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雅喆
周寅彰
maintainer
7 Followers
9 Articles

影評:從女性主義電影評論分析比較《孤味》與《血觀音》

Chhoà A-hâm

本文指出,男性角色的缺席並非「消失」,而是透過男性的失語、客體化,強調了他們的符號性意義,進一步輔助敘事深度。而女性角色的經驗或氣質被強調,不是為了鞏固刻板印象或者報復刻板印象,而是與傳統認識進行複雜的調情,。女性群像電影的崛起是一項挑戰,並非為了取代或報復男性凝視,而是提出一種具備包容性的超越,並要求觀眾施以更深度、更縝密、非二元的解讀,以真正成為電影文本的共同創造者。

【影評】《血觀音》求,得不到

Capsule

甚麼是觀音?觀音乃觀世音,即是觀世音菩薩,因其依修音聲法門而成道,達到耳根圓通,能傾聽萬法之聲,因此稱為「觀世音」。眾生只要一遇苦難,發聲祈願,觀音都可以尋聲聽聞,拯救眾生於苦難之中。所以在本片當中,到處可見苦難之眾生,有求升遷上位者、有求財源廣進者、有求姻緣者、有求真相大白者、也有求身體健康、長命百歲者,各式的苦難,觀音基本上都是有求必應,但卻忘了自己乃是一斷手觀音。「有求,卻得不到。」

血觀音

FWS

從血觀音人物的刻畫中,可以看得出在社會上、角色上有所隱喻。但我認為有幾個要點在人物的刻畫上彰顯得十分深刻。

《天橋上的魔術師》EP07~08|也許醒來是痛苦的,但作夢是不真實的!

Sunline

不要怕,有時候從惡夢中醒來只是因為我們學會了面對自己的恐懼!魔術是什麼呢?是在害怕及恐懼中生出了一點點勇氣拆穿它本身替自己製造出不同程度的騙局!

Back to All

【閱讀筆記】以記憶的魔術 召喚對於中華商場的鄉愁—《天橋上的魔術師》

WencheWu

2021年最具話題的台劇,或許就是改編自吳明益小說,由楊雅喆執導的作品《天橋上的魔術師》。在看劇的過程中,筆者重讀了一次小說,並深刻體會到戲劇改編後與書中內容的差異,及想像力被視覺化限縮帶來的落差感。不過電視劇本身,也因為涉及更多社會議題,而有其獨到之處。整體而言,小說是內斂的,電視劇則是外放的、更加符合的大眾口味的,而筆者還是建議先追完劇之後,再重新閱讀小說,或許會有比較不會互相干擾的體驗。

2

《天橋上的魔術師》EP05~06|我們都曾經在生命中等待魔術的出現,像等在惡夢中醒來的片刻!

Sunline

也許是因為我把《囧男孩》和《女朋友‧男朋友》都看了數次(至少各自都超過了五次以上),有點熟悉楊雅喆說故事的方式,常常在《天橋上的魔術師》看到非常清晰、屬於楊雅喆帶來的魔法,起初就像前面四集一樣,會有原著和改編重疊的影子,既不像吳明益,也不像楊雅喆,一直到五、六集的〈文鳥〉和〈影子...

《天橋上的魔術師》EP01~02|在那個娛樂缺乏的年代,我們在集體意識服從、反叛、彼此陪伴!

Sunline

回頭去看2012年讀《天橋上的魔術師》後寫下的文章,我幾乎沒有提到任何書的內容,反而提到了楊雅喆的《囧男孩》,如今再翻起吳明益的書和看了改編後的電視劇,感到某種意外的巧合。楊雅喆是個會說故事的人,特別是加進一點魔幻及童話的寓言,電視劇將吳明益的故事加進視覺的魔法,讓人一腳踩進時空...

1

小心翻閱

Timelyrain

我的時間感,就是我今天夜班,可是中華商場和那些台北,我有把握記的比誰都舊。我知道很多人在期待今晚有件事衷心拜託,就是請先不要暴雷,大家一起咀嚼到最後,我說的是最後的最後,不要貪新好好念舊如何?

《親愛的房客》:成人,還是成家?|複語術

周寅彰

在同志大遊行結束當天,到百老匯看《親愛的房客》。《房客》已經上映一週,加上《鬼滅之刃:無限列車》強勢來襲,讓我以為至少能挑到不錯的觀影位子。結果我買到最後兩席。奇摩電影劇照,圖片來源:https://movies.yahoo.com.tw/movieinfo_photos.html/id=107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