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YvonneEcho
maintainer
23 Followers
46 Articles

診所

MiSa

有了一定年齡。身體酸痛很正常。自從年前, 更年期碰上50肩, 走上漫長的治療復健路。好在有位非常信賴的物理治療師陪伴。整個診所布置得非常溫馨。全是藍色調。ton in ton 從電動躺椅, 遮陽簾, 牆壁上的畫作到桌上的花瓶,窗臺盆栽, 小擺設, 一切搭配的那麽和諧。

Hexenschuss 閃到腰/女巫箭

MiSa

古老的字源 來自中世紀,女巫箭描述非常突然從背部進入腿部的疼痛。仿佛躲在暗處的女巫放冷箭, 被射到的人只能哇哇叫。

讓時間凍結在這一刻

Jhane

Design by Jhane Chou「好想讓時間凍結在這一刻。」 總在不同的片段,響起這句話。在海邊木屋,木屋的牆全被漆成白色,柔和地放在米色的沙灘上,安靜的坐著,感受海風吹進屋內,窗簾被掀起一陣又一陣的漣漪,從大片的落地陽台望出去,能見到海浪輕輕地拍打沙灘。

朋友的豪宅~~日常記錄

tanya生活隨筆

工作完畢, 一位認識但不算熟的朋友邀請我去他家坐坐, 由於是在回家的必經之路, 盛情難卻下就答應了. 外觀猶如五星級飯店, 巴洛克式的建築造型, 大樓入口有迎賓車道, 挑高的LOBBY, 金色牆面, 水晶吊燈配上巨型花飾, 只能用富麗堂皇來形容.

Back to All

潮流

楊泉

天氣涼了,前幾天豔陽高照,還不怎麼覺得。昨天早上下了一場雨,把之前的餘溫都吸收去了,遂感到有點禁不住。但筋骨不好,爬高抬手拿冬衣覺得有些困難,只把掛在衣櫥裡的燈心絨唐裝拿出來穿在T恤外面,對鏡一看,感覺頗前衛。有些衣服唯恐人不知道流行、前衛,硬要在上面標識fashion字樣,就...

吞吞吐吐

Stepasidehk

謊言村裏,有一個長老,是那種年老,但備受眾人尊敬的長輩。但別誤會,謊言村的長老不是村子裏最懂說謊言的人。相反,他是樹下說故事的長者、眾人會找他詢問意見。村裏有一個小伙子,他生來沒有名字,就是村子外找到的一個孤兒,在長老膝下十年,說到懂事的年紀都已經三年了。

《82年生的金智英》

高原萬里

《82年生的金智英》書封沉重慎入:本篇有講到一些個人經歷,未必是看完之後讓人開心的內容,雖然有猶豫過要不要這樣寫,但最後還是決定要忠於自己,就當成是一個療癒過程。大家如果不介意看,我會很高興,但如果心情上未有這個準備,又或者看完後不認同的話,我也會明白的。

隨心寫|決定有兩種,不是好/壞,而是做或不做

心倚

朋友最近作了一個重大決定,結果有點不似預期,還帶來了一個超乎預期的挑戰。他短訊來:「我做呢個決定到底係好定唔好?」我沒有正面回答,因為我知道他不是在問我,而是在問自己。懷疑自己做錯決定幾乎是我們每個人都共通的經驗。墮進自我質疑的漩渦一點都不好受,懊悔的感覺縈繞不休,真係好難頂。

年初六不用開工,也沒訂立新目標

Chin

隨筆從小就很討厭長假後的上學日,總是從前幾天開始失眠,即使現在想起來也能很清楚的回憶開學日的壓力⋯⋯身為自由工作者沒有特定的工作時間(以前在媒體工作就沒有侷限於朝九晚六的生活方式),已有好幾年沒和大部分的人體驗開工日的無奈(或期待?),也不再為自己訂立新的目標。

心疼 - 隨想(2021/KW7)

IF

「心疼」是種很奇怪的感覺。這世上大慨沒有比心疼更能令人感到五味雜陳、不知從何說起的感覺。儘管擁有二十一年的寫作經驗,到目前為止,我仍然未能準確書寫出「心疼」在我的五感中、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一來,是我力有不逮;二來,實在非常難以以筆墨去形容「心疼」在我心中的感覺。

《親愛的共犯》讀後感

阿度仔

記得陳雪在臉書上說過,每次她完成一部小說之後,就會寫一篇長長的散文,像是轉換心情或作業系統,而我總是看到那些書寫她生活和心情的日常,沒有真正讀過她的小說。我喜歡她白描她跟阿早相處的那些細節,簡簡單單,像是鉛筆素描,又像是一張拍立得照片,不是精心設計過光影色調背景音樂的電影鏡頭,就是一睜開眼就看到的視野。

終於悲哀的外國菜

高原萬里

Photo by Melanie Lim on Unsplash新年流流,輕鬆一點,講飲講食。題目是偷來的,原本是《終於悲哀的外國語(やがて哀しき外国語)》,是村上春樹於 1994 年發表的散文集。1990 年代初,他跟太太受邀到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小住,抵步之時,適逢波斯灣戰爭開打...

2

2月10日 | 除夕的臨近

Liang2

今年的春節不回家鄉探親,是媒體上稱之為“原地過年”的一族。首先疫情的存在讓人終覺不安,怕中途感染之後傳染他人,怕嘈雜的春運,怕未知但是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其次隔離麻煩,兩週或者三週的不可移動的生活需要足夠的心理準備。再之跨省的區別,因為大陸疫情的反覆,不同城市有各自的隔離政策,跨省...

南投縣|埔里鎮|地母廟

黃宥銘

Kodak Ultramax 400/現場監督 Zoom地母廟主祀地母至尊,乃道教中主宰山川大地之神。廟內主爐貢香總是滿盈,工作人員整理香腳、香灰不久,四面八方前來參拜的信眾又上滿線香。主殿瀰漫著檀香燃燒發散的香氣,凝重且濃烈,令人精神振作,心思也跟著莊重肅穆起來。

從容

阿度仔

是否常有這種感覺: 在尋找一個沒去過的地方時,覺得好遠;但在回程時,或下一次再前往時,卻覺得好近?因為對於未知有很多空間,但因為資訊太少,只好用想像填滿,而最方便取得的材料就是恐懼跟擔心。害怕自己記錯了時間、走錯了路、做錯了事、表錯了情,害怕一切還沒明朗的。

台中市|北區|三民路三段

黃宥銘

不曉得有沒有朋友曾心懷類似想法?踏上天橋身體依偎在欄杆旁望著底下的喧騰擾攘,精神與這座城市的形形色色、花花草草抽離,不與任何人事物有所連結,遺世獨立,內心感到輕鬆舒暢,卻又悵然若失。- 俯瞰傍晚商圈的道路交通綿延不絕,平常日下班下課時間的重要幹道,猶如濺濺巨流浩蕩澎湃,兩側大樓彷...

二月初

Jhane

臭美睡前抱抱半夜兩點半,背對男友,讓他抱著我看手機。我喜歡睡前的擁抱,出門前的親吻,做愛時的摸頭,無時無刻都覺得自己被愛著。存款龜速成長昨天的我們一起結算各自的存款,一起傻笑怎麼錢存得好慢,然而我們卻沒有因為錢感到不愉快。動滋券假日的天氣很好,好到我捨不得工作,只想享受難得的時光...

什麼是屬於你的花火|生活隨筆

Wayne韋恩

文字來源 : 那些電影教我的事當你下定決心替生命尋找意義時,你的生命就已經有了意義。—《靈魂急轉彎》「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吃火鍋阿?」星期六在臺中的尾牙結束後,一行人重新搭著車,經過臺中SOGO,沿途看著快捷巴士站的塗鴉藝術,比起前年回到臺中幫老爸工作上的忙的時候,有多了幾分不一樣的...

五十字寫一個故事 | 未來的距離

莎爾曼Charmaine

回憶。(攝於首爾;2017秋)失業而失戀,還是失戀而失業?我問德士司機。他不語。路燈後退,亮與暗,不間斷。車停下,他說: 未來,只是一個路燈的距離, 別多想。

剪不斷,理還亂,去或留。 唯有谷歌難放手。

高原萬里

Photo by Kai Wenzel on Unsplash談開科技巨頭,就繼續小小說下去。Google,中文譯名是谷歌。因為近期人們熱切討論的都是科技巨頭是不是權力過大,有沒有限制到我們的言論自由的問題,所以注意力都集中在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原來我已長時間不快樂

莎爾曼Charmaine

看花草時,總愛對著它們說說話。(屋前種的小苦瓜)我是邊掉淚邊按下鍵盤的。我認清了一個困擾我許久的內心掙扎,雖然認清的這個「事實」很難過,但我還是想用我快樂的方式——寫作,記下。下午與人生導師 J 一來一往地交流。聊了一段後,我說:「寫作的我很快樂。

睡前的唸唸有詞

Jhane

Design by Jhane Chou終於在 1 點附近做完第 20 款圖庫,由於剛過 12 點,本篇的日期會壓在 22 日,然後內容蠻雜亂的。失眠久違地壓力來臨,這幾天又失眠了。我無法放著什麼都別想,腦袋總是一直轉,加上身體痠的感覺還沒退去,下午玩十幾分鐘的健身環,讓身體低強...

忙碌?其實還好,只是事情很碎

Jhane

一整天做了哪些事情Design by Jhane Chou不管說了幾次都一樣,時間遠遠不足夠,如何有效運用真的太重要了!但我還沒辦法運用的很好,總是一股腦地做下去。早晨久違在十點內起床,好險沒睡過去,前一天健身環加入新的姿勢,上半身略痠,還收到其他房客的投訴警告,看來我太全神貫注...

小說 - 隨想(2021/KW3)

IF

究竟是人生如小說,還是小說如人生?三年多前,因為「她」離世,在傷痛期間,我開始寫小說,把我們一起的五年半時間其中兩年半在韓國生活的快樂日子,化成小說,名為《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簡稱《漢城》)。(有興趣的文友別擔心,在《中環遊戲》連載完成後,我會在這邊推出《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

也是會焦慮

Jhane

Design by Jhane Chou近況。整理好課程簡報終於把家教課程的部分簡報整理至近乎完美,每隔一段時間回顧,都會發現有小部分用詞或示範可再精確些;又或者想到更通用的版型設計,可以貫穿簡報,增加未來管理內容的效率。幾次精修之後,改動的幅度將越來越小。

轉台不轉台:下一集 MeWe

高原萬里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轉完 WhatsApp,就到 Facebook了。過去一星期天天都見到朋友在邀請我加入 MeWe。其實早在兩個月前已經開始收到朋友的號召,因為沒有聽過 MeWe 這個平台,當時我上網看了一看它的底細:MeWe 是打...

轉台不轉台:上一集 Signal

高原萬里

Photo by Jamie Street on Unsplash近一個星期網上最多人講的事,大概是社交移民吧。首先是由 WhatsApp 轉去 Signal(或 Telegram),然後就是由 Facebook 轉去 MeWe,前者的移民潮是世界性的,後者大概主要集中在港台。

隨筆》最近的點點滴滴、2021三目標

YvonneEcho

備註:無聊的小憂鬱文章圖來自推特怎麼說呢、距離一年一度的過年又剩下不到一個月,對我來說真的是不知道為什麼,以前的人會這麼無聊發明這種節日呢?對於我來說真的是很痛苦。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最近 跟家人的一通電話,我哭了好久好久 我感受到我的內心充滿著遺憾、悔恨、痛苦、憎恨、恐懼、不安 更多的是一種「後悔」、「自責」。

悠長假期 - 隨想(2021/KW2)

IF

好不容易才過完整整三星期的「聖誕假期」。「好不容易」是正確的形容詞,因為這三星期的假期可不像以往的聖誕假期般,可以去外遊,可以去慕尼黑探望朋友、一起慶祝聖誕。來了德國十年,今年是除了第一年因為暴風、原本去 Ams 的航班被取消而被迫滯留慕尼黑之後、首個被困在家的聖誕。

我們每天度過名為日常的生活

Jhane

其實是一個個奇蹟的連續Design by Jhane Chou文後半段的成人描述,需要移駕至 Medium 觀看。一如往常,爸爸在禮拜日開車載我回租屋處。他說,當他起床看見昨晚用過的鍋碗還堆在流理台,為了家庭的和諧,他決定把那些鍋碗洗乾淨,免得有人起床看到雜亂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