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創作
@bach
maintainer
26 Followers
186 Articles

【詩】隨意

毛毳

因為不是家 所以任意破壞 不在意髒了壞了 拍拍手 就可以一了百了的扔下 因為不屬於自己 碎裂了破了也不想修理 逃走了就好 因為不會停留 離開了就好 不會 再回來

【詩】重啟

毛毳

溫度逐漸上升 風扇奮力地轉 努力向外界傳出微弱的喘 忍著不罷工 是還盼著一點良知覺醒 堆加的文件 是想用盡最後一分毫 價值是那樣重要 壓榨是那樣變本加厲 所以最後突如其來地 重啟 也是為了更有效率 養足精神的 理所當然

詩|散步

游樂

零落的餘暉在海面上漂蕩,失焦的思緒隨浪浮沉

【詩】輪替

毛毳

綠色的葉子不會落下 落下的總是 要被淘汰的色彩 不青春 不討喜 黯淡的退場 是無奈 是滄桑 是屬於自己的時代 已經 過去了

Back to All

【詩】籠中鳥

毛毳

只有畫出界線 才能拍著翅膀飛向藍天 那裡一望無際 所有夥伴都唱著一樣的歌 你指向那衝不破的阻礙發問 卻說 自由就是那模樣 跟著唱 就會明白 世界原本就該長這樣 察覺不到不同 是被 感染還是習慣 也慢慢 唱了起來 忘了飛 該是怎麼搧動 翅膀

【詩】逃

毛毳

還在等待 那一點良知存在 默不作聲 變成所有 消磨耐性的開始 拋出的擔子 還有人不敢承接 所以逃避 隱匿 直接消失在對話裡 默默以為能夠被遺忘

【詩】棄

毛毳

因為不是最好 所以終將該被拋棄 一次令人失望 就不會再有下一次 哪怕不會明白 也在看見他人越過 驀然地 醒悟

【詩】打斷

毛毳

說著說慢了 就被打斷 組織好的話語 像積木 輕易就被推倒 從來不是想 堆砌注定要被翻倒的骨牌 搭建的是城堡 卻引來灰狼 吹倒

1

塵緣的詩集殘片-0.0.1遙遠的,家鄉的光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嘗試著寫新詩,如果寫的不好請見諒

詩|寧靜的午睡

游樂

雲霧聚散,商討著吞噬山頭的計劃

【詩】無人

毛毳

聲音被擴大了幾分 走道上踏著腳步 平日不在乎 在此刻成了鼓 在響 在回應 一個人的自言自語 都被放大了些

雨痕

憤世蛋糕日誌

下雨時候就想著你

【詩】約定

毛毳

十有九次都是假 說好了 就怪天氣和床 算了吧 變成口頭禪 真的呀 只有定下的日期和我啊相伴 信了你 倒不如和自己說 都是暫時的 假不了

【詩】殘緒

游樂

今天晚上是我這一年來最難過、最氣憤的時刻。人善真的被人欺,在現實的世界裡做好自己本分,但自尊心依然一再被踐踏。無奈,於是寫了這首詩安慰一下自己。

【詩】乾

毛毳

筆蓋忘了蓋緊 回神發現 再多的念頭 錯過了 乾涸了 也就不適合再開口 回頭轉緊 閉上那 張合的嘴 多說多想 都無益 就放它過去 或者 再補個水 努力努力

等待那個你

憤世蛋糕日誌

等待一個人是不是又酸又苦呢?

【詩】無錯

毛毳

沒有錯 沒有錯 正因為都沒有錯 所以不適合飲下苦澀的結果 放任麻痺蔓延 對著夜 乾瞪著眼 任由紅絲爬滿了眼 佔據了腦 控制了身體 最後 自我怪罪

【詩】盲目

毛毳

來來去去有許多 時已到 該放下 拖著只有自己 盒子裡的東西已經腐朽壞去 卻還在原地打轉 還在糾結 開不開 見不見 敗壞的氣味已然清明 還要憋著氣 說看不到摸不見 就不是答案

憂鬱症不是開關 不能關掉。

憤世蛋糕日誌

給不了解憂鬱症的人一些建議!

1

雌竟的悲劇

憤世蛋糕日誌

女人之間的戰爭不要參和

給心裡辛苦的人打氣

憤世蛋糕日誌

很多時候不只是肉體上的辛苦,心靈的辛苦也要好好讓自己休息喔!

【詩】紙團

毛毳

因為不重要 所以存在也像是透明 輕得 沒有份量 輕得 隨風開始流浪 開始滾動 滾滿了一身髒污 污了人的眼 才得以被正視 看向他一眼

【詩】

毛毳

在烈陽底下刺痛地掙扎 渴望著水 不被蒸發 拍打著魚鰭 向路人哀求 一滴水的施捨 換來得是不屑一顧踏過的飛塵 乾涸 逐漸乾涸 怨不了人 無可奈何

【詩】不願

毛毳

手裡握著的牌 是定局 是命運 是堵住的路 還需努力闖一闖 還是仍有一絲縫隙 少蓋一張牌是一張 只是不想 輸得一塌糊塗 或是在最開始 就已經認輸

【詩】忘記

毛毳

無人理會 笛音壺鳴聲大響 咕嚕的水氣 擠著向上奔騰 廚房裡有著無形的牆 客廳裡有著播報員的嗓 互相說好了不相打擾 無人察覺 瞌睡蟲侵蝕了腦 一恍神 忘了什麼不知道 再一恍神 鼻尖嗅到了不妙

《子緣新詩集》之《雜錦》

馮子緣

瘋狂的思念總在離別之後…… 愛的極點就是放手!震撼的旋律總是帶點哀愁, 尋找完美總是遙不可及。遍體鱗傷的人繼續被刺痛的感覺纏繞; 執著的人無法體味自由的氣息; 瀟灑的人定必失去更多; 不認真的人可會因為曾太認真?我的作品網頁,歡迎瀏覽,謝謝!

【詩】夜晚和早晨

毛毳

似遠卻又近 交接觸碰地霎那 溫度是如此靠近 是午時的炙熱 所不可觸及的冷 是午後的適宜 所不能體會的寒 雖然 一個是黑夜 一個是白天 卻是不可分割的知己

【詩】《木星與金魚》

小狗朱宥遐想飛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只要你願意打開……

【詩】無法

毛毳

那蹩腳的話語 一把撇下所有 仍裝作高明的無懈可擊 涇渭分明把二人隔開 不經之談 把所有一切都否定殆盡 再如何高風勁節 再如何引頸就戮 在你面前 通通化為粉末 也曾另闢蹊徑 卻仍大相徑庭 不怪他 束手待斃

【詩】機率

毛毳

宇宙無邊無際 緊握在手中的 絕對 是自認為 無肯定的絕對 只有由著數字 漂浮在空中 模糊著我們的雙眼 看不真切 命數的絕對 世界的運作法則 運算著最終最後的 終結點 那一刻的來臨 人們的想像 無法真實上演 命定的機率 在人海中 在人世間 在宇宙銀河中 憑著 機率來估計 那微不足道的 小小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