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7 Followers
29 Articles

未命名

小鹿斑比

太委屈~連木炭也要被貼上標語~

1

找誤植的地方在哪是我的樂趣~

小鹿斑比

我連遊戲都喜歡玩大家來找碴~

躺着

LL

和所有无所事事的年轻人一样,我喜欢在公园躺着。去公园早已成为我拍摄创作的灵感源泉,我曾在满都海公园顶着被老头骂的风险,拍出动人之作(详情见《下午四点》),成片的那一刻,老头骂我的声音都消失了,我握着相机,在老头追赶我之前离场,就像我静静地出席。

武川与秋千

LL

往城市的北面一直开,就会到达武川。武川我是陌生的,可这地方其实和我有点交集:此地盛产裸燕麦,也就是莜面,经过蒸熟后,浸泡在羊肉汤里鲜香无比,莜面非常健康,并且很顶饿,不用吃很多就会有饱腹感。原来我住在水源街时,每两天都会到马路斜对面的一家夫妻店里买凉拌莜面吃,然后下午去游泳,这对夫妻就是武川人。

Back to All

一街之隔

LL

已经有数年,我没有参加过家庭聚餐。我们这边对家庭聚餐的定义近乎苛刻,一定要在家里,往往都是在吃火锅 —— 火锅这种聚餐选择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所有东西融汇在一起,某种程度上有一定积极的寓意在这里。不过,这也是我反感的地方,所有东西融汇在一起,也就意味着你不爱吃的东西也会在里面,夹...

诗篇 73:26

LL

奶奶走了。同我的爷爷去世时一样,家人还是在离世之后一周再告诉我,其实没有人知道我自己已经被封闭在了小区里快一个月,他们还以为我在北京,并告诉我:疫情时别回来了。后面说了什么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再去分辨,我挂了电话,望着窗外,偶有几盏灯火,这近一个月的委屈、沮丧、痛苦、失落,被这通电话划开了一个口子,再也无法用忍耐来控制。

我知道你在看所以我写给你

LL

我曾经交往过一个女朋友,她是某时尚杂志的一个编辑,她谈吐风趣优雅,且对当前流行和所谓「时尚」的一切都有一套自己的判断和独特的评价,有趣且损。我之前对于这个行业的看法都戴着有色眼镜,也从未想过想过这个非常虚无的圈子也有这种特别的女性,我似乎天生就很容易被这种在某个大环境下有着独立头脑格格不入的异性所吸引。

后花园

LL

后花园唯一值得称道的是,从客厅的落地窗可以完整地看到窗外沿着马路伸出的大桥,直抵遥远的南方。桥下会有条我不知道名字的河横穿,你可以看到稀疏的车辆从大桥上飞驰。城市的南边并无太多开发,若驾车一直开下去,大概率会抵达无人知晓的地带,那里可能破败,也可能有湖,在我小时候,我们不曾谈论这...

海风

LL

万象城像一朵大丽花,在这里破土而出,周边一切都因吸引力而向它坍缩,它熠熠生辉,展露出狰狞的活力,近似于彻夜不眠的灯火。写这句的起因是,我问了十个人这里之前是什么,这是哪里。大家都支支吾吾,各执一词。自这座城市中坐标一样的商业堡垒出现后,一系列的砖瓦连同记忆一起被吞噬。

一个作家的社会性死亡

LL

怎么说呢,小学时我写作文,力透纸背,写完字的纸从后面摸起来,粒粒饱满,下笔力劲很大,老师当众表扬我:终成大器。现在我快三十岁了,我倒是觉得,大器免成。所以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从海西到海东路,挺起胸来横着走,上高中后,也把自己当回事,语文老师过来抓住我看闲书,说,别人上课,你你妈干嘛呢。

小事 | 再谈不浪漫

LL

本周的对谈节目原名为「北京不浪漫」,剪到后面发现我们早已离题万里,「北京」作为一个本来应该深入讨论的城市,被硬框在了「三里屯」一个看似有代表性却并无实际说服力的区域,一不小心,物化北京了。我有一个朋友在上海生活了几年,最近回到家乡,和我说「哈死宁了」,追问之后,告诉我是「吓死人了...

小事 | 洗衣机

LL

搬来新家很久,一直没有来得及添置家用电器,趁着六月电商有折扣,再加上恰好有时间在家,就购买了心仪的洗衣机。送达后,安装师傅第二天上门服务,安装完毕后试水,发现下水口有问题,建议我请通下水工人来解决,我速安排了一个师傅到家维修,以便能在当天晚上洗衣服。

小事 |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购物节

LL

才过了十一月一号,我的朋友们纷纷反映,双十一购买的商品已经陆续发货了,估计不出双十一,皆会悉数收到,根据往年的经验,这场狂欢不会迟到,双十一由原来的粗加工食品变成了午餐肉,无需预热,开盖即食。确实太快了,主要是早在十月底,短信就开始蠢蠢欲动,比在中国过假洋节换装的熊孩子们还迫不及...

小事 | 高人郭敬明

LL

郭敬明端坐在评委席,以新人导演的身份点评新老演员的演技,评价的也有理有据,有板有眼,像是那么回事了。这些年拿郭敬明身高开玩笑的段子也渐渐稀疏,想必他本人已经看淡,即使在各种贴吧,调侃节目中他坐垫的高度,响应者寥寥。这些老梗已经不再好玩,类似一个笑话,讲十遍后,讲述者也觉得无趣。

小事 | 猫

LL

猫在房间的一角拨弄乒乓球,乒乓球由一根钢丝连接底座,恣意摆动,本意是使用者用来活动眼珠,增进视力,从买来后就冷落在一角,猫后来兀自征用练习摆拳。乒乓球的声响并无规律,恰好楼上装修,与电钻声形成交响,互为语汇,仔细听并加以琢磨,还可炼句。我就在这首喧闹中醒来,猫见我走出房间门,眼神轻佻,问,醒了,又喝好了?

小事 | 社会朋友

LL

我最初接触「社会朋友」这个词,它在我心中的认识不亚于「恐怖分子」。起初还在读书,尚未步入社会,谁要是说自己认识几个社会上的朋友,仿佛就是在宣告「敢动我就死定了」。社会朋友看来是可遇而不可求,放学时也会见到同学的社会朋友,那时流行穿「正装」,其实是受日本漫画的影响,日本较为先进,早...

小事 | 挂钩

LL

你想出去走走,因为疫情的原因已经好久没离开自己的出租屋,你渴望在琳琅的货物中穿行,这是你在互联网羽翼庇护下为数不多的与现实世界的交互。你在浏览整齐的货品,想到需要一个挂钩,最好是能直接吸附瓷砖的,这样可以避免拿起电钻打孔的噪声以及和邻居苍白的解释。

燒燒語錄

yafood52

情緒一來擋也擋不住😩

【芙式生活 | Money Baby】#45 由小事做起

芙洛火火Flog

若想改變世界,先從每天整理床鋪開始。。。

與明星一起晚餐

蔚藍天空

還是常去的小餐館,就為了一口家常味道的飯,當然我也能自己做,但就是懶,懶得烹煮完的善後,所以直接外食。這天點好餐等待的時候,老闆走過來,有些興奮有些賊賊的笑說:「石頭耶…」 「喔,石頭的『俗』是吧?這已經是史前級笑話了!」 「你才史前生物。

如果這世界最重要的小事消失了

RonG

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劇照 (出處:網路) 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電影於2016年日本上映,這部電影在清單中儲存好久了,突然想利用假日來品嘗這部影片。故事內容在講述一個30歲的男子在母親過世後獨自與一隻貓咪(名字:高麗菜)相依為命。

小事真的是那樣嗎

倪楠

「這麼小的事情,你有必要哭嗎?」  這是她媽媽跟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為什麼是最後一句呢?因為,再過幾個小時她媽媽就得到一個令她震驚的消息, 她跳樓自殺身亡了, 而手上緊握著的是白紙用紅筆寫下的「你們為什麼不懂?」  這個事件鬧到新聞頭條就是她, 她大概從未想過會因...

「謝謝您﹗阿姨。」

魔鬼小編

(圖片來源:City Journal)紐約地鐵是一個會移動的交際平台。川流不息,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你都有機會遇到。我就曾在地鐵上遇過來自千里達的新移民,千里達在地球哪裡我也不知道。這一天,下班後如常坐地鐵回家。故意提早上班,這樣也可以早點下班,雖然只是十五分鐘之差,卻讓我找到座位。

三隻熊貓的故事

魔鬼小編

活了大半個世紀,第一次坐上警車,居然是在異鄉,還是在美國。嗯,這事已過了好幾年了,事情是這樣的: 三年前,七月一個周日黃昏,我如常繞中央公園練習長課,繞兩個大圈就是20公里。第一個圈才繞到一半,走到公園的90街入口時有奇遇。90街在紐約馬拉松是一個重要的地標,從第五大道90街進入...

最美且最好.奢侈的小事

翁鵲旻REDWENG

我們一方面害怕感覺自己殘弱渺小,但同時也感謝自己擁有的已是最美且最好。最近許多朋友開始在社群裡po出在家帶小孩、整理家務、在家上班或陪伴家人踏青的照片。前些日子,一個與我工作深交10多年的廠商朋友,因疫情關心彼此。在電話中我們閒聊了許久,過去他忙碌於工作身體毛病不少,讓我常常總是替他非常擔擔憂。

就是過個馬路而已

魔鬼小編

有一晚下班回家,在家門口碰到一個老鄰居,他問我,上個周日中午是不是在街角的銀行對出的馬路幫一個老乞丐過馬路。我想了想,是不是中午真的不記得,不過是真有其事,你是怎麼知道的。鄰居說,某某女鄰居從銀行出來時見到你,回家後就寫了個帖子,廣發天下了。

【生活小品】曾經,我們都在很多小事上誤會過母親

半滿滿滿

  新冠肺炎在各個國家蔓延,各個國家、城市實施封城的封城,隔離的隔離,限聚的限聚,有些孩子家都回不去,被迫流落他鄉,等待疫情過去的日子到來。而回到家或是在家的孩子,就是一天到晚都是宅,不是說不能出門,只是,我們都希望為這個「家」,甚至這個世界,做點什麼,務求盡快讓大家的生活都回復正常。

關於「免費試吃」這檔事

吾右

話說一月底離職之後,我就一直琢磨於寫影評和做蛋這件事,做蛋這件事要從二月底的某一個晚上開始說起,我突然很想吃小東西,我就翻開了食譜,找尋了最符合現代人的食物,然後就挑了塘心蛋,原因是可以冷藏,便於攜帶,營養成份高,葷素通吃...等因素,然後就開啟了做塘心蛋的不歸路,原本只是自己吃...

小事|老鹰抓小鸡

QueenofSpades

天气渐渐转暖,疫情虽然仍未结束,小区内和街道上也渐渐多了一些人气。快递仍然是送到小区门口自取,今天下楼取快递的时候,碰到一家四口在小区的活动空间放风。四人都戴着口罩,夫妻二人正值壮年,姐姐大约八九岁,弟弟大约六七岁。我路过的时候,正听到弟弟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