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本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3 Followers
19 Articles

阿甘本:论抵抗的权利

王立秋

今天,抵抗不可能是一个单独的活动;它只可能是一种生命的形式。

阿甘本:圣像与死亡

王立秋

真正的画是圣像,其中,某物不只被再现,它就在那里。

阿甘本 | 脸与死

王立秋

Faceless, deathless?

齐泽克ft.战车:在死之前,我们必须活

王立秋

斯拉沃热·齐泽克feat.战车: “在死之前我们必须活”是我们都需要的新冠时代启发 斯拉沃热·齐泽克/文 王立秋/译 媒体用来轰炸我们的一个哲理是,新冠大流行病在我们的必死性和生物局限上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该放弃支配自然的梦想,并接受我们在自然中并不显赫的地位。

Back to All

以退为进:论吉奥乔·阿甘本的几部近作

王立秋

以退为进 论吉奥乔·阿甘本的几部近作 亚当·科茨科/文 王立秋/译 译自Adam Kotsko, “Moving Forward by Moving Back: On Some Recent Works by Giorgio Agamben”, Cultural Criti...

评阿甘本《散文的理念》:思想只有承担“诗的遗产”,才能朝向“散文的理念”

王立秋

完整的现实性 亚历山大·加西亚·迪特曼/文 王立秋/译 I 吉奥乔·阿甘本的《散文的理念》通过它的散文的间断性,或简省特征,来复活哲学与诗之间的关系问题。它形成的理念的星丛,是一种诗的使命的产物呢,还是一种致力于把真理从它的语言的具化中解放出来的思想的产物?

1

阿甘本:作为宗教的资本主义

王立秋

作为宗教的资本主义 吉奥乔·阿甘本/文 王立秋/译  I  有这样一种时代的迹象(signs of the times,[注1]),它们,尽管显而易见,却是那些能辩天象的人不能察觉的。它们在预示和定义要来的那个时代的事件中结晶,这些事件可能在无人观察的情况下就过去了,并且...

安东尼奥•塞雷拉 | 权力之前,生命之后—评阿甘本《作为政策的传染病》

王立秋

安东尼奥·塞雷拉/文 王立秋/译 //////// 吉奥乔·阿甘本最近对Covid-19流行病的介入出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这场讨论远远超出了学术讨论的边界。有人说,这位意大利哲学家患上了妄想症,有人说,他是否定论者,还有人说,他的想法更接近阴谋论而不是西方哲学传统。

怎样阅读阿甘本?

王立秋

亚当·科茨科/文 王立秋/译 对一个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关注意大利哲学家吉奥乔·阿甘本的职业生涯——也许,甚至包括他在帕索里尼的《马太福音》(1964)中的客串演出——的人来说,他当前作为政治思想家的大名看起来可能是令人震惊甚至是迷惑的。阿甘本的早期著作有相当一部分聚焦于美学问题,...

隔离之后的阿甘本和方济

王立秋

莱尔·恩莱特/文 王立秋/译 “ 但确定的是,我们的友爱——我们之前假设这种友爱会开启进入这个问题的一个特权通道——反过来成了某种障碍,而且,我们的友爱,多少,至少暂时来说,是模糊的。——吉奥乔·阿甘本:《什么是装置?》 ” 1 友爱 我有幸有一些无与伦比的朋友。

跟大師在武漢肺炎下的思考(上):阿甘本、疫症和法外狀態

端木皚

朋友送來兩本關於武漢肺炎的小書,一本是被譽為「西方最危險的哲學家」的齊澤克 (Slavoj Žižek) 的《Pandemic!: COVID-19 Shakes the World》(《Pandemic!》),另一本則是由 Brad Evans 結集成書,彙集不同「公共知識分子...

阿甘本哲學的貧困之二:晚期資本主義社會中,誰才是「赤裸生命」?

蹲點

疫症讓我們不得不脫離「日常狀態」,如果思考只停止在如何回到「日常」,是否認定了疫情前的狀態是「正常」?(圖片來源:Micromega)編按:之前,我們分享了意大利哲學家阿甘本對疫情的評論,他用「傳染病發明論」來警惕人們在「例外狀態」時權力的擴張。

阿甘本哲學的貧困:「傳染病」概念是「發明」?

蹲點

思想家阿甘本(Giorgio Agamben),圖片來源:https://dribbble.com/shots/2049942-Agamben-and-Politics。文:麟暑 /疫情之中,公權力對社會控制達到什麼程度時需要引起人們的警惕?

阿甘本:走向一种废宪权理论

王立秋

走向一种废宪权理论 吉奥乔·阿甘本 / 文 王立秋 / 译 我要和你们分享的反思的题目是“为了或走向一种废宪权理论”。在转向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我必须后退几步,来质疑一下把我引向这个问题的路。如果我不得不问自己这个问题:在我进行题为“Homo sacer”(被献祭的人)的那种对政治的漫长考古时,我想做的是什么?

异端钢琴家古尔德的启示

杳然flaneur

The not Play & not not-Play在 The Coming Community 中阿甘本这样谈到古尔德:「Even though every pianist necessarily has the potential to play and the p...

吉奥乔·阿甘本|什么是命令?

王立秋

吉奥乔·阿甘本|什么是命令?What is a Command?吉奥乔·阿甘本/文 王立秋/译 本文译自Giorgio Agamben, “What is a Command?”, in Giorgio Agamben, Creation and Anarchy, trans.

吉奥乔·阿甘本 | 什么是创造行为?

王立秋

什么是创造行为 吉奥乔·阿甘本/文 王立秋/译 译自Giorgio Agamben, “What Is the Act of Creation?”, in Agamben, Creation and Anarchy The Work of Art and the Religio...

吉奥乔·阿甘本|艺术作品的考古学

王立秋

艺术作品的考古学 吉奥乔·阿甘本/文 王立秋/译 指导我反思艺术作品这个概念的想法是,考古学是进入当下的唯一手段。本文的题目“艺术作品的考古学”也应作此理解。就像福柯指出的那样,对过去的研究,不过就是对当下的质问投下的影子。人——至少我们欧洲人——正是在力图理解当下的情况下,才被迫去质问过去的。

阿甘本:什么是实在?

王立秋

什么是实在?吉奥乔·阿甘本/文洛伦佐·基耶萨/英译王立秋/译 译自Giorgio Agamben, “What is real?” trans. Lorenzo Chiesa, in Agamben, What Is Real?,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8. Kindle版页码未知。英译依据的文本是2016年的Che c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