真不是一般的多。他們帶著兩大個手推車去徐纓雪的墳場想租用怨靈試武器的時候,風清庭又在醫館門外。「你們這麼晚來幹什麼?」風清庭對他們有點敵意,尤其是對夏寧皓。跟徐纓雪糾纏幾年,眼見她跟404愈走愈近,他心裡不免焦急。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二十九) 嗨,山小姐

木影

(節錄) 她還記得最初來到夏家的時候,她身上又是泥塵又是鼻涕。養母伊芙教她,能夠把自己和周圍的事情打理乾淨是一種人人都做得到,卻又沒有多少人願意做的才能。她自此便以此為目標,並視之為她最大的優點。可是夏阿姨,她是不是就只有努力這優點?想得多了,她臉上卻甚是平靜,如常到貨架上拿起幾乎是專為她而設的香蕉。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二十七) 被他剪頭髮的覺悟

木影

(節錄) 在陳家村的兇宅地下單位內,一個男人想強行替女人剪頭髮。「不是說教我引靈力的嗎?」女人一手擋開男人的手,避走到沙發後。「你之前前鏟的頭髮都長出來了,很礙眼。來,我剪了再教你,很快。」 「我明天去髮型屋修。」她瞄一瞄手袋,估摸著成功搶袋出門的機率。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二十六) 她的心扉被他敞開了些

木影

(節錄) 沿途,飯桌前,蘇靜詩的腦海裡也只有怨靈女和伏邪的關係。夏爾的腦海裡卻有點粉紅泡泡,想著這好像是他們的第一次約會。早知道就找一間好一點的餐廳。不過餐廳是她挑的,這會不會她喜歡的料理?「想吃什麼?」夏爾問。「隨便。」她的目光是落在餐牌上,卻明顯有點心不在焉。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二十五)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木影

(節錄) 那個可能跟妓女小綰失蹤有關的女人的家門外有些被踩過的煙頭。蘇靜詩若有所思地看著它們,猜想裡面會住了什麼人 — 妓女不可能會不化妝出門,可是煙頭上沒有唇印。她對夏爾說:「你先站開。」 「為什麼?」他堅持站著,還挺挺胸膛。她忽然發覺他站得有點近,而且最近好像都這麼近,就是她看過去就只看到他胸膛的位置。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二十四) 誰叫她這麼多秘密?

木影

(節錄) 「那個小姐叫小綰,偷渡來的。好像才十七歲吧?身材很好,哪張嘴都把客人服侍得妥妥當當。」 蘇靜詩用電話打筆記的手一頓,不經意地和陪她問話的夏爾對望一眼,臉有些紅。老闆娘並沒有察覺到他們的交流,繼續沉醉在那段財源滾滾的日子。那就是她剛供奉靈嬰不久的時候。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二十三) 牆後的夾萬藏著什麼?

木影

(節錄) 在她很小的時候,她近乎每天都要見會供奉嬰骸又或者其他古靈精怪東西的人。她當時還小,理應被父母和哥哥感染,卻不知怎的一直厭惡那些邪術和客人。可是因為其中一些看著她的目光不善,滿身戾氣,又可能是其中一些會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親生子女推出去做替死鬼和祭品。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二十二) 怨念來源

木影

(節錄) 「你知不知道你店裡為何會有怨靈?」山姐其實不愛說話,但兩個阿頭都不願意再跟這個老闆娘說話,只好由她這個小的來做。「我怎麼知道?天殺的,把我的店弄成這樣,我要睡多少男人才睡得回來?」 他們頗肯定睡的是她旗下的員工而不是她,不然她下半輩子也別想把錢賺回來。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二十一) 你猶豫什麼?

木影

(節錄) 夏爾開口:「七天之內,你給我除三隻怨靈,不然就滾蛋。」 平常總是嬉皮笑臉的夏爾,說這句話時無比認真。這算是一鎚定音,蘇靜詩卻敢插手:「我幫你。」 正當王家麒對她感激流涕的時候,夏爾問她:「你很閒?」 「還好。」她無懼夏爾的挑釁目光,說:「不然七天無薪假期我還是請得起。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二十) 你猶豫什麼?

木影

其實他們都明白一個沒有作戰經驗的人,尤其是看著就知道運動神經不發達的人,被他們迫著應戰,要瞬作出間應對並不簡單。可是這不發力是菜鳥,一發力就戰神的表現十分詭異。難得他開口,他們說什麼也希望他解釋一下。「我其實……」 眾人都在期待他的話,刹那間,車廂裡好像連呼吸聲都微弱了。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九) 討厭的夏帆父子

木影

(節錄) 嫉恨使怨靈女的力量增強,它的黑霧鞭使得愈來愈快。不用額外怨力,它的身體就開始形成片片皮膚。感到伏邪的愉悅,它高興極了,卻因而讓氣勢減弱,被毫不憐香惜玉的夏爾砍中幾片皮膚,痛得大叫。另一邊廂,蘇靜詩亮出紫刃來抵擋伏邪的攻勢。然而若不是伏邪不想傷她,她早已輸了。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八) 別再讓自己後悔

木影

(節錄) 看見怨靈女的分身,夏爾呢喃,「這就是了。」 這就是怨靈女的技能。它並沒有因為分身而減弱,而且分身之間似有感應,會互相救助。憑經驗,夏爾猜想這種技能有時效性,時效一過便是怨靈女最弱之時,所以儘管王家麒那邊漸落下峰,他還是沉著氣地防守。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七) 夜店怨靈

木影

(節錄) 門前貼著『東主有喜,休息一天』,早在店門前等他們的女人卻怎麼看也不似『有喜』。他們一到,她開了門便走,唯恐多留一分鐘會被惡鬼纏身似的。他們淡定地進去,夏爾在前,兩個女人在中間,男人在後面。『啪』的一聲,王家麒把燈光亮著,卻依然覺得四周昏暗。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六) 天台訓練

木影

(節錄) 「在我教你之前,你先告訴我你是怎樣把靈力運到鞭子上的。」夏爾把雙手交疊在背後,和蘇靜詩面對面地站著,二人相隔約兩米。她認真地想了想,「生氣的時候想打人,就用盡全力去打,靈力自然會凝聚在右手。」 他笑了笑,心想這果然是她的作風,「那就是想用就能用了,所以你根本不用我教你怎樣把靈力運用到其他地方去。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五) 令人如沐春風的前輩們

木影

(節錄) 「你每個月貢獻一包血讓我和纓雪研究的話,我便同意讓你來住。」 外表溫和無害,相處起來體貼友善,令新人如沐春風的夏寧皓居然向王家麒開出這樣的『同居』條件。「這是夏爾前輩叫你說的嗎?」 夏寧皓笑了,「你可以進去問問他,我看他們肯定不會介意你幫忙見客。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四) 逃不掉的宿命

木影

(節錄) 凌晨四時,世界正在沉睡。王家麒一個電話吵醒山姐,她忍住脾氣問:「怎麼了?」 「我、我在家,你快來救我!啊……」電話傳來無法接通的聲音,似被摔壞了。她甩一甩頭,想到他可能被怨靈襲擊便拿起引靈器穿鞋出門。王家麒住的老區本是他們作為除靈師經常來訪的地方 — 收入愈低,人口愈密集的地區便愈多怨靈。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三) 村屋實驗室

木影

(節錄) 404總在刷新王家麒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 清理凶案現場要驅靈,去醫院變去墳場,去實驗室變去屋村。「我們的實驗室就在這裡。」夏寧皓說,領著他們穿過寫著『陳家村』的牌坊往暗處走。山姐說:「實驗室在我和夏爾的家上面。」她瞄一瞄蘇靜詩,「我的意思是,夏爾住一樓,我住二樓,實驗室在三樓。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二) 不存在的存在

木影

(節錄) 夏寧皓說:「我們跟除靈世家的關係都不好。」 「為什麼?」王家麒問,連蘇靜詩都難忍好奇地看著夏寧皓。「我們爺爺那一輩被他們家族趕出來了。」他平淡地回答。兩個新人一愕,完全不懂得反應。夏爾接著說:「夏家和風家天生就擁有靈力,像體力那樣,累了會減少,休息夠了又會回來。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一) 痴情總裁

木影

(節錄) 山姐帶著睡眼惺忪的王家麒來到纓雪醫館,看見一輛漂亮的房車停泊在他們慣常泊車的位置,略皺眉頭駛往門口的另一邊。「咦?那個是不是風氏集團的主席?叫風什麼……」王家麒見山姐已泊好車子便解開安全帶。「風清庭。」她的語氣有點冷,但他聽不出來,替她拿起大飯便袋下車。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十) 沒血緣的家人

木影

(節錄) 在熒幕的藍光下,山姐活像熊貓的眼睛甚為疲倦,雙手卻仍然不停地在鍵盤上不停『嗒嗒嗒嗒』地打字。靈異網、年輕人論壇、爆料網等視窗佔據了她的視線,而他們404的私人通訊網靜悄悄的似是沒人在線。甲論壇的網民甲留言:『今天有人墮樓的那個天台,我看見有鬼影閃過。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九) 怨咒師是什麼?

木影

(節錄) 病房內,夏爾在閉目養神。雖然半喪屍出現之後他便和風毅帆輪流巡邏,沒怎麼休息過,但按道理他不會扛不住那劍傷,就是對上蘇靜詩的擔憂目光,他忽然好想睡。也許她和長髮西裝男一樣懂攝魂術?他微微一笑,但想到長髮西裝男對她的態度便皺眉。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八) 長髮西裝男

木影

(節錄) 盪過來又盪回去,夏爾跑到去鳳姐集中地的三樓,看見幾個嫖客在騷擾蘇靜詩,暗自鬆一口氣 — 還好沒摔死了。「幾錢一晚?」 「三百八行不行?」 「不然六百八?」 她正要踢向朝她胸口襲來的男人,卻有人摟緊她的肩,那人急速把她挪開。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 (七) 追蹤半喪屍

木影

(節錄) 風毅帆跟兩個新人開完會便拿著個小方盒四處奔走。方盒放著上次凶屋的床褥碎片,浸滿屍液,也沾有半喪屍的怨力。只要半喪屍在附近,裡面的怨力便會增強,轉換成熱能令小方盒發熱。和小圓球一樣,這也是夏寧皓的發明。相比起他,夏寧皓更像他爸爸的繼承人。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一) 你來陪我下地獄的嗎?

木影

暑假好似是徵文比賽的熱門時間?我,作為一個全職媽媽,暑假只有更忙。可是還是豁出去也參加<<Popo華文創作大賞>>了(說是"也",因為也參加了<<原創星球>>的<<星球爭霸戰>>了)。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六) 纓雪醫館

木影

(節錄) 「咒力?」病人夏寧皓坐在床上說。醫生徐纓雪和夏爾坐在兩邊床尾。他們三個人拿著碗筷,輕鬆地邊吃邊談。「對,我肯定最後把我彈開的是咒力。」夏爾說。「可是他們不是跟你爸爸立了血誓嗎?」徐纓雪夾起青菜說。「定是知道他死了吧。」夏爾說起爸爸還是一貫的漫不經心,但相識多年的夏寧皓和徐纓雪都知道這件事對他的打擊有多大。

404/凶案現場清理隊(五) 治癒之血

木影

(節錄) 王家麒看著城巿的燈火漸遠,心裡愈發不安 — 夏寧皓受傷的地方是巿中心,送去這麼遠幹什麼?車子駛過墳場靠近一座不知道是龕堂還是義莊的建築物。其時已經日落,加上樹影幢幢,他只能看到建築物上有『纓雪』兩隻字。「到了嗎?這是墳場啊!」王家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