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
南灣水巷生
maintainer
6 Followers
11 Articles

海地君主及終身總統小識錄(下):終身總統與憲法遊戲

Giang Hồ Viễn Nhân

憲法即玩具

海地皇帝及終身總統小識錄(上):君主制在海地

Giang Hồ Viễn Nhân

小國大皇帝

海地最近發生的事你知道嗎?總統被殺、綁架美國傳教士、貧窮造成能源危機

tasha

海地總統遇刺身亡(2021/07/07)海地總統摩依士(Jovenel Moïse)週三凌晨於官邸遇刺身亡,這個加勒比海小國多年來對政治暴力的恐懼,迎來最血腥的結局。2021/07/07,摩依士在多聲槍響中,遭「野蠻刺殺」,海地臨時總理喬塞德(Claude Joseph)呼籲全國「冷靜」。

走走晚報:身心受的傷,大腦都記得

世界走走 seh seh

卡蘿(Frida Kahlo)在畫中把丈夫狄亞哥‧里維拉(Diego Rivera)繪在前額,頰上的淚水及脖頸纏繞的髮絲,都暗示她當時因摯愛伴侶出軌而傷心欲絕的狀態,而這幅自畫像《狄亞哥與我》(Diego y yo)即將打破的,正是由里維拉保持的拍賣紀錄,也再次讓世人看見卡蘿筆下懾人心魄的女性生命經驗。

Back to All

Etzer Vilaire的短紙長情

Parabuceo

埃塞·維萊爾(Etzer Vilaire, 1872-1951)或許是繼奧斯瓦勒·狄朗 ( Oswald Durand)之後,海地最重要的詩人。他也是該國後期浪漫主義文學家的代表。

你不知道的海地——安特諾爾·菲爾曼(Antenor Firmin ) 傳記

Parabuceo

在我瞭解菲爾曼前,囿於某些關於海地的介紹的羈縛,我以為除了貧困、疾病、動亂以外它一無所有,似無盼望可言。但我開始靜下心來品讀海地歷史,以及其作品,慢々地發現這個國家也不全是傷痕和屈辱,正如安德森·庫珀反駁川普所說:「海地人活得很有尊嚴。」在弱肉強食的年代,他用自己的智慧,一次々幫助海地渡過困境,贏得歐美列強的尊重,儘管未能如願成為總統帶領國家走向近現代化,但他以行動證明了黑人也有能力治理自己的國家

美式霸权力不从心 台湾这两“邦交国”危在旦夕

祁賓鴻

7月7日凌晨,一阵枪响打破海地首都太子港的长夜,总统莫伊兹(Jovenel Moise)寓所遭武装人员袭击,莫伊兹本人身中12枪,当场不治,总统夫人则重伤紧急送医。如此剧变已让国际舆论哗然,接下来的进展却更加魔幻。7月8日,11名嫌犯进入台湾驻海地代表处,后遭当地警方逮捕归案,虽...

黃雀外傳:一首海地民謠的故事

南灣水巷生

(集合之前的幾篇文章,刊於《立場新聞》。)快樂抗爭 去年寫過一篇短文,題為〈黃雀安在〉,談及黃雀行動命名之謎。為何當年拯救大陸義士的秘密行動代號「黃雀」呢?據我整理報導所得,坊間流行至少三說。其中一說,就由朱耀明牧師提出。他曾在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引述美國民謠《黃雀》(Yellow Bird)來解釋行動命名。

1

黃雀高飛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貝麗榭苦苦追求理想中的愛情,卻一無所獲,鬱鬱寡歡。晚年喪氣回鄉,聽聞最終竟也瘋了,繼殁於一九二四年。北普蘭人自此便叫任何風華漸褪的美人做「Choucoune」。貝麗榭之絕色雖然無法永存,卻不朽於詩人筆下,傑作《Choucoune》正誕生於耿朗身陷囹圄時。

風流韻事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海地民謠《Choucoune》或《Ti zwazo》先有詞後有曲。蒙桐於一八九三年譜成此曲時,所據的詞即由詩人狄朗(Oswald Durand)於十年前寫就,及後收錄至詩集《笑與淚》(Rires et pleurs)中。全詩以海地話寫成。

失竊的遺產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至於《黃雀》一曲,則盧博夫依加力騷風格改編而成。幾經翻唱,大受好評。然起源於血汗與壓迫的加勒比海民謠,輾轉傳入美國唱片市場,抗爭將讓位予娛樂,可想而知。未聽過其背後故事的人,往往就以為加力騷不過狂歡節舞曲而已。心愛的女人離我而去,正暗自神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