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8 Followers
42 Articles

725 杨海鹏微博救妻案

野兽爱智慧

野兽按:前几日,从朋友圈得知杨海鹏(1967年5月8日-2022年6月29日)去世的消息。當年有在微博上關注他的救妻案,還和他互相關注了,也聊過幾句話。2012年他的微博被永封了,他轉世多次,不屈不饒。2015年,我的微博也被永封了,遠離了微博這個鬥獸場。

在中国,有一个人,他死后变成了网络大V。这是世界新闻传播史上的奇迹。

紫藤花开讲故事

甚至有些人,半夜睡不着觉就来给他留言的,都是失眠,难过,无助的人们。深夜往往是人最孤独的时候,黑夜里他们想起了他,好像他能照进光明。1979年有一首诗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很多年过去了,这个地球上,长着黑色眼珠子的人们,依旧还在黑夜的被窝里偷偷寻找光明。

邊境濁酒路邊攤

轉載#24 微博强制公开用户IP属地信息被诉至法院

戰地島民KMnese

「新褲子」樂隊成員龐寬「自我隔離」藝術展引起中國網民共鳴

梁景鴻

「你在看龐寬,其實龐寬的生活狀態就是當下你的狀態。」

Back to All

上海封城三周堅持清零 網上流行「潤(run)學」「上海逝者」再被傳至區塊鏈

王芊

解封之日何時到?上海居民問了這條問題一遍又一遍。他們不滿的輿輪被封殺,改個說法繼續表達;官方不公佈的消息和個案,民間用力量記錄再整合。上海封城期間這場民間輿論和官方說法的角力正全面展開。

[转载]Lee17ng|我很担心“微博显示IP”这事儿是一场“全民猎巫”的开始

北方

我其实很担心显示IP这事儿是一场“全民猎巫”的开始。

【中國】 上海「精準抗疫」封城 民間怨聲載道、謠言四起?

王芊

上海堪稱中國最「現代化」的城市,但面對疫情來襲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 除了官方媒體報道政府如何急切新建投用了一批方艙醫院,甚至防疫人如何將全市全員核酸檢測工作做到「不漏一戶、不落一人」,上海民間還出現了集體異議。 網上表達不滿的輿論,謠言滿天飛,上海政府在疫情下面對怎樣的民怨?

国足路在何方

逍遥叹

早安,我来分享了,最近小品演员巩汉林和职业运动员冯潇霆在网上吵的不可开交,本来这两者八辈子都不会有交集的人却因为国足菜的程度而进行强烈辩论,那么我们一起来看看吧。图文来自网络 事件的源头是巩老师在网上说国足球员高薪低能,球都不会进还拿那么多工资,为了证明自己是老球迷还拿出一个20...

微博上的加密观点 - 0316

orangeApp

1 地方财政收入来自税收,是垄断性的收入,如果背后的融资方是一个无融资约束的实体,或者是个主权垄断实体,那么企业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证自己在这个信用货币的闭环里能有足够的话语权。Mikko问,那现在企业有什么risk?最大的risk是narrative risk。

我再一次离开了微博

鹏鹏

因为疫情回到了微博,那时候是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我在微博里认识了很多很有趣的人和事,但是审核和炸号最终还是让我离开了这里。更出乎我的意料的是这片废文没通过公众号的审核,真是自宫还得比比谁下手更干净。

微博上的加密观点- 0308

orangeApp

微博上的加密观点

微博加密观点摘录

orangeApp

记录微博关于加密的观点

走走晚報:15條網友留言精選:李靚蕾王力宏事件中的我們

世界走走 seh seh

女性不再那麼被動和孤立,她們能發聲,能被看到,並且能被理解。

1

如何替代豆瓣?

游虫斜会

铡刀坠下,豆瓣可能会死,形在神灭。对一些用户来说,豆瓣是很难替代的;但豆瓣是可被替代的。究其根本,豆瓣的核心服务有三个:标记评论、小组论坛和社交;其它比如 FM、同城、市集、日记(博客)等非核心服务很容易找到替代品。对于标记评论和社交,现在都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分布式替代服务。

2

走走晚報:習近平的大整改時代 「新中國」生活娛樂千瘡百孔

世界走走 seh seh

「社會主義」的鐵拳迅速重擊每一個被認為「有害」的群體與領域上,反應快的民眾已經發現生活娛樂的原貌千瘡百孔,一拳一肉都在塑造習近平心中的「新中國」。

《微利博斯》最后一章(节选)

MohenJodaro

存不存在爱不爱模仿复制重要性可替代

飯圈,毒圈?飯圈文化之於ao3事件

金主妹妹

上一篇我們談到天朝演藝圈的各種名詞,今天我們來聊聊「飯圈文化」。飯圈文化對AO3事件的爆發、延燒有直接的影響,但如果沒有關注天朝演藝圈可能相對不了解它的生態,因此我們選了幾個天朝飯圈文化的特點,希望能讓大家快速認識它的構成。

今日笑果

咯噔咯噔

封號,輿論控制也管不住的"陰陽怪氣",大家其實心裡都明明白白,沒有人真傻

天朝演藝圈的100個名詞解釋

金主妹妹

天朝:天朝是歷史上對中國的代稱。因應現在中國、大陸、中國大陸都帶有不同的政治立場,所以我們將用「天朝」這個古名來代替CHINA。在這篇,我們將會解釋在了解2020年2月27日所發生的 ao3事件(又稱為肖戰事件)所需知道的追星名詞!我們將分使用平台、日常用語、粉絲種類、耽美與耽改的觀念澄清

吐槽“雷文吐槽中心”

默默写

早上八点钟,刚刚睡醒睁开眼想要刷刷手机,发现我的文章被投到了雷文吐槽中心(⚠r18预警)讲一下事件经过和我对互联网批斗场的思考。

我来说说我炸过的微博账号吧。

吕摸鱼

我来说说我炸过的微博账号吧。反正今晚有烟,我不会那么快睡着。我第一次炸号是在2016年,雷洋案,我写了一首在现在看来有些过度戏剧化、很有煽动性的小诗,那时的愤怒是不可被轻易缓解的,我被喝了茶,被房东请出了住的地方,家人接到了警察的电话。那个号叫什么我忘了,我在推特上联系到了艾未未,我说我很害怕,他说他很担心我。

第十二个微博账号炸号以后。

吕摸鱼

我是啥也没说。我已经很久不用那个号发原创微博了。我要复吸了。绝佳的借口。我自己下楼买烟了。通常我会跟微博上认识的一个女孩一起视频下楼买,她那边这个时间是下午。不过之前会晚一点,大概在零点以后,她这个时间在给别人上课。所以今天我一个人下楼买烟,只好跟你说话了。

562 140字的中国:2011微博十大事件|财经文摘

野兽爱智慧

野兽按:今早写文推介郭玉闪时,发现了只存在了十七期的传知行学术通讯,在2011年第七期,也是最后一期上看到编者手记提到:本期我们特别制作了特稿一栏,以对在 7•23 动车追尾事故中不幸遇难的人们再次致以哀思。我所研究员刘志为动车大难撰写的专门评论, 在媒体禁令中最后无法发表,本通讯特为刊出,只为一个质问。

航通社的朋友们

社交网络“去中心化”消亡史

lishuhang

2

亡人类

hardmetal

微博上一个拥有超过三百万粉丝的大V赵盛烨发了一篇“亡人类”文章,标题是《必要时毁灭世界》。文章中说只要美国铁了心的与中国对抗,中国大不了就带着全人类一起走向毁灭。赵盛烨还列举了几条毁灭全人类的方法:1、在太平洋引爆装满核弹头的核潜艇,巨浪可超过2000米,将淹没除了青藏高原以外的...

新媒体幻想破灭后——媒体人如何回应新时代?

多数派Masses

“新媒体”是依托互联网技术而生的媒体形态,对传统主流媒体失望的人们曾对它憧憬:互联网技术可以打破信息传递的结构,诞生更民主、更双向互动的媒体形态,最终改变社会。在有些国家地区,社交媒体甚至是公民抗争的动员工具,华尔街运动、阿拉伯之春大家都略略听过。

我为什么离开了微博

丰南

昨天同学聚会,有个同学说,她想转专业到新闻学。她说,她现在获取信息的渠道只能依靠微博。如果没有微博,她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在我看来,仅仅通过微博来获取信息,其实是远远不够的。对于我而言,获取信息的渠道是多种多样的,微博只是其中一种,但绝不是唯一一种。

Desmos 區塊鏈 - Desmos 的前世今生及最新動態 ( 2020 年 3 月 )

Desmos

原文作者:Laura Nori / 編譯者:@Shilin@Terence 的前言: 在 2017 年進入區塊鏈之前,我與合夥人已在互聯網領域創業了合共 20 年,尤其專注於網絡營銷及社交媒體營銷方面的技術及設計專案,我們的客戶包羅萬有,從個人到中小微企業,到非牟利機構、教育機構以至政府組織。

牺牲品 | 被历史洪流裹挟的沙子

胡革革

高中某日,在新闻上看到一则教育改革政策的消息,脑子里突然冒出“牺牲品”三个字,因为无论未来那个庞大大物走向哪里,我们这代人只不过是实验品、牺牲品。在我们眼前被不断描述美化的那句「现在你们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以前……(多么不好)」。我在局域网的历史里追问「以前到底多么不好?

用无私口径收割人头 论中国宣传式俘虏观众

削肩企鹅

武汉肺炎起始至今的一月内,在这场逐步瘫痪人口、城市及言论的双维灾难中,中国宣传部背靠政党桅樯,引导官方媒体*以吊诡的把戏,透明的代码,以及拙劣的文字,游走抽离在这场浩劫之中。它们是胡狼,拣雄狮吃剩的人头残肢,这不仅是上级赋予他们的宣传要求,也是他们存在的根本目的,直到人民发现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