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6 Followers
13 Articles

在世俗威权与神权民主之间—有感于埃及革命

追寻意义

埃及7月4日发生政变,军方宣布民选总统穆尔西下台,总统职权暂由宪法法院院长代任。这是自2011年军方倒戈总统穆巴拉克以来,军方第二次推翻政府,而且推翻的是一个民选的政府。对于这条新闻,国内有些人幸灾乐祸,觉得这是民主化后埃及政治混乱的表征之一;有些人则表示对伊斯兰世界的民主表示悲...

走走晚報:教宗的懺悔之旅

世界走走 seh seh

0726晚報

周軼君:從中國到埃及:遇到何偉—— 關於變革與專注

大家備份

2014-06-10*埃及總統選舉的時候,不在首都開羅,而是從近300公里外的村鎮報道,是一件非常「何偉」的事情。一如他中國故事的成名作《江城》,地點不在北京上海,而是四川涪陵,所有重要的政治事件,只在小城凡人背後若隱若現。

周軼君:誰偷走了埃及人民的革命?

大家備份

2014-05-31*2005年吉妮到埃及內政部換護照,「通路子」花了50埃鎊。今年她又去了一次,回來忿忿:「漲到200鎊了!」撇去埃鎊貶值因素,政府部門還是那麼腐敗,還是那麼讓人生氣。推翻穆巴拉克三年了,吉妮說一切變得更糟。

Back to All

周軼君:那麼遠,這麼近的中東—— 從埃及說開去

大家備份

2013-08-22*1908年「青年土耳其黨人」(Young Turks)推翻帝制,奧斯曼泱泱帝國走向君主立憲。消息傳到日本,戊戌變法失敗後流亡東京的梁啓超興奮不已,揮筆寫下《少年中國說》。

邵建:民主的危機

大家備份

2013-07-05*「本土政改的路線圖應當是憲政優先而民主殿後。」

邵建:民主的危機—— 震蕩中的埃及

大家備份

2013-08-18*民主勝利了,自由受威脅;究其緣由,是保障自由的憲政先天性缺席。埃及留給我們的教訓是,一個既無民主也無憲政的國家,它的政治轉型,如果不是憲政優先而是民主優先,那驟然而至的民主,不但因憲政的闕失,使自身變形為「民主的專制」,並且勢必造成持續性的民主的震蕩。

周軼君:血染的博弈—— 埃及觀察

大家備份

2013-08-20*經歷十八天生死與共,瓦立德和穆罕默德成了至交。我問:「畢竟你們政見不同,將來會不會再次成為敵人?」瓦立德很有信心,說至少找到共同語言,那就是對話。就算回到各自陣營,對話也會繼續下去。穆罕默德說,不同陣營的人見面,才知道溝通的重要,「今後,埃及不再只有一個聲音」。

敘利亞終局之戰 美國為什麼注定要輸

孫迦陵

2021年5月26日,敘利亞舉行總統大選,約78.6%的民眾參與投票,現任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則以95.19%的高得票率無懸念連任,開始其第四個7年任期。有鑑於阿薩德家族掌權敘利亞40年的深厚根基,這場選舉的結果早在投票前便已注定。

論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化

包修平

一、前言 阿拉伯世界長期被視為民主的化外之地。當許多國家在後冷戰時期經歷民主化的進程時,絕大多數的阿拉伯國家仍是維持著威權治理(Authoritarianism)的模式。依據2019年英國經濟學人的全球民主化指標,除突尼西亞及摩洛哥勉強達到民主國家的標準,其他阿拉伯國家皆處於威權治理的模式。

民族主义瘟疫?—读《征服与革命中的阿拉伯人:1516年至今》

不得闲

人群的自我认知是可以改变现实的。奥斯曼帝国治下,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可以和平相处。但当民族主义瘟疫传播到中东后,土耳其人变成了土耳其民族,阿拉伯人变成了阿拉伯民族,本来可以和平相处的瞬间变的如同死仇。西方开创的现代化把其他地区拉进了西方为中心的世界史里,现代化成了唯一正确的出路,民...

[喝咖啡聊音樂] 荒漠甘泉(Anouar Brahem Trio:Astrakan Café)

嵐音社

不知道大家對「Oud」(烏德琴)有無印象?這個從中東遠古時期就出現的樂器,千古以來,訴說著沙漠中諸多民族的辛酸血淚。我第一次聽到「Oud」演奏,竟然是在1997年伍思凱的專輯《舞月光》當中聽到的。在專輯一開始的〈希臘之旅-序曲〉,由「Oud」獨奏散發出悠悠情感,那時我就覺得這是張不簡單的專輯,雖然那時候我才高中二年級。

现代阿拉伯语及其方言在阿拉伯地区的使用情况​(上)

asabur

大家好,我是Asabur,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之前无论是在国内投稿,尝试写点文章,最后都会石沉大海,没想到在这里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收到了这么多的期待,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美国国防部针对1月3日伊拉克巴格达机场的空袭声明中证实,伊朗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领导人卡西姆·苏莱曼尼将军在美军袭击中遇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