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類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5 Followers
14 Articles

无疾而终的垃圾分类|成都系列

阿布拉赫

今年二月,中国垃圾分类的传说甚嚣尘上。上海是试点,据说随后将向全国推广,成都的正式生效时间是三月一号。那段时间,全国看上海,上海人一边自豪于“全国素质最高城市堪为垃圾分类表率”,一边自己也紧张兮兮。传言很复杂,网络上各种段子满天飞,最著名的是说垃圾筒旁随时有人指导如何扔垃圾,那每...

垃圾專用袋

火星上的彩色貓貓

新北市、台北市實施垃圾專用袋多年,為何其他縣市不一起呢?不外乎是民意的問題。垃圾專用袋真的會造成個人垃圾處理廢的增加嗎?垃圾專用袋的優點?缺點?上圖為107年各縣市人均垃圾量,可以發現台北的回收量達61%垃圾量更是少,為各縣市第一名,可以看出其實垃圾專用袋有一定減少垃圾量的用處。

「生活」垃圾回收设备

mrpointp

最近在我们居住的小区附近发现了一个体积不小、非常显眼的物件,一个两米高的大箱子,几乎每个常住在这边的人都会驻足观望,看看这究竟是啥。仔细一看原来是可回收垃圾回收设备,其实在前一两年我就听说了这样的设施,当时还觉得这种设备在垃圾回收这个领域真是个创新。

垃圾需丟好

書桓

太累垃圾沒丟好,要丟好清潔阿姨才不用再分類一次。

Back to All

堆肥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想記一件小事。年少時盼望往外闖,有幸曾赴笈歐洲,遊學過幾年。但自問不是個稱職的行腳僧,斜暉脈脈,千帆過盡,才總算省悟遠方非吾歸所。大概等到明白並接受自身命運之時,人就離家近了。辛酸不足為外人道也。能帶走的物事不多,倒是德國家庭分類垃圾的習慣也成了我現今的習慣。

廣州市垃圾分類實踐與清潔工人權益保障報告(下) ——試點社區介紹與報告總結

全球化監察

查看完整報告請點擊此處廣州環衛工。圖片來源:廣州日報大洋網政府購買服務的「西村模式」 2013年,廣州荔灣區西村街道辦與一間分類公司合作成立西村街垃圾分類促進中心,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共同開展垃圾分類管理工作。該模式下的分工:促進中心主要負責對街道轄內的居民和單位提供垃圾分類指導...

廣州市垃圾分類實踐與清潔工人權益保障報告(上)——政策介紹和相關實踐

全球化監察

查看完整報告請點擊此處廣州環衛工人工作場景。(攝影:孫近德)圖片來源:苦勞網2018年7月,廣州市政府制定《廣州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用以推動強制垃圾分類。《條例》提出了生活垃圾分類管理「全流程」模式,簡而言之即:源頭分類——收集清運——壓縮中轉運輸——分類處置。

关于垃圾分类的一点想法

罗璐璐

隔离期被通知要和自己的垃圾共处两周,我花了几天时间认真地研究了韩国的垃圾分类方法。韩国的垃圾分类出了名的复杂,并且需要付费,具体方法可参考(http://global.seoul.go.kr/webzine/2017_May/ch/html/sub07.html)。

被重锤过后吃到的枣子,才更加香甜呢

pengson

继上次发文“抱怨“小区的垃圾投放政策之后不久,新规定出台了:新增一个错时投放点,开放时间为 6:30 到晚间 20:00。这个投放点在小区西北角,距离我家隔着两排住宅楼。如果从大路上步行过去,可能要走至少5分钟。从西边的小路径直过去,则只需要1,2分钟。

垃圾分类也许很好,但我很烦

pengson

上海的垃圾分类已经进行很长时间了,我比较关注这个话题,因为这与我每天的生活息息相关。别误会,我并不是参与分类的志愿者或者小区保洁员,我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周一到周五,住宅公司两点一线。这一段时间回家比较晚,经常会错过垃圾投放的截止时间。如果按照小区的规定,这个垃圾就只能在家里或者家门口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

多倫多日記:台灣人的生活習慣很優還是很摳?

廢文女孩

最近和台灣朋友打電話聊天,發現一些我們自己懂,但別人可能不懂的台灣人小習慣!(自攝於Toronto)昨日和好友Fisha費莎魚通電話聊天,互相update一下彼此的生活。我忍不住提了一下,有些時候還是會不太懂朋友、室友的生活習慣。比如說,加拿大這邊明明也都有要求垃圾分類,但還是會...

对于垃圾分类及其项目在北大附中之推进的粗略剖析及反思

隆 由紀

自本学期第二学段开始,垃圾分类的实施开始逐步在北大附中的校园中推进,这一举措从时间上来看要提前于学校所在北京市的类似政策的实施。如今,在世界的多数地区,我们都能听到占有绝大多数的,支持垃圾分类的声音。但是随着垃圾分类在我校的不断推进,也不乏有一些质疑或者反对的声音出现。

游学参访零废弃村落:大难题面前的小行动

二師兄

今年7月,我参加了银杏基金会组织的“海内游学参访”,和10余位关注社会创新的青年伙伴一同,参访了三个机构。此篇记录了参访行程之一,在江西上饶东阳乡拜访零废弃村落陈立雯老师的团队。参访路线图by银杏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原则和底线,面对制造垃圾这件事,底线就显得飘忽不定。

在貿易戰、反送中、垃圾分類中,我見到一種共通的心態

RoySen

在傳播反送中的訊息時,我遇到過兩次反對的聲音,而且頗為巧合地(巧合背後想必也有某種必然)都說了一種我瞠目結舌的理由:「在中美貿易戰的當口,最需要團結一致,此時大規模窩裡鬥,不是讓別人看笑話嗎?不是幫倒忙嗎?貿易戰輸了,大家都會遭殃。」 我不想評價其中的國族主義預設(誰跟你一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