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一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4 Followers
8 Articles

台湾人悲情和苦难的泪水

船头看花

1945年8月15日,台湾岛上的普通民众前一秒还在聆听天皇的终战诏书,并沉浸在战败投降的情绪中,下一秒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来是胜利者而不是需要被惩罚的战败者!心情立刻就多云转晴,并开始切换角色为抗战胜利而奔走相告——虽然不可思议,但这一幕却真实发生过!

对”不问是非的大一统支持者“言论的回应

素朴

我们汉人好好想想,我们对维族使用的这些暴力措施给维族人带来了多少苦难,路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事情已经做到了这这么绝的程度,我们汉人真能用一句“为了祖国统一”来为自己的暴力行为做合理化解释吗?暴力的欢愉只会带来更加暴力的报复。

为何生活中有的人不认同我的思想与观点

最后的避难所

世界上没有两片树叶是完全相同的。这句话同样可以套用在对人类思想的归纳中进行运用,也就是:世界上没有两个人的思想是完全相同的。生理构造、生活环境、人生经历的不同,影响了每个个体的思想,思想如同错综复杂的“叶脉”,无限往边缘结界处延伸生长,发展出每个人独特的“毛细脉络”。但在另一点上,我并不认为每一个人的思想“主脉络”都有特别巨大的区别,思想的“主干”是有迹可循的,是有一定程度的共同性与规律的。

(译文)德国二次统一:年轻德国人追寻他们的东部血缘

Even

译者注: 近现代史意义上,德国有过两次统一:第一次是19世纪末,在俾斯麦的主导下通过普丹、普奥、普法三次战役,以普鲁士为实体统一了所有德意志邦国;第二次是在 1990 年东德剧变中,因二战后被苏联、美国分别占领并建立的民主德国(东德)和联邦德国(西德),以前者并入后者的方式实现了统一。

Back to All

印地语能统一印度吗?

王立秋

G.N.德维 约根德拉·亚达夫 阿努拉达·拉曼/文 王立秋/译 仅凭多数人支持,就废除多样性,这样的行为将是灾难性的。2019年9月上旬,印度内政部长阿米特·沙说,印地语是那些不说这门语言人的关怀,有利于少数地区的团结和进步,能够统一国家。

我支持統一 ,但這是我可以接受的台獨計畫

都护在燕然

见到@長腿先生與貓小姐 的写作计划很有意思。毕竟多交流总是没错的。我可以接受的底线是中立国,条件按重要性排列如下一、政治军事 1.对所有国家一视同仁,台湾设置的海域、防空识别区军队不可进入,包括美国 2.保持对台澎金马钓鱼台的领土主张 二、人员流动 取...

“政学关系”模式下的大学史——《政局与学府:从东南大学到中央大学(1919-1937)》评介

ModernChina

摘要:许小青的《政局与学府》一书考察了东南大学从一所地方性学府转变成为一所“首都最高学府”的历史过程,揭示了政治变迁过程中大学与国家、政党、社会之间的复杂关系,以及政治变迁与学术文化的密切关联。大学是近代民族国家的建设的一部分,从东南大学到中央大学的演变过程实则也体现了由国民党主导的国家统一运动对大学施加的影响。

《国家与学术的地方互动:四川大学国立化进程(1925-1939)》读书笔记

ModernChina

一、作者的学术背景 王东杰,河南濮阳人,历史学博士,先后在川大和复旦完成学术训练,从事中国思想文化史和中国近现代史研究。1996—2019年就职于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2019年起担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