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30 Followers
62 Articles

一點點自由 —— 作柏林人一年(一)

Yidi

上週五晚上去了Gethsemane教堂。五點四十到的時候,看到陸陸續續身著黑衣的人走進去。門口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和一個年紀大一點的婦人在派時間表。我站在門口食了根菸,看看公告牌裡寫了什麼。身邊站著兩個舔著雪糕的遊客,也一起張望著。不知道為什麼圖片是躺著的教堂門口的耶穌像頭頂上寫著「FREIHEIT für die zu Unrecht Inhalftierten in der Türkei!...

1

加拿大移民局目標今年春季恢復聯邦技術工人類及CEC類抽籤

Lighthouse移民專家

加拿大移民部長Sean Fraser在最近的一次訪問中表示,移民部正在尋求對策,務求在本年春季恢復聯邦高技術類別的快速通道抽籤,當中包括:聯邦技術工人類(Federal Skilled Worker Program, FSWP)、加拿大經驗類(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 CEC)以及聯邦技工計劃(Federal Skilled Trades Program, FSTP)。

纽约生存清单历史文章归档

纽约生存清单

以下是截止2022.8.7日在纽约生存清单上发表过的博客文章,按文章类别归档。更多最新文章请见清单官网。

“湾区林生斌”背后的恶臭高华群体

沙田油条

“酱缸文化”一词,而在刚发生的“湾区林生斌”事件中,当事人Ning Y. (下图中的D的老公)可谓将酱缸文化发挥到了极致—— 硅谷高职,妻子骨灰扔前院,火速二婚,两个月怀孕,向前妻父母下驱逐令。这是几个令人咋舌的事件关键词。在当事人的官方回应中,Ning Y.

Back to All

芝加哥碎片|8.25.2019

是肿不是胖的肉骨头

照烧酱是两勺子蜂蜜,两勺子清酒,两勺子料酒,两勺子万字酱油,慢慢熬出来的。“你看他,怎么老学印度口音?”这个中年男人为难地说道。他是第一代移民。在国内打拼了几年去了美国,山东人,有两个儿子,都在地上爬。喵娃是个爱笑,爬上爬下的4岁小男孩,单眼皮像他的父亲,这个我一直在微信朋友圈上了解的男人。

胜利大逃亡-留学经历

思芦

在国内读研究生,正赶上了当时的自费留学热。我们把这个上面层层设阻,下面层层突破的过程,戏称为胜利大逃亡。

留学生活杂绪5

陳逸卿

英国诗人泰德修斯有一句话我很喜欢:唯一的准则,是全心投入,是无视恐惧,不怕被人伤害,无论是揭短还是羞辱。人会后悔的只有一件事,便是活的不够勇敢。

山那边是海吗|谈谈留学如何影响我的人生

斯汀的事务所

人的生命有无限可能,你可以在国外生活中得到确认。这种确认非常重要,会持续滋养你的生命,你会知道你拥有了一层盔甲,这层盔甲会保护你不被周围人同化,因为我见过,并且亲身参与过

三明治

Arielsakura

同样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韩国的女权主义大本营——梨花女大

whew的韩国观察日记

梨花女大学生在面试时被询问是不是女权主义者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我甚至听说,已经剪了短发的梨花女大学生,为了顺利就业只好再把头发留长。

1

留学生的抉择

秋风醉了

中国留学生和其他国家留学生毕业后的抉择是什么呢?屁股决定脑袋罢了。

不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陳逸卿

被定义的坏有很多,可是最近这段时间我好像突然间不知道什么是坏,所以我开始讨厌被人称作好人。

德国悲伤

大量甜品

每到晚上,独自在房间的时候,浑身都是黏稠的悲伤。我一直尝试寻找出口,寻找排空的机会,但是就像是刻进生物钟里似的,悲伤成为我来德国三周后生活的一部分。游泳课或者爵士舞课,这些几乎没有亚洲人会参与的体育课上,我是其中唯一的亚洲人或者唯一的男生。

孤独罐头,过期仍可食用

Vivian阿威

9月17日,我打开据说将在9月21号过期的牛奶,尝到了一股浓烈的酸味。

留学生活杂绪4

陳逸卿

我所一直探求的,无非就是一种天真,而不是抹杀复杂性的幼稚,而是澄澈地映照世界,明辨是非。明明白白地。

留学生活杂绪3

陳逸卿

他说在凌晨3点钟在研究史里泡上一杯劣质咖啡,揉揉困乏动弹不得的双眼,用指尖最后一点力气把刚刚修改完的稿子点击保存,然后关掉电脑,手里端着杯子走到阳台上,看着死寂一片的学校,一个人都没有。

来港第八日

日落时分的部队

一个普通大陆人的一点点感想罢了...

一穷二白

陳逸卿

“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好人。

留学生活杂绪2

陳逸卿

别人种麦子 我种玫瑰 我要浪漫 我不要命”

每一個低谷,都是登峰的序幕

Stella

放棄很吸引人,背起包包搭上飛機,什麼都可以不要管了,但是,同時把各種可能性也拋下了,所以每一次炸鍋的時候,我都告訴自己,可以放棄,但是再等一下。就這樣,被生活擊敗,坐在地上生悶氣,最後再站起來,無限循環個三年,課程終於唸完了,每一次的再等一下,帶著我穿過了那些低谷。

1

海外党如何快帆回国加速看朱一龙、童瑶《叛逆者》?

GoinCN海外回国加速器

《叛逆者》是由周游执导,朱一龙、童瑶、王志文、王阳、朱珠领衔主演,李强、张子贤、姚安濂主演,袁文康、代旭友情出演的年代谍战剧 该剧于2021年在央视八套播出,并在爱奇艺同步播出海外党如何快帆回国加速看朱一龙、童瑶《叛逆者》?1936年,年轻的复兴社干部训练班学员林楠笙,被复兴社特务处上海区区长陈默群带往上海。

对话“海废” : 在这割裂的时代,我们就好像双面特务|围炉 · HKU

围炉weiluflame

2020可以说是中国留学史上最为艰难的一年。首先是疫情初期的Asian Hate,留学生们身处异乡,面对外国政府松散的防疫政策无能为力。再到中国民航局推出的“五个一”政策,使得回家的路如履薄冰。接踵而来的是国外在疫情之下的政治和民生危机,乔治·弗洛伊德事件让本来稍有松懈的留学生们再次被强迫关在家中。

2

中国国际留学生‘支持率’大幅上升

sabotagelg

昨晚本来想隔绝matters 一周的时间了,今天刷推看到一张图,就忍不住过来做记录。毕竟,在其他地方说的‘警世恒言’,很快就忘了,这里我可以当做一快自留地,或者日记本。最新的一项皮尤(pew research)的调查(里面每一列数据都值得思考)支持限制中国来美留学生的比率大幅上升。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第三彈)

津轻海峡

從事寫作(無論是學術寫作還是文學創作)的人大都有一種難以為外人道也的苦惱,这就是时常會覺得文思凝塞,即i英文世界所謂的writer's block,寫手腦迴路堵塞,寫不出東西來,不知道寫什麼好。謝天謝地,感謝網路,現在的寫手在感覺文思凝澀或堵塞的時候可以藉助網路打開自己的思路。

1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第二彈)

津轻海峡

前文說在這網路時代,寫手需要充分利用網路的互動性來探尋新的寫作方式,探尋新的話題和言說,並說希望新年心想事成,拋磚引玉成功,拋出更大的磚引會來更大的玉。謝天謝地,承蒙網友【伙们】熱心積極配合,果然拋給我一塊更大的玉,讓我可以用來繼續打磨我的文學寫作技巧。

1

我的挪威室友(三)

卡卡

大胡子是众多室友中对我最好奇的人,他总爱跟我聊天,问我很多关于中国的问题。譬如,他问,为什么在中国有人跌倒了不去扶呢?我跟他说,这只是个例,我们在看视频不能将它推至整个中国,中国太大了,太复杂了,不排除有人不敢扶。反正,诸如此类的问题。当我告诉他,刚到挪威时,坐火车和公交,我坐在...

我的挪威室友(二)

卡卡

续上一篇《我的挪威室友(一)》,或许分成一二三四等等,看起来没什么逻辑,确实没有什么逻辑,完全由个人时间和喜好,写到哪里算哪里。在挪威,首付也成为年轻人卖房子的障碍吧,大胡子说,自己租了十多年的房子,每个月交五千多克朗的房租,最后房子还不是自己的,所以他很迫切想买房子。

我的挪威室友(一)

卡卡

这一系列的日记将写写今年一月到三月份,我在挪威当交换生所认识的挪威室友,希望通过写出这些人和事来供大家窥探挪威社会,或者更广阔的北欧。我在挪威交换时住进了学校的宿舍,据说,当国际生申请学校宿舍时,总会有优先权。这点与中国也蛮像的。那是14人的flat,每个人有独立的房间和厕所,但是共用厨房、饭厅和客厅。

在日本合宿考驾照的经历

Wendylee

在9月初的时候,参加了内定公司的座谈会,前辈们再三强调了驾照的重要性。我看了一眼日历,现在还是日本暑假,10月一到秋学期就开始了,我又要疯狂忙起来了。一拍脑门,好吧,我就趁着暑假去把驾照考下来吧!下定决定我就赶紧上网搜集信息,结果发现因为疫情的原因好多以前做合宿的驾校都取消了课程,要不然就是暂时不接收外国人之类的。

欧美教育为什么吸引中国人?

津轻海峡

导语:将近十年前写出的一篇文扔到不知哪里去了,没有再回头看。前天无意中找到,一看,发现这旧文不但没有失效,反而是时效性更强了。写手由此感到骄傲。此文发表一年之后被屏蔽的遭遇证明其时效性比预想的还强,至少在中国大陆当局眼中。在当今这个摩登时代或后摩登时代,一提到“村”,许多人会立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