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詩非詩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8 Followers
186 Articles

如沐如武

謐兔

一指曇花樹紅妝, 柔轉千年留戀, 山水相依, 成其髮。眼痕微履流光, 芙蓉幻, 裙袂翩舞, 環扣入湖。陣。煞氣騰眼, 硝煙四起, 長纓烈火, 誰人攔阻?

閱讀筆記《失去愉悅的逾越》

偶希都理

★「我是先寫詩,才寫文案的。」—廣告導演盧建彰一切創作的起源:文案詩集。

閱讀筆記《左撇子》

偶希都理

★聽說人的一生會出現那麼一次,格格不入;彷彿一個右撇子和一個左撇子,在時間綿長的孤單裡,交換了靈魂……

火車上

開朗的月兒

火車上有一班陶醉在閃光世界中的人、一個自帶光環的小孩,和一個無事可做的人

Back to All

關於我們的狗狗們

阿0

市井小民的一日一語

摩擦

濃馡

真的不懂為什麼你老是愛花時間摩擦 動不動就把腦袋放在地上摩擦 摩擦摩擦摩擦 摩損了愛情 擦出傷痕

壁虎的逃命方式

濃馡

走錯地方了,回頭太遲 只好把尾巴斷了,留下來 跳躍,成為一種假象

說不好也沒關係

末日毒藥

愛面子是人的天性,但勇敢說出「我不好」也不會有人覺得這是丟臉的。

1

好想你

濃馡

沒有要你回來 只是少了你的日子 孤單,宛若夜裡的燈 亮著的時候,想著你的好 燈關了,恨你的壞 剪不斷的思念,層層堆叠 在牆角結成蜘蛛網 我不喜歡蜘蛛,怕它會對我張牙舞爪 於是經常有意無意的,抬頭仰望 仔細地看了又看,才死心 我並沒有要你回來 只是每當寂寞湧上心頭的時候 我真的好想你

我是一朶孤紅一一濃馡

濃馡

其實不該來 可是我還是來了 只因我不是漂浮瓶 不願一輩子擱淺 選擇馬特市為港口 並非註定的偶然 而是聽說這裡充滿了愛 我想被愛,期待真愛 於是我只好化成了一朶孤紅 在馬特市裡,昵稱 一一濃馡

這個複雜的世界

阿0

有著幸福的可能性的我們

星期天的- 假想戰

阿0

偏屬凡庸的日子裡的平靜的,充滿肥油的心,激動了...

戒不掉的癮

濃馡

香煙被寂寞點燃時 戒不掉的詩癮 不停的在燒 於是孤獨的手 假裝是賊 在菸熄之前偷走靈感 趕在菸滅時分完稿

在星期天的上午的執拗...續平凡˙˙專題˙˙

阿0

平凡這字眼,曾經被它像孫悟空頭上的緊箍兒一樣,下了咒。

漫漫之中..平凡與不平凡

阿0

我們都是平凡也都是不平凡

電子書

濃馡

藏在雲端 等待著被發現 落入凡間 就是精神糧食了 被人捧在手掌上竉愛 遲早的事 始終不怕蠹魚來襲 就怕一鍵Delete

呓语

韩零

也学诗人,在一种安静祥和的恐怖

原來我無處安放

濃馡

擺在這裡,礙眼 擱在那裡,浪費 扔了,又可惜 唉!

高階死靈師

謐兔

因果是為骨, 萬物皆成肉, 輪迴交作血, 天道就其魄。……以此界為屍。

[詩]城中有趣事

寫作之貓

人生曲折離奇,永遠不會一帆風順,命運是一個死胡同,無法理解。

🔥之歌

ASTROJOKE

2.0 WITH K同學

1

電視

柑子

在某個角落 空空洞洞的 沒有花草 也沒有樹和小狗 只有一台五十寸大電視 灰牆是投放的舞台 二十四小時 繽紛的幻彩如同不曾暫停的絲帶舞 輕柔而雀躍 你就這樣躺着 熟悉又陌生的節奏 並不完美但又無可厚非 你就看着躺着 直到把手伸進去 落日把影子拉到牆外 嗯 怎麼這樣浮誇 卻仍讓你笑淚縱橫?

▇ 思生活 ▇ 無巧不成約,無心不成詩。

林靈姝

謝謝你願意把你的時間,留給我。

4

最孤單的數字

末日毒藥

最孤單的數字是 2

「詩」風雲變色

寫作之貓

紫禁之巔,皇城之下; 風雷交加,禁軍君臨; 人人小心翼翼,武器當身; 宦官當朝,皇上在哪?那個九千歲就當假皇帝,但他不姓‘朱’⋯, 何稱‘大明正統’!滿人入關,三朝禍政, 誰之錯也; 百年之後錯誤再臨,到底是誰非誰錯?一朝皇帝久當不能,逐漸變質,怎麼才能長久統治呢?

星期色

末日毒藥

星期一是藍色,星期日是黑色

一派胡言

謐兔

讓魂靈沉靜於歲月, 讓身軀游離於邊界, 思緒空無, 生命空無, 萬象空無, 則身與天地交會, 聆感天道境界, 血脈如川流湧動, 肉軀如山林巍峨, 則萬象皆空, 萬物無其所意, 回歸於一。

si薰|夢彤小語|人生只能直播,無法重播

si薰

人生只能直播無法重播人生常常在十字路口等待向左走向右走沒有絕對只是順著心走沒有對錯凡走過必留下足跡回頭看都是ㄧ種難以忘懷的回憶

貪婪者的永恆

謐兔

那鋒芒自他身上張揚穿插, 利刃閃爍著森森寒芒, 從他眼窩中鑽出的是奼紅的花, 與皮上凋朽的木紋相繞造出狂妄的色彩, 空蕩的腹腔中清澈水花蕩漾, 默默鼓動成為生命的脈絡, 而他的靈魂卻被奔騰業火狠狠燒灼, 只為了他那最初的夢, 剩下的殘軀逐漸消散成沙塵, 自他身上剝落, 與這方自然相容。

愛貓

謐兔

何等可憐, 那項圈成為了她的繩圈, 獻盡了所有的愛, 換來的是高懸於空的笑意, 擺盪之間, 那主人是何等愉悅, 啊哈哈, 就該是這樣, 這愚蠢的貓。「請踐踏我,若能使你愉悅。請撕裂我,若能使你開心。請殺了我,在我愛的更深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