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ex天地
PoppelYang
maintainer
30 Followers
14 Articles

我在我的幼兒園裡廢墟探險

StephenYeong

重新发现童年。

3

《Soviet Cities》摄影集介绍及短评

PoppelYang

一个俄罗斯80后游览后苏联城市的记录。

3

[愛吃鬼研習社]河谷濕地的野餐

桐生茂豫

芬-斯露 (Finn Slough ) ,一個從上世紀就沉睡至今的小社區,1880 年它悄然的從菲沙河(Fraser River )邊的惠特沃斯島 (Whitworth Island) 沼澤地誕生,遙望著列治文市(Richmond)南面,當時以採礦和伐木為業的芬蘭移民在這塊貧瘠的...

1

人人向往柏林 一种毫无目的地漫游

短腿長褲

2020年2月因公出差在柏林逗留了几天,今日友人捎来喜讯说自己在柏林找到工作,为她感到高兴之余,也察觉到这份喜悦源自一份对柏林的向往,能在一个向往的城市工作啊~ 人人都向往柏林其实对于一个短暂逗留的旅人来说,没有足够情感厚度来说这句话,然而在那儿之前,我压根不知道人人向往柏林,无...

Back to All

騰格里信仰與伊斯蘭教的融合—阿爾斯坦巴巴(Arystan Baba)陵墓

廖珮岑

突厥、騰格里與蘇菲伊斯蘭教 (2)車子一個轉彎駛離主要道路,路邊的英文指標寫著:Otrar。奧特拉(Otrar)是中亞地區重要河流錫爾河流經的綠洲城市,是古代絲綢之路其中一個站點,如今已經沒落。這個城鎮除了是古絲路的驛站外,同時也是中亞草原定居社會與遊牧民族的分界點,是民族衝突之地,但同樣也是文化交會融合之地。

北京地摊人间:摇摆的生活

Xiaohui

2020年6月4日,北京,一位水果店老板准备出摊。6月,北京的一个夏夜,已经是晚上9点,气温还徘徊在30度附近。穿着白色T恤的高中男生窘迫地低下头,喃喃自语着,“没有钱,又很闲,不知道做什么能赚钱”。五分钟前,我们经过的地方,一个摆摊的男生和包围他的20多名城管发生了争执,推搡中,男生大声喊,“你就说我是不是第一次”。

1

一場恐怖的探險

可倪

大學的時候,最愛跟著同學一起到處夜衝、探險。那時我住在學校旁的小套房,因為附近也就只有我們那一所大學,所以同一棟大樓裡住的都是認識的人。我最好的朋友H也就住在我家隔壁。我們兩個平常沒事就喜歡串串門子,有什麼好玩的也都不會落下對方。安是我的學弟,即使他已經轉學到其他地方了,我們感情...

宁扬游—荒烟野蔓中的残垣废墟

微醺时刻

陵墓上供奉灵位祭祀亡灵的大殿,通常叫做“享殿”。明孝陵的地面建筑中最为重要的祭祀殿堂“孝陵殿”,也即是享殿,早已被毁。据说那是太平天国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毁于战火。在阔大壮观的台基上,现今能见到的只是一座小小的三开间殿堂,让人觉得像是一个胖大和尚的身躯上长着一个小瘦猴的头,很不相称。

颓城之冬的职工宿舍

PoppelYang

这是以前我放学回家等公交车时总能看见的一栋居民楼,上次返乡时路过,随拍了几张。以前放学回家的时候可以选择坐两条不同线路的公交车回家:如果交通不是太堵的话,第一条线路从学校开到我家附近的站只需要15分钟左右;另一条线路因为车开得比较绕,所以需要半小时才能到家,我称其为“漫游号”。

1

颓城之冬的巴洛克废墟

PoppelYang

2017年立冬,我暂时返回了家乡。我时常抱怨现居地海洋性气候潮湿、多雨的冬天,总是跟别人念叨我的家乡那晴朗、干燥并有雪花点缀的温带大陆性冬天。可当亲身回来体验时,却被西伯利亚的寒流冻得瑟瑟发抖,心中暗暗骂娘。这一天,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来到哈尔滨市道外区这个有着丰富历史的城区探索了一下。

1

瘟疫下的城市隨攝

Horry

經過四月一輪從外地輸入的感染浪潮後,香港近期的肺炎感染數字終於降至個位數甚至見零,在全球各國先後被肺炎攻陷的情況下,香港這邊的抗疫防線暫時仍力保不失實屬不易。隨著感染數字下降,加上適逢四月先後有四天連假(四月中的復活節、和四月底五月初的佛誕及五一勞動節),不少坐困家中多時的香港人已按奈不住紛紛外出「放風」。

夜探希茨海尔斯德军地堡群

PoppelYang

几年前的一次圣诞节假期,我和好友K君从瑞典南部坐火车出发,途径丹麦转船去挪威的卑尔根。K君一手操办了本次旅途的行程计划,当时我们为了省钱就坐了夜车,于半夜3、4点在丹麦北部的航运枢纽希茨海尔斯镇(Hirtshals)下了车,而去卑尔根的船要九点钟才开,于是我们俩就在这个离最近的麦...

瘟疫下的城市漫遊

Horry

某程度因為肺炎的關係,這個月我多了去一些自認為「冷門」的地方探索一下(實情是以往自己又懶又脫節沒留意市內的不同地方),不經意間看到這個城市的不同面貌,而這段非常時期也令自己對這個城市有了不一樣的觀感,在漫遊的同時也讓自己短暫地從瘟疫的陰霾中釋懷一下。

Dérive| 苏特罗海水浴场的遗存废墟(一)

Tanukipoko

大家好,我开了新的栏目!想了很久也找不到合适的名字,最后决定用法语单词Dérive来命名,原本是Guy Debord提出的理论,意为“在没有计划的城市与地理的行程里,让自己陷入其中的情境和故事之中”,后来也引申出出游并调研的意味。希望各位也能沉浸其中:) 一月初,我来到旧金山市游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