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社
笨鳥再慢飛
maintainer
5 Followers
53 Articles

社員投稿|「發明敵人」——以翻譯作為立論手段

人二譯社

翻譯從來都是一件複雜的事情,在文字轉換的過程中,還夾雜譯者、出版商,甚至時代潮流的影響。五四時代,文壇百花爭豔,翻譯成為了文人爭鋒相對的利器,他們甚至會透過製造譯本,營造對疊意識。

譯微知著|加油已加油夠:從翻譯中拼湊零落的意義

人二譯社

這兩年來,「加油」說得太多了,更多時候即使「加滿油」,事情也無法改變。這時,或者比起一句毫無成本的「加油」,聆聽和陪伴才能真正帶來安慰和力量吧。所以,下次條件反射想說「加油」之前,不妨想想對方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翻譯的心得

蘭懷印

剛開始幾次的翻譯練習中,可能會時不時的遇到一些看似簡單容易的單詞而卡住,感覺文章的意思在此處,上下文卻無法銜接,語義不對,遇到這種情況,如果是換在寫作的時候,有時可以把它迴避掉,換個詞,甚至換句話,但在翻譯上卻不能這樣,找不到合適的表達來翻譯,這句話就偏離了原本的意思,所以一詞多...

為什麼串流平台上的字幕,經常出現不該出現的錯誤?

施典志

其實不只串流平台,各領域的翻譯品質都在走下坡;原因也是類似的,就是錢給得不夠。

Back to All

好譯好譯|《翻譯乃大道,譯者獨憔悴》——余光中論翻譯與文化

人二譯社

用余光中的話說:「譯好了,光榮歸於原作,譯壞了呢,罪在譯者」。在讀者眼中,翻譯就是一種信不信由你的一面之詞,是「背叛」,是「出賣」,卻往往忽略了翻譯有正反兩面,而周旋其中實在需要費煞思量,浪費不少腦細胞。

#翻譯冷知識|假亦真時真亦假:翻譯都可以造假?

人二譯社

偽譯之所以存在,其實也是建基於翻譯作品本身的特色,以及譯入語文化對他國語言、文化的理解。偽譯的作者與真正的譯者一樣,需要具備跨文化的知識和思維。優秀的偽譯能讓人思考翻譯的本質,以及譯者審視外來文化的視角甚至偏見。

趣香佳譯|估唔到你係翻譯喎(粵語篇)

人二譯社

19世紀,粵語好多外來詞都源自英文。翻譯過程中,除咗大家最熟悉嘅音譯,有啲譯詞採用「譯音兼釋意」嘅方式兼顧音義,再勁啲仲可以選用本身啱意思嘅字跟手譯埋個音,「讀則音近,拆則可解」,簡直神乎其技,完全睇唔出佢係翻譯。

Between Lines|她和他的戀愛花期:談一場文青的戀愛

人二譯社

翻譯也是一場不同文化間的旅行,有時用「foreignisation」的眼光感受不同文化,才是這場旅行的意義所在。

譯步亦趨|從「就是7」到「就。很。破」:蘋果體的翻譯修養

人二譯社

蘋果文案的翻譯,正正論證「香港中文」、「台灣中文」和「中國中文」的分別絕不止於簡繁字體。語文的運用與民情多少有點關係,如果撇開翻譯優劣不論,細心觀察文案翻譯,往往會有很多有趣的發現。

譯微知著|「殘奧」與「帕運」,你又會點揀?

人二譯社

說到底,語言還是人類發明、運用的。意有何指,只有當事人才最明白。帶着岐視之心說話,不論是說「殘奧」、「帕運」,都聽着刺耳;帶着尊重說話,即使說了「殘奧」,也不會令人感覺有貶抑之意。

好譯好譯|「譯界之王」林紓:成也翻譯,敗也翻譯

人二譯社

回到林紓的翻譯生涯,文筆流麗依舊,卻因為時代變革而跌宕起伏。以為譯者與世無爭,事實卻是誰也躲不開社會政治帶來的影響。如何在時代洪流中秉持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又不致故步自封,也是譯者一輩子的功課呢。

翻譯冷知識|法庭與外交傳譯以外

人二譯社

以前教授在傳譯課時就開宗明義説過:「我碰過的學生通常口譯好的筆譯可能差一點,筆譯要雕琢很久的口譯都不擅長。」要做好傳譯,還是需要一點慧根加上一百分努力,所以傳譯雖然薪酬很高(有時候還可以吃到茶點(大誤)),但絕對是譯者應得的。

趣香佳譯|「麵包」一開始就叫「麵包」嗎?

人二譯社

「麵包」是否一開始就叫做「麵包」?這個問題似乎很無聊,但你是否曾想過這「舶來品」剛剛到香港時,大家是怎樣稱呼它的呢?作為一種外來食物,「bread」並非從一開始就翻譯做「麵包」。張洪年教授翻查三本十九世紀的粵語教材,發現原來當時除了「麵包」,亦有「麵頭」、「麵龜」、「麵包仔」的叫法。

BetweenLines|手捲煙:唔講風,唔講雨,講咩?

人二譯社

記得看完《手捲煙》步出戲院,朋友感嘆了一句:「香港好似好耐無呢類型嘅戲。」想想也是,近年港產片以文戲為多,這種講述江湖義氣、兄弟情誼的黑幫片似乎真的久違了。難怪自6月上映以來,討論熱度一直不減。由新晉導演陳建朗首次執導,故事講述華籍英軍關超在九七回歸後退役,與黑社會打交道勉強維生。

譯步亦趨|若是純屬愛:同志文學的翻譯與重構

人二譯社

近日某建制派議員斥港版《大叔的愛》是「糖衣大麻」,認為同性愛的劇情設定推動無孩家庭,違背了中國傳統價值,有違國安法。看完報導「得啖笑」後,或許也該想想這種無稽指責從何而來?一直以來,主流媒體究竟是怎樣建構同性戀者的形象?男主角Edan曾在直播中分享,他認為《大叔的愛》令大眾對同性戀的接受程度更高。

譯微知著|阿牧甜到糖尿的演繹:「咁cute㗎咩你」

人二譯社

港版《大叔的愛》中,阿牧對著把洗衣粉倒進水箱的白痴阿田說了一句「咁cute㗎咩你」,讓觀眾不住尖叫(好這不是重點)。不過(nerdy mode on),這句句子的結構倒是非常值得探討。為何不是「你咁cute㗎咩」而是「咁cute㗎咩你」?這樣問好像是小題大作,但是仔細想想,在日常...

好譯好譯|翻譯奇人嚴復:「信達雅」之父也有不「信達雅」之時?

人二譯社

從描述性翻譯研究(descriptive translation studies)的角度來看,譯者的每個翻譯選擇,都受到時代背景等種種原因影響,難言對或錯。放諸今天,我們或許也可以多留意身邊翻譯背後所想要傳達的價值主張,也學學嚴復好的地方(笑),不要對翻譯照單全收,多動腦筋,多讀書,才能明辨是非,避免被文字牽著鼻子走。

翻譯冷知識|譯者退場後,譯文與出版的距離

人二譯社

譯者完成翻譯至譯本出版,中間還要經歷很漫長的一段旅程,每本譯著都承載著很多人的心血呢~

趣香佳譯|睇名知喜惡:譯個名都咁有學問?

人二譯社

除了街道名之外,從港英時期的英國人譯名也可以窺探到很多玄機。在剛剛接管香港的時候,英國官員並無官方中文譯名。那個年代的英國人名大多數都翻譯得非常奇怪。例如負責中英談判的首任英國駐華商務總監Lord Napier中文名就譯成「勞律卑」,又要勞動又那麼卑微,可想而知當時華人對於英人的鄙視。

BetweenLines|濁水漂流:粗口對白也是電影的精髓

人二譯社

相比起黑幫港產片中「唔講粗口嘅古惑仔」,《濁水》因為太多粗口被評為三級片,真實地還原了深水埗露宿者的形象和生活,無論動作、神態,或是粗口橫飛的說話方式。但若有留意英文字幕,你會發現這些粗口並非通通保留,難道翻譯字幕時,粗口應該「避之則吉」?

譯步亦趨|鴉片戰爭關翻譯咩事?翻譯史觀下的香港

人二譯社

事實上,翻譯雖然在現代史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但在歷史書中卻鮮有提及。鴉片戰爭除了是主流史觀所說,因商業利益而起的戰爭,其實某程度上,也跟當時兩國的譯員有莫大的關係。

1

譯微知著|你瞞我瞞:代名詞的微妙意涵

人二譯社

在英文裡,「we」可以包含所有人(I、you、they),也可以排除聽者(I、they),視乎情況而定。這點在中文也同樣適用。前者多用於爭取支持,引起共鳴,所以不少政治人物都喜歡用「we(我們、我哋)」來表現自己與人民站在同一陣線。至於「you」在英文的語境中,則能夠讓聆聽者或讀者更容易代入處境,加強對話雙方的連繫。

好譯好譯|翻譯泰斗許淵沖:一生都在翻譯中求美

人二譯社

美國詩人Robert Frost曾說「詩就是翻譯中遺失的東西」(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偏偏許淵沖因古詩英譯享負盛名,堅持用韻文譯詩,保留詩詞美感。

翻譯冷知識|唔識YOLO點用?Corpus幫到你!

人二譯社

近日有某政府部門宣傳禁毒,使用「YOLO(You only live once)」作為標語,引起熱議。心水清的人應該發現「YOLO」本身並非表達「生命無take two」的意思,反而是叫人「人生得意須盡歡」,「人一世物一世」,甚麼都嘗試一下。

譯步亦趨|譯者不應有立場?從《明報》社評譯者拒譯說起

人二譯社

兩年前差不多這個時候,香港社會運動一觸即發,《明報》一位長期翻譯社評的譯者因為不認同當時的社評內容,拒絕翻譯社評,在社會上引起了小小的騷動。身為譯者,也不免會有人問及看法。雖然當時覺得問題相當無稽(除非收了錢不譯,否則覺得不該譯就不譯真的無可厚非),但仔細想想,譯者應該中立的想法,似乎仍然深深地刻在很多人的腦海裡。

譯微知著|「Hello」其實唔易譯:你是在哈囉?

人二譯社

說到底,「hello」等於「你好」這個千篇一律的答案,不過是Google Translate的結果,實際應用時要找到最貼合原文語境的譯法,其實一點也不簡單。很多時候,望落越是簡單的字詞,越會令譯者糾結不已,也更需要細心衡量。

翻譯冷知識|考驗眼力的時候: – / — 究竟有咩分別?

人二譯社

「the 2020–2021 fiscal year」你會譯「2020–2021財政年度」還是「2020—2021財政年度」?還是說,你還未看出二者的分別?無論翻譯或是編輯,文字工作的細節往往暗藏玄機,同時亦是專業的體現呢。

趣香佳譯|師爺放飛自我?香港莫名其妙的街道翻譯(上)

人二譯社

平常在鬧市裡找路時,有沒有留意到某些有趣的街名,或者發現奇特的中英文翻譯呢?香港開埠早期,街道名稱多先擬英文名,再譯成中文,加上當時師爺的翻譯水平明顯不太高,因此鬧出不少笑話。

譯步亦趨|「讀芥川龍之介,定係讀文潔若?」:從DSE選用翻譯文本說起

人二譯社

今年香港中學文憑試中文科首次採用翻譯文本《橘子》(芥川龍之介著,文潔若譯),成為一時熱話。正當一眾接受報章訪問的老師紛紛表示「選材愈趨多元」、「譯者翻譯功夫不錯,不礙理解」的時候,臉書卻輕輕推送了翻譯系教授的一句:「係讀芥川龍之介,定係讀文潔若?」

譯微知著|係咩?係啩。係呀?係哩。係㗎喇噃?係呀!係嘞。

人二譯社

中文博大精深,廣東話作為其中一個最廣為應用的語言分支,就更加複雜,尤其在句尾的語氣助詞中可見一斑。標題中一連串主題為「係」的句子,配上不同語氣助詞,意思就大不一樣。如果翻譯時只一概譯成「Yes」,恐怕並不足以傳達原文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