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8 Followers
39 Articles

我在完全放开前回到了中国

Golddust

经朋友同意,转载TA在2022年12月底回国入境上海的故事。经过与酒店指挥部人员的协商,他们这些表达反对意见的人,被允许提供一个上海的地址,隔离五天后出来。其他人依然要完成8天隔离。

多事之夏,及秋 - 2022 Covid记忆之一

Meforzoe

暑假开始前的6月底,突发一波前所未有的本地疫情,莫名其妙地被卷入其中成为了第1XX号感染者。被进入隔离“治疗“系统共39天。中间不断记录自己的经历心路历程保存在Matters的草稿箱,却在7月份Matters被黑客攻击后荡然无存~~在隔离浪费了一个多月之后,8月的第二周开始,工作生活回复运转。9月初,突如其来的闌尾炎又让我的生活按下了暂停键。运转的螺丝钉又失去了旋转的节奏......

1

如何对付蒙面歹徒

关令尹

近三年来,蒙面暴力犯罪已成为社会治安的一大毒瘤,正侵害着数以亿计人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大环境的恶化在短时间内很难得到遏制,因此,亟需站在被侵害者的角度找出现实有效的应对之策。蒙面歹徒之所以恐怖,令无数人闻风色变,最大的原因不在其它,而正在于“蒙面”这一装束本身。

阉割致饿

关令尹

除了那些观察得非常仔细的人之外,一般人不会注意到一个饥饿的孩子是不应该哭得如此厉害的。——卡尔·克劳《我的朋友中国人》 动物的饥饿感不一定是纯粹的消化道反应。在对猪、羊、猫、狗等家畜施行阉割手术之后,可以观察到,许多受术者在短时间内食量显著增加。

Back to All

当下中国的送瘟仪式

关令尹

在“中国”政府封闭各地居民区实施防疫筛查期间,我们观察到了一个普遍存在的有趣现象:住宅区被封的初期,区内居民似乎与前来封锁他们,对他们进行核酸强检的专业防疫人员及防疫志愿者建立了“异常良好”的关系。居民们不但主动配合强检,还纷纷对防疫人员的工作表示感谢。

吃人或防疫隔离的三个阶段

关令尹

据人类学家罗伯特·德克斯在1980年代的研究,在面临饥荒之际,人类的社会群体通常会先后经历三个不同阶段。第一阶段是预警期,特征是群体躁动。群体的活动量会明显增加,成员们热情高涨,短时间内互惠互助行为会增加,试图通过合作解决问题。第二阶段是退缩期,特征是群体分割。

怕瘟疫真的是怕死吗?

关令尹

人类对于瘟疫的恐惧固然可以笼统地归为一种“死亡恐惧”,但所谓的“死亡恐惧”,大多并非对于生理学意义上的死亡的恐惧,对瘟疫的恐惧亦不例外。一开始,瘟疫的病原体本身并不是恐惧的对象,因其微小不可见,我们对其并无本能的恐惧。通过被感染者及其身上出现的症状,我们首次认识到了传染病。

关于人类幼崽的被拉走隔离

good

关于人类幼崽的被拉走隔离 今天20221107周一,早晨上送孩子上学的时候,叮嘱他们如果遇到被大巴车拉走的情况一定不要上车,一定要借老师的手机先打电话回家,如果老师要强制拉上车就大闹,用你们在家里十倍的激烈程度去闹,打破了玻璃爸爸不会责怪你们,爸爸会赔偿没事的,说完了立刻意识到自...

集中隔离是怎样的体验

mrpointp

集中隔离是目前疫情防控普通人员管控措施中最严格的一种,通常是一些存在中高风险旅居史的人才会经历的措施。而比它低一级的是居家隔离,相比集中隔离,居家隔离简直太舒坦了。所谓集中隔离就是为了防止从中高风险地区而来的存在一定风险的人到公共场合与更多人解除而设定的一种隔离措施,隔离期间会住...

沪上学生艰难返粤之旅|大国小民|上海|木下|新冠疫情|隔离|大写|大学生|返乡

沙田油条

5月23日一整天,我和室友都在抢回家的票。上海到潮汕没有开直达列车,所以我只能寻找中转点,比如:厦门、温州、上饶。到了下午,终于抢到了在温州中转的两张车票,不过要在车站的椅子上睡一夜。我对温州的唯一印象就是“浙江温州,浙江温州,皮革厂倒闭了”,这似乎是个没有什么危险的城市。

出了方舱,难入家门

沙田油条

作者:刘言 李强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年05月05日 5月2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一些从方舱医院出院的人,被阻拦在小区门前。他们被要求,入小区需要提供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5月3日凌晨,高强经历了人生中几乎最难熬的夜。凌晨4点的上海气温降到了15℃,穿着单衣的他坐在浦东新...

亲历上海疫情5/7:社会面没有人了,社会清零就实现了

smog

坐标:上海黄浦某街道 日期:2022年5月7日中午 过程:中午时刻,突然接到通知,我们楼全部需要被运走隔离。质疑:1,我们楼4月18日以来一共只有一例阳性,何须全楼隔离。2,根据《传染病防治法》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 》都是密切接触者才要隔离。

隔离日志(修订版)

Apple Yi Jiang

2021年12月19日抵达北京开始22天集中隔离后的心情日志。

徐冰的《蜻蜓之眼》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2020.5写下,2020.1在芝加哥观看,2022.5转记。

饿肚子时的胡思乱想

貫東

除了束手就擒,他们只能跪地、呐喊、哭泣,以及——祈祷。

请好好地看看它

Olive_Chen

我们害怕的究竟是新冠,还是恐惧本身?

隔离日志

Apple Yi Jiang

2021年12月19日抵达北京开始22天集中隔离后的心情日志。

新冠疫情和永远被强奸的民意

黎波柔

今天在微信上看到了很多朋友在朋友圈上转发关于上海的帖子,大体是先发了一条“求救”的帖子,帖子高度转发后被删除,随后朋友们又开始转发一条新的“我整理出这些在上海的互助渠道,希望帮到你”,想借此事情发一些自己的看法

我在强制减肥

haoeeicc

是美食,只是我自己不适应,没有吐槽。今天怎么会有些胃疼了?不知道咋回事,幸好我的包里带的有胃病药。以前总是听大人们说,要保护好自己的胃,不要吃太辣,也不要饿久了,小时候不懂也不听,现在可后悔了呀,搞的我时常药不离身,每次痛的时候都需要吃上一颗,才能解决问题,今晚是吃了一颗,好像没...

48h的封控隔离日记

littleyang

因为疫情,周日一大早就收到小区封控的短信,48h小时不能离开小区,两次核酸检测…… 今天,7点闹铃响了以后,立马起来,边洗簌边煮了简单的早饭,一个白煮蛋,蒸馒头,蒸饺,蒸汤包,一锅就能解决。在女儿吃早饭的时候,帮她扎辫子,开启我的笔记本电脑……8点开始一人一间房间,她上她的网课...

澳洲珀斯隔离第六天,囚禁的最后一日

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明天开始,要有新的奔波内容了,租房、买车,熟悉周边的环境。

澳洲珀斯隔离第五天,充实和感恩

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今天最大的好消息就是隔离日期又被缩短了一天。

澳洲珀斯隔离第四天,期待又无力

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昨天本来是想说下体制之间的对比的,感觉不太好展开讲,也忙于上工作的事情也忙到了晚上十点。也就没有记录下昨日的生活。

澳洲珀斯隔离第二天,提前结束

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今天当然不是隔离结束的日子,但隔离日期却被缩短了。

澳洲珀斯隔离第一天

自由潜水教练olivier

严格来说今天应该是隔离第二天,但是根据隔离app的要求,今天才算是第一天。。。哎!又要多付一天的隔离费用了。

我在情侣酒店隔离的生活

Travelogger#77

失去自由的14天体验,我尝试道出五味杂陈的心里变化。

我忍不住了

Travelogger#77

进入隔离第九天,加上今日六四,看完相关禁片“颐和园”后,我爬起身来,打开灯,煮了个辛拉面。

当权者以为限制了低风险地区的人员流动以及扩大化核酸检测就可以绝对安全和免责,实际上是公权力的滥用和对个体合理权利的侵犯。

pekjack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保护伞以及某些院领导正如新华微评所说“一刀切”式的做法,是懒政和推责的表现。从低风险地区回来,凭什么隔离(健康监测)?没有流行病学接触史,也没有发热和/或呼吸道症状,感染病毒的几率很低,过度的没必要的核酸检测是对有效公共资源的浪费。

见闻|我在香港隔离

阿黄

今天已经是隔离第五天了,可以说是完成了三分之一的隔离艰辛路程!不知道Matters上还有没有正在香港或者其他地方隔离的朋友,如果有什么隔离期间tips和送货上门的实惠软件,甚至是你喜欢的外卖店铺都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以及隔离结束后我打算去通利或者柏斯购买人生第一把电吉他和音箱,如...

1

隔离之后的阿甘本和方济

王立秋

莱尔·恩莱特/文 王立秋/译 “ 但确定的是,我们的友爱——我们之前假设这种友爱会开启进入这个问题的一个特权通道——反过来成了某种障碍,而且,我们的友爱,多少,至少暂时来说,是模糊的。——吉奥乔·阿甘本:《什么是装置?》 ” 1 友爱 我有幸有一些无与伦比的朋友。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