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神話
張落遠
maintainer
3 Followers
16 Articles

关于注射新冠疫苗的副作用

沙田油条

关于疫苗的副作用,大家众所周知都是发烧,疼痛等一些常见的不严重的副作用,严重点的没有公布过任何病例或者数据,我记录一下发生在我家里打完疫苗后发生的,让大家知道有些事情是真实发生存在的,周围的人没有并不代表不存在. 先说说我的情况吧,我和儿子一针没打,我闺女打了一针,我老婆打了两针...

止水 | 第七章

張落遠

地牢 一個人形在陰暗的光線裡被鐵鍊鎖住,他,或者說,它,正逐漸與牆壁融為一起.那灰色的地面還保留著黯淡的血跡,依稀讓人想起這地方如此不寒而慄. 門緩緩開著,進來一個華服彩章的人,他悠悠的走到它的面前,正如之前一樣. “別來無恙,王上.”它沒有動彈,四周靜悄悄的.

鸡蛋树!骗人的水果直播间该管管了,简直是侮辱智商

沙田油条

远方青木 最近几年不是直播带货很流行嘛,很多人涌入了这个行业。但直播带货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直播间流量需要向平台购买,除了头部主播还有一点品牌效应之外,绝大多数中小主播都不怎么考虑回头客,做一单是一单,只考虑当下这一笔交易利润最大化。相对于个人粉丝来说,平台的流量基本是无穷无尽...

女媧傳說之復活

張落遠

一座古老的神廟,入口處被一批軍隊守護著。士兵的武器看起來相當怪異:有捕魚用的海夜叉,砍柴用的斧頭,鐵甲練就的鎖鍊,以及流星錘、百尺矛、巨人盾等等等等…… 一個人騎著高頭大馬,全身武裝到牙齒,看上去很是威風,特別是他那具帶有犄角的頭盔,簡直就像一個鋼鐵怪物。

Back to All

止水(四)| 孽子

張落遠

“一切重来” 禹暗下决心。他开始准备出发······

中国洪水与治水故事:范型神话或历史传说?

張落遠

在中国正统历史中,大禹治水传说表现为天下建立第一王朝的伟大背景。因此在后期传说中,禹的身份被加以神化,成为治水神的范型,如在汉代以后的民间信仰和传说纪录中,提及治水之事时,经常会联系到禹神。这一现象或许导致现代学界通常将大禹治水故事视为中国传统中唯一的大洪水传说,并将其与世界各地洪水灭世和再生的范型故事放在一起讨论。但笔者认为,这种“神论”忽略了大禹治水传说与洪水范型神话之间的很多关键差异。

1

止水(三)| 王土

張落遠

“上來。” 東嶽揮揮手,就見兩個僕從扶著一個被蒙面的中年人向堯走來。堯定睛一看,面色猶疑。東嶽説道:“此人姚姓,名重華,乃東夷有虞氏瞽叟之子。我路過東夷,見他極力奉行孝道,實是難得。説來,祖上還算是王上的遠親。” 堯繼而又繞著舜仔細打量一周,心中愈發不喜。

止水(二)| 暗湧

張落遠

那人行走在千年之夜,影樓幢幢如魅,似乎據守著一個天大的秘密。那人黑衣黑首黑鞋,只有一雙炬眼,銅鈴般閃爍在黑夜中。他左右奔走,來去如飛,猶如一猛鹿,在都城中攛掇。終於,那人在城墻下停了下來,握緊了背後的匕首。那人,我們暫時簡稱“無名”。在他前方,是一個人。

止水(一)| 在人間

張落遠

序言在很久很久以前,中原僅僅只是個小小的部落聚集地,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要講的故事,就是從這裏開始的......大雨。河堤。汎濫。漫淫。一片茫茫大荒中,有數處浮起的山丘,丘上木葉微脫,帶著點雨過天晴的清新在汎白的湖面激起陣陣漣漪。有一片葉子飄到禹的竹筏前,禹稍稍欠身將它撈起,凑到眼前仔細看。

【閱讀】看得見與看不見~夢枕獏&松本大洋《渾沌》讀後感

Noreen

朋友笑我說:你確定要寫這個書評嗎?我怕你寫的字數恐怕要比書本身還多。可是我超想要夢枕獏的繪本,你看那個白綿綿的渾沌!而且神話改寫我超愛的啊!!!!(你冷靜!!!)好吧!為了愛只能拚了!你說是不是?

4

【閱讀】看得見與看不見~夢枕獏&松本大洋《渾沌》讀後感

Noreen

朋友笑我說:你確定要寫這個書評嗎?我怕你寫的字數恐怕要比書本身還多。可是我超想要夢枕獏的繪本,你看那個白綿綿的渾沌!而且神話改寫我超愛的啊!!!!(你冷靜!!!)好吧!為了愛只能拚了!你說是不是?

4

逐日

張落遠

原來的日子已經荒蕪

造人

張落遠

曾經我也是你手中稚嫩的藤 因為土地的流轉 忍受搥打的日夜 時間在彌補 謊言在結疤 傷口隨語言的遷徙 變得面目全非 一滴淚 混濁著迷濛了天地 昔日丹爐裡的歲月灼燒你的眉角 火吐著信子 舔拭你焦灼的面龐 咿--啞 還是遠方 遠方的悲愴 孩子們的哭聲 疲了精盡了力 那傾瀉的雨 似乎永...

開天|詩|中國神話

張落遠

醒過來的那一天 他委屈的像個胚胎 漫漫長夜的哭泣 滯凝的羊水 哽咽了呼吸 * 一下子你就長大了 你摸索暗的邊緣摸索混沌 時間被你攥在手裡把玩 瘋狂甩動的手腳 抽搐不斷抽搐連帶生命的痙攣 * 轟隆隆!白白白白白花花的世界眼前一片 他的耳朵鼓噪著敲擊他的頭腦 疑惑中他頭痛不止放聲大...

水祭

張落遠

他在夜裡死的蹊蹺 白天 , 人們為他招魂 怮哭一整年的河岸到了冬天 只剩乾裂的河床 來年春天 村莊裡出現了一名養蜂人 他帶著土地的豐收 徐步走到河岸 畫筆為龍 黑石的脊背逆鱗而上 龍門初開 , 蜿蜒重回期待已久的河床 水聲淼淼 , 蟬蛻零落短短半截的枝頭 有破衣爛衫的騎著...

斫木

張落遠

陳年講述著雨夜發生的事 秋暝以後山谷的風有點涼 今年 他開始樵木 沒有想過怎麼握斧 就象沒有想過婚姻 自從莊稼流亡 蓋上水泥墻 山就是歸宿 丁當不斷的夜凶猛 罩著駭人閃光 傷口在嘲弄在流浪在控訴 每次砍伐的都是他自己 鎮子裡琳瑯堆砌石頭曬過風吻過的粮食 臉上刻著的斧痕滿是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