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遊民
斯汀的事务所
maintainer
9 Followers
17 Articles

数字游民是如何赚钱的?

范米索

说我“捞女”,我就说怎么“捞”

1
讀寫咖啡角

從白領到斜槓再到遊民

陶樂思

並不表示我已經成功到達終點。這只是我想走的路線,並且願意邊學邊走。本篇除了談個人理想之外,也分享我在作前期準備過程中找到的學習資源。

1

成为数字游民的代价

范米索

数字游民劝退篇

讀寫咖啡角

縱然小步挪移也要向前邁進(邁向數字遊民生活的計劃)

陶樂思

只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前行,但每走一步就離目標更近一點

Back to All
讀寫咖啡角

視障人士能當數碼遊民嗎?

陶樂思

其實也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以不同的方法做到同一件事情的問題。掌握方法,鼓起勇氣才是重要。

1

與『数字游民部落』的原作者 Jarod 的一番討論

wxy

這位『数字游民部落』的原作者 Jarod Zhang, 實在是氣量很小,其實其大部分觀點我都贊同,但進了它的 Discord 跟它提個建議,竟然被封號踢出處理,給文章留言也都不分緣由全刪除;那不歡迎人就早說嘛,你的地盤你當然有權力刪貼封號、並且是不透明、無規則的刪帖,但是就不要那麼僞善地說歡迎加入

個人成長 | 邊工作邊旅行,拿起背包當個數位遊民

kanic.psi

數位遊民 Digital Nomad ,有人也稱他們做數位遊牧民族。這個詞語在國外已經流行了一段時間,而最近也因為疫情的關係,讓大家對於不同的工作型態有更深的了解,包括遙距工作或是像今天要聊的主題 – 數位遊民。

[網賺]TimeStope使時間變為區塊鏈,早期加入獲取更多遺失的時間。永不浪費/手機挖礦

jamey777

有想過把睡覺時間轉變為真實貨幣嗎?  在未來可能會實現。 今天來介紹TIMESTOPE這是由韓國團隊在前年10月所開發的手機應用程式。 在眾多手機加密貨幣應用中,Timestope 在其中也是佼佼者

趕走咖啡店內的數位民族,不一定是好事?

一隻儀仔

你有沒有看過咖啡店都充滿著「在溫習的學生」或者「開著電腦工作的自由工作者」?一直以來,咖啡店都是人們的「第三空間」。最近,有人研究「咖啡店」與這些「咖啡店工作者」的互助關係,一起來看看他們可以如何互助吧!「咖啡店」與「咖啡店工作者」可以如何互助?

BigBoys 科技與生活周刊(第1期):世界正在改變

bigboys

本周分享 為什麼你可以不讀大學?阮一峰 作者帶出對在互聯網世代對是否一定要讀大學帶出反思。在知識上,互聯網時代知識開放及流通,學習知識已不局限於大學,在資訊科技範疇尤其明顯。在經濟上,現實是藍領技術工人的工資正在上升,但大學生的工資處於停滯,再花費4年時間由0開始,將不利於你的收入及資本累積,還要背上學貸。

不要叫我Digital Nomad!被濫用的數位遊牧夢想

tsainei開著家流浪

在清邁的咖啡廳或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裡經常看到男男女女一臉認真地在使用電腦。你可能發現哪個男孩或女孩很吸引人,想去搭訕。你湊過去,問:「你在電腦上忙什麼呢?」 要是那個人沒有社交障礙,其實不少人很害羞,看到帥哥/美女可能就開不了口。

邊工作邊流浪跟你想象的不一樣!數位遊牧者的6個煩惱。

tsainei開著家流浪

「像你這樣願意一邊工作一邊旅行的亞洲女生很稀有!你老公真是幸運。」在朋友的聚會上認識一個和華衞一樣在世界各地遊歷的軟體工程師,他感慨又羨慕地說。他喜歡的女孩子(他偏好亞洲的女生),總是寧願待在自己的國家過著平穩的生活,也不願和他雲遊四海,即使他會照顧她也不願意。

「12 個月 12 個新創」的前世今生:荷蘭青年 Pieter Levels ,用創業直擊內心的恐懼

喬喬

2014年,一位當時只有 28 歲的荷蘭青年發下豪語,說要在 12 個月內打造 12 個新創( 12 Startups in 12 months )。這段豪語隨即引來媒體的關注,往後幾年「XX 月內完成 XX 件事」如雨後春筍般不停冒出,許多工程師、創業者紛紛效仿開始自我挑戰。而這位荷蘭青年 Pieter Levels 爾後則因為 12 新創中的其中一個產品「 Nomad List」(...

Grant opportunity: A letter from Paul Salopek

im

Hi Everyone,A novelty: For once, I’m not soliciting money to keep long-form immersive journalism alive—instead, I’m helping give money away to do the same.Th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has just...

此時此刻,一個行走者

im

從2013年開始, 普利策獎獲得者Paul Salopek 就開始了一個新的生活歷程:他打算用7年時間走過人類遷徙的最長路線,從非洲走到南美洲。 沒錯,徒步行走。這段奇妙的旅程從此開始,從Ethiopia 出發,他目前的坐標在巴基斯坦的 #Lahore。 隨着關注的增加,以及·國家地理·的加入,這個行走計劃變成了“走出伊甸園”。 Salopek...

我是個數字遊民,AMA

Andy

00:42——謝謝大家討論,我先撤了,有問題歡迎繼續留言:)大家好,我是Matters的工程師Andy(有bug請@我)。過去兩年,我住過二三十個地方,短的一週,長的一兩個月,路上一直在互聯網上遠程工作。好像是個奇怪的活法,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來聊聊。一、緣起第一次聽到「邊走邊工作」這個概念,大約是2015年,當時WordPress創始人Matt...

【今晚十點 在線問答】Andy:人生可以多「簡單」?我的數位遊民生活

ExMattersAMAhost

數位經濟對現代人生活型態帶來最大的改變之一,是促進了「彈性化」。在大多數時候,這三個字實際上是負面的現象表述,但彈性工作、自由工作在網路科技產業的代言下,的確產生了某種令人昡目的美感,成為生活風格的號召。無論有沒有固定雇主,在家工作、遠端工作、移動辦公室、……等大同小異的日常作息型態,變成愈來愈多工作人實際可以選擇(甚至必須接受)的方案,於是乎我們慢慢習慣了把「自由」當成是工作時間裡「在可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