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s
Matty
maintainer
2 Followers
2 Articles

裂缝

Lola

郑好好始终一言不发,就跟在后面。阿也看了一眼车库门口皮卡车上的宋嘉耀,对方没有注意到阿也回头的目光,径自点了一根烟,也不慌。直到确定了距离足够远,宋嘉耀听不见她们的声音为止,阿也终于在郑好好面前停了下来。她一看好好正低垂着头,把左手上闪着亮片的樱花粉色指甲油撕了个干净——她从小都这样。

我将永远爱你

Lola

我写诗,写宇宙,写风暴,也写过去的恋人。我从十五岁就一直想写这个故事,但都以失败告终。我最害怕我以收集碎片的形式开始讲述我的曾经,但我仍旧这样做了,连标题都来自过往的碎片。但并不算遥远,恰恰在昨晚。再多的过往已不能够一一细数,2014年至今,已经过去整整5年的时间。

Back to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