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1 Followers
23 Articles

艺术家使用社交媒体小问卷:杨立才

Jana

近日,我发起了一个“艺术家使用社交媒体”的问卷调查。一方面是作为了解中国艺术家使用社交媒体的选择和习惯,和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社群长期研究的观察参考资料;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听到大家对自己的言论和信息主权的思考。问卷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RgDeS...

二舅、社会苦痛与当代中国的精神腹地

蜉蝣型幽灵

在一个几乎被给定的社会现实面前,“外耗”近于不可能,“精神内耗”的想象性解决才需要一个二舅,一个(新)时代的精神腹地,毕竟如片中所说,人生总是被期待着通往某种“胜利”。

馬斯克成為Twitter最大股東 川普新社群平台難產

呷新聞 Eat News

但對於美國前總統川普來說,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他說,「我不知道」。在馬斯克加入Twitter的同時,川普的新社交媒體平台Truth Social繼續爆出內部醜聞。

我和观点不和的人的距离

Bota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源于我转发了一篇抨击举报求救信的人的文章,从而引起了父亲的不适。他选择与我论战,然而我毫无论战的兴趣。因为最后的所有内容,都集合到了他认为正确的观点,以及一直徘徊在他嘴边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Back to All

頂級社交網路JunBugg融入奢華與人工智慧,實現非凡的健身效果

Tech News

一個優質、豪華的健身社交網路,提供一流的精品健身解決方案,提高生活品質。

每天只上社群網站16分鐘,實驗三個月後的我變成怎樣的人?

來自高雄的凱吉

社群網站過去讓自己上癮,常常無意識地就會打開它,但自己沒有因此過得更充實開心,反而覺得自己更加失落。自己做了這個實驗後,我得到以下回饋,希望能鼓勵各位也有勇氣嘗試這樣的做法。

What are we depending on?

various_hiu

Nowadays, many people have smartphones, include you and me. With using smartphones, we have a lot of conveniences, like using Google map to ...

香港:2019年群众斗争的教训

中国劳工论坛

我们理解在斯大林主义国家的垮台后,工人阶级运动的历史性失败仍对今天的工人阶级意识有着深远的影响。但马克思主义者不会坐等革命社会主义意识百分百成熟。光有一个大体上正确的纲领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十分审慎地考察那些在运动中往往是混乱且矛盾的想法与讨论,以便有效地介入到运动之中。

[個人觀點]談在Matters寫作、拍手、攢幣、網路社交、爭議人物、離去或留下

風翔萬里

近期因為Matters上有諸多關於寫作、拍手、社交、擼幣、爭議人物、離去或留下的討論,本文全部是本人對這些事情的個人觀點。沒有要任何人認同我的觀點或作法,但歡迎討論交流。

10
围炉weiluflame

对话Mex:社交媒体对岸的观察者 | 围炉·HKU

围炉weiluflame

我认为自己是媒体和社会的观察者,每个大学生都该是社会的观察者和思考者。

关于网络打分随笔

shenbolun

网络购物平台的打分机制都很奇怪。大众点评什么的,全是4.5星以上的,4星的基本都不太爱看了。淘宝天猫什么的,5分最高,一般4.8分就低于行业标准了。我家Airbnb开了4年,也很少看见真的低于4.5分的房源。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换算成上学的百分制,差不多90多分是平均分,90分以下全是差生,要被社会淘汰的学生。

「万圈皆可饭圈化」?从娱乐圈到社媒流量时代,被量化的追星与数据劳动

misslilyann

越是身处虚拟的热潮,越是需要把我们的情感下放,商业的流量终究还要归资本,但朴素的喜爱需要在你的内心归位,诚然有的爱张扬而美好,但还有一些内敛的爱,不开口才最珍贵。

中国网路干预伸出墙外

人权观察・HRW

网民为何会听信不实讯息,当然可以从各种历史和意识形态的角度加以解释,但有个非常简单却重大的原因就是,和中文社交媒体空间里的大量不实讯息比起来,基于真凭实据的讯息实在太少了。这样的讯息环境极不利于人权、民主和其他重要社会政治议题的讨论。文:王亚秋,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 去年12月,...

关于一个新的社交媒体 Clubhouse

Kevin

原载:https://zhcn.kevinhu.me/about-clubhouse/ (文首声明:我目前邀请码都已经用完了,希望互联网上的其他朋友能够帮到你 🙂 ) 最近很火的一个聊天社交媒体应用叫 Clubhouse。公司创立还不满一年,只有一个 iPhone 应用,且只有...

关于在社交媒体表达幻想的一点想法

KinkyFeminist

今天看到一则消息,一位乳胶衣博主林夕在宣传自己的照片的时候配上了夸大其词的说法,这些说法被自媒体博主“景狗”当作事实并在其基础上大肆渲染,在几篇被广泛转载的文章中对原博主本人和公司进行人肉并指控其性侵,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煽动“黑色产业链”的说法。

知乎何以沦为社交软件?

小雪

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了,但我自己感觉早期的知乎其实还是以讨论问题为主,尽管同时存在许多“装逼”的人。但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知乎给我的感觉就越来越像是一个以展示自我的社交软件,每次有人发了一个什么问题,有很多答案就是:先说了几句与问题有关的话就开始讲:“比如说我吧...” 接着就是...

抖音是一种新型毒品

土木坛子

我很早就知道抖音这个APP,但我的手机上一直都没有安装它。某日不小心还是安装上了。亲自体验了一下,有一点感想。这感想就正如西班牙《国家报》所言:抖音,全球下载量最多的应用,堪比鸦片。我也觉得它是一种新型毒品,令人沉迷上瘾。在我个人看来,抖音上面的短视频绝大部分是些无聊无意义的内容。

如何做好團隊角色的匹配和管理? 2大原則

凌醬ling

我們每個人都是單翼天使 沒有完美的個人,只有完美的團隊。團隊的力量才能夠有效協作,合作共贏,並取得更大的成果<建立核心團隊> 2大原則 (貝爾賓團隊角色理論) 音頻節目主播/微創業導師✧凌醬 尤其我們身為創業者,找到共同目標,且能夠形成優勢互補的夥伴極為重要 我們每...

用怀旧模仿秀调侃当代互联网应用:Squirrel Monkey作品介绍及访谈

PoppelYang

你有没有想过,假如Wikipedia、Instagram、Netflix等等这些我们今天常用的互联网应用如果诞生在80或90年代会是什么样的?YouTube用户Squirrel Monkey就用怀旧模仿秀的形式将它们呈现给了大家。2012年一月,YouTube用户Squirrel...

疫情中,新一代年轻人到底该思考什么?

ZukiFu

来源:讲述坂本龙一的纪录片《终曲》 大家好!第一次发文,如有不得当处还请多多指教。昨日我在自己的私人公众号内发送了一篇文章,名为《疫情中,千万个孩子重新复活》,里面集结了我作为在美读书的中国留学生在过去几个月里所观所感的一切的提炼与升华。我这篇文章提了诸多问题,主要关于对民族主义...

「寫作與社交」談近日 Steem社群加入Matters後的氣氛

米高與小狗ThankYou

「寫」 (粵音se2)及「社」 (粵音se5)兩字發音相近,傳統的寫作是先寫後,再依靠出版社 或 編輯接納後,再由報刊雜誌短期看讀者回應;回應一差隨即換主題;換主題也救不了便換作者。時移世易,網絡年代後,網絡成為了新平台,(我自己不覺得網媒是平台,網媒只是一個過渡期產物),我自己...

【寫在區議會選舉前】走出同溫層陷阱,網絡以外或許不存在「邁向勝利」

豬籮學生

選舉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每天打開手機看新聞,若總感覺民意在我們這邊,我們正邁向勝利,可能你已經跌入「同溫層」陷阱。同溫層是指人們只看到或只接受與自己立場相近的觀點,而對其他看法視而不見。Facebook、Twitter及Instagram等社交媒體的演算法進一步...

在微阅读时代重塑严肃阅读的一个方案

不明飞行兔

写在前面: 本文是六年前所写,一个古代的 idea,那时候我还年轻,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想爱,想吃,还想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那时候我是一个社会学学生,对互联网行业和内容出版行业可以说完全陌生,那时候微博如日中天,微信朋友圈和公众号刚刚出现,如果有人说我做一个内容项目想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