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昔
viner
maintainer
3 Followers
4 Articles

《虛構的隨筆》№.49 寫給YM

歐陽風

妳一走,我就恍如《白馬嘯西風》裡的李文秀迷失於暴風雪中。雖無大礙,畢竟元氣大傷。而魚雁自此只往不返。

書評•評書之「通勤快讀」|當舊愛與新的自己相遇——昆德拉早年短篇

MaryVentura

【「通勤快讀」是我創建的新標籤——通勤路上的快讀短篇。】 從他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開始,米蘭•昆德拉這位流亡作家就成了一代人自由與「性啟蒙」的文學大師。二八年華的少男少女們也有些不去讀都市言情的,卻在昆德拉的文字與政治裡尋得了些許的自由和放縱。

我的爷爷(1)

wllilerjim

我的爷爷,在我的记忆里是模糊的,甚至什么都没有。人们常说,小孩的记忆,要在三岁的时候才会有,在这之前,是没有记忆的。而我的爷爷在我几个月大时便去世了。关于他的画像是根据父母们,还有自己身边的亲戚,以及自己的幻想,逐渐勾勒拼凑出来的。爷爷很高,身材挺拔壮硕,曾经是一位铁匠。

地下铁•三 银杏色

Albert

“大学,就像一个大染缸,进入大学的人都会被染成各种不同或相同的颜色。”“可不可以不被染色?”“不可以,不然,大学就不叫大染缸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成为一种颜色,秋天的银杏色。金黄色的,明丽而不耀眼,似朝阳又宛如皓月。”两年前刚上大学,和长一级的朋友或是学长、学姐的对话,偶然在日记本中发现的。记得那时,也是银杏叶飘落的季节。流光容易把人抛,总是来不及细细咀嚼细枝末节的滋味,便已是风流云散...

Back to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