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7 Followers
14 Articles

《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在市场奴役下,人的宿命是从工具人到废弃物

夏冰雹

难道我们只能做没有灵魂的、用后即弃的螺丝钉吗?

伦理探讨 | 王氏裸跪千年(下)

滄海一滴

秦檜後人説他們的祖先已經跪得太久了,你們説呢?

1

伦理探讨 | 王氏裸跪千年,丟的是誰的臉?(上)

滄海一滴

而這個連名字都沒有的王氏,又有誰顧及她的顏麵呢?如果説嶽飛是被莫須有的罪名殺死的,那麼王氏又是因何長跪於此呢?

2

试译/异种器官移植的文化焦虑

月亮的陈述

今年,一颗经过了基因改造的猪心脏首次被移植到人体。尽管有很多人为此庆祝,但其他人仍感到不安。人类学家或许可以解释此种现象。

Back to All

伦理与政治相遇之处:法国的人道主义暴力

文化批评与研究

我在巴黎做田野调查时,同性恋维权组织“行动巴黎”(Act-Up Paris)的前主席告诉我,他接到非法移民打来的电话,问他如何才能染上艾滋病毒,以获取法国的合法身份。1998年,法国“移民法案”修正案承诺,如果当事人不能在原本国家接受适当的治疗,那么他们就可以获得法国的合法居留权。

「哆啦A梦」伴我同行:少子化时代的父权复辟尝试

陆泓旭

我们能想象一种人口不那么急速增长的世界吗? ——傅适野

鲍曼:什么是好生活?

王立秋

齐格蒙特·鲍曼 彼得·哈夫纳/文 王立秋/译 译自Zygmunt Bauman, Peter Haffner, “Happiness and Morality The Good Life: What does it mean to take off shoes that are too tight?

1

道德平庸不好吗?

王立秋

吉米·利肯/文 王立秋/译 译自Jimmy Licon, “Is Moral Mediocrity Bad?”, The Prindle Post, https://www.prindlepost.org/2020/11/is-moral-mediocrity-bad/。

冻死的车夫:关于艺术与道德的一些反思

王立秋

作者:雷蒙·塔利斯 王立秋 译 托尔斯泰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剧场里,一名贵妇正在为舞台上上演的想象的悲剧而哭泣。与此同时,剧场外的寒风中,一场真实的悲剧正在发生:在这个苦寒的冬夜里等待她的,她那年老而忠实的车夫正被冻死。故事的要点显而易见:艺术不必然使人的行为变得更好,或使人更为他人着想。

爱就是理想化,理想化就会给自由

晨愿

之前一个女性朋友和我讨论嫖娼是否应该合法化。我说应该,这样可以更高的从健康的角度去管理,对所有人的健康都有好处。而法律和道德应该分开,合法化之后,人们就可以开始讨论嫖娼是否道德,从而引向更多的思考。她睁大眼睛说,我太理想化了。男人肯定靠不住更加去嫖娼。

冷漠出自于儒家伦理

江上小堂

儒家是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判定人的价值的,亲疏与贵贱决定了一个人相对于另一个人的价值。儒家只有五伦,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按照儒家的看法,除了这五个关系外,人与人之间就没有其它的直接关系了。所以,没有这些关系的人之间,或者没有通过这些关系建立起间接的关系,必然导致冷漠。

“我好像爱上了一个机器人”|面面观No.26

C计划

“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不仅影响我们的现实生活,也拓宽我们对未来的想象。当机器越来越善于模仿人类的语言习惯、人类的情感表现,我们会不会终有一天难以把控自己的感情,爱上某个机器人?事实上,近年性爱机器人技术发展迅猛。在2015年“果壳网“的一篇介绍文章《360°揭秘:性爱机器人的庐山真面目,竟然有点惊艳呢!

埃布拉汉姆 |作为实践神正论的天课

王立秋

埃布拉汉姆 作为实践神正论的天课原载: 人类学之滇 丹尼尔·魏德曼·埃布拉汉姆/文 王立秋/译 译自Danielle Widmann Abraham, “Zakatas Practical Theodicy: Precarity and the Criti...

随笔|我学习心理学是为了回答伦理学问题

布林

我活在世上,有两种生存状态,一种是问题,一种是错误。于是我叩响了两扇大门。两扇屹立在人性迷宫中巨大的拱门。我听见人们在里面吵架,已经吵了几千年了。一扇门新一点,一扇门旧一点。有一日,两扇门里的人出来对话,都大话连篇,自命不凡。终于有人不耐烦了,他们意识到,由于双方思维方式和擅长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