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關注「性少數」
Matty
maintainer
10 Followers
23 Articles

社區活動|單集播客|情色片演員的「敬業精神」!?揭開台灣「OnlyFanser」的神秘面紗

陳伯軒

我推薦這一集Podcast最主要希望可以讓大家更開放地,看待「性」這一件事情,雖然不是鼓勵大家去從事相關產業,但是起碼可以不要用異類的眼光去看待這樣的工作,或是性少數的身分。

1

一年後,上帝會祝福同志基督徒嗎?#1 牧師們怎麼說?

RedCheng

系列總前言:2019年5月17日,《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三讀通過,同年5月22日經總統蔡英文公佈,並於同年5月24日生效。在這個稍微繞口的專法下,台灣同志的婚姻終於受到政府的保障。當然,佔據台灣總人口5%的同志群體並不是因為這個日子才存在,延後或者不承認這個法案,他們也並不會就此消失。

4

我想谈恋爱,但是不知道如何开始——非二元性别者的约会困境

陈三辰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Purple.Instagram @bugbrite当我在朋友的怂恿之下又又又一次在手机上安装了Tinder(流行约会/炮app),面对手机屏幕上的性别选项和身旁朋友的催促,我感到紧张,又有点恐慌,在此之前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用过Tinder了。

1

社区活动总结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k粒码

2020年骄傲月过去了,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也已结束。感谢活动参与者分享了众多性少数群体的故事,用文字的力量帮助更多人看清楚标签下的一个个真人真事。特别感谢这次的异性恋参与者,是你们的贡献让这个活动超越了一小群人内部的狂欢!

2
Back to All

【性別】多元性別運動,除了“性/別”還需要什麼:一起來條列10點問題吧!

空心二胡

這個彩虹旗幟,是目前在美國開始有人漸漸使用的網紅旗幟,除了醒目可見的Transgander以外,還有非裔與其他有色人種也被包含在這個旗幟上面。其實我一直希望彩虹旗能夠多加一個專屬肥胖者的顏色,但是可能是因為彩虹旗本身就包含“多元”,所以才沒有肥胖者的顏色吧?

“小粉红”、性少数和民族主义

亲自发言

「台湾是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的国家」把这句在维基百科上毫无情感参杂的叙述表达,若放之于简体中文互联网肯定是一片舆论的腥风血雨,这从微博热门话题#台湾同性可以结婚了#在去年台湾同婚法案通过时的讨论就可见一斑:有人以“中国台湾”为主语倍感自豪,同时对“国家”这个词抱以警惕敏感的态度;有...

2

【我認識的一位性少數】其實並不少

IrisChen

在我人生旅程中,不管社會或文學怎麼標記他們,酷兒或蕾絲或其它,我認識的「性少數」其實一點兒都不少。仔細想想,他們各自鮮明的姿態個性,都在我的生活和回憶中留下濃墨重彩。職場上待過的某個團隊,不足35個人,但是出櫃的就有三個,還有一個雖然選擇躲在櫃子裡,大家都心照不宣。

1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那位我见过三次的朋友」

k粒码

离活动结束还有一周的时间,作为活动发起人,我也想分享一个人/故事。记录下性少数群体的故事,让世界看到标签之外同为社会人的真实生活,就是这个活动的意义所在。希望大家积极写文参,也欢迎去活动文页面查看所有参与者的文章!有这么一个人,我只见过她三次,但她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抹不去的印子。

我認識的一位性少數-生命的詩篇

DuncanLau

我開始在多倫多的一個NGO當義工時認識P的,那是一個為亞裔人士服務的機構,支援愛滋病患者和相關教育工作。P是少數公開自己是性少數及病患者身分的人,他在九十年代初期染病,幾乎活不下來,但奇蹟般恢復過來,便在機構工作,幫助其他病患者,在社區內薄有名氣,也相當受歡迎的。

1

性少数不是别人,就是我们之中沉默的普通人

秋凉

在@k粒码 发起“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提案之前,我刚好转贴过自己的旧文,关于2006年在凤凰卫视上出柜的成都拉拉于是,很多人知道她正是通过当年的《鲁豫有约》和她经营的“月恋花”酒吧。我看到那期节目的时候是非常吃惊的,虽然当时已经通过泛滥的盗版影片对外国的拉拉文化有所了解,但第...

2

遇见的一位性少数的初体验

DrYuan。汤圆

"怎么办?怎么办?我又被今天的新病人放飞机了” 闺蜜小Q气急败坏的冲我奔了过来。回想起来大学的生活是多么的简单自由,最大的烦恼莫过于预约好的病人又没有赴约。其实这个情况确实蛮常见的,因为我们大学提供免费看症及治疗服务,让同学们一个学习和练习的平台。

1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ZimLee

他是一个男性同性恋者,是一个稍微胖一些但是他还一直觉得自己是“壮”而不是胖的那种人。他是一个深柜同,身边的老师、同学都不知道他隐约的取向。他处处小心翼翼,很能够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但是他在他妈妈面前没有办法撒谎——所以,在他妈妈随口一问之下,就出柜 我认识他是两年之前,他并不像...

1

中性打扮的女孩子一定是t吗?|影响性少数身份认同的因素

Terry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前一段时间,在热播的综艺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中,刘雨昕以最高支持率c位出道。​网友们除了表示刘老师“实至名归”“断层出道”,但同时因为她的中性打扮,出现了大量“铁t团”“青春有t”等关于t的评论。“t”一词代表“tomboy”(假小子),是指女同性恋中,特质倾...

【同志驕傲月特輯】真的有後天性少數嗎?談兩岸的“結構性性少數”

空心二胡

我昨天在IG提到我變成後天無性戀的時候,我提到成為後天無性戀對我而言,像“被打斷腿的人需要輪椅才能生活”這句話很不妥,原因是因為這句話其實顯示出來的是異性戀霸權的主觀視角,而不是從天生無性戀的角度去分析這件事情,所以我很抱歉,我這句話說的很不妥,而且我也沒有敵視無性戀的意思,所以我非常抱歉說這種很不妥的話。

只想去覓尋 誰這夜亦亮了燈 | 少數的孤歌?

CHEZZA

這是關於「窗框裏軟禁」的少數群體的故事。不管是性少數,或是現今一牆之隔的政治少數,今日聽起來都特別應景。初次聽《同窗會》是HOCC的版本,當時便覺旋律、編曲和歌詞都不像是這個世代的風格,一查果然原唱是梅姐,實屬滄海遺珠。這首歌除了讓我想起Sleepless in Seattl...

寫在不再恐同日的後一天

蓋婭和烏拉諾斯的吻

圖源自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自從意識到自己雙性戀的身份後,每年到了這個日子就有很多話想說,但今年忽然覺得所有的話都是對第一年的發言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即使是有所改變的重複。今年,朋友圈裡發聲的人肉眼可見地減少,我沒有失望。我了解ta們,這種發聲的減少並不來自於“不再認同”,而是來自於一種“常態化”。

【時事】國際不再恐同日的反思:盡量讓自己“正常”,是性少數的責任嗎?

空心二胡

在今天臨晨,我發表了關於精神障礙人士面臨的社會困境,所以接下來我們來談談性少數面臨的社會困境。雖然說性少數不是只有同志,同志是性少數的一種,但是由於性少數群體都面臨“性難民”的困境,因此我們在本篇文章中,一併討論性少數的社會困境。由於最近適逢同婚通過一周年,很多性少數洋溢在歡笑與...

New Gods (上):酷儿自述,性别整合大作战

iago

这次准备写三篇,不会特别紧凑地围绕一个主题,但是是围绕一个当前的、我所经历的结构来写的。第一篇是关于我从小到大的性别认同斗争,最后怎样离开“男”“女”这样的二元关系。说真的如果没有泽做我的伴侣,我怕是没有幸运可以走出这样的斗争,虽然没有直说,但一个糟糕的亲密关系,对很多人的精神会...

中国大陆对于性少数群体的态度

Gooh

我出生于成都,现居法留学,曾在香港大学求学。在20岁之前我一直在成都生活学习。成都没有传闻中的那样开放包容,我的男友先后在两家性少数群体NGO工作,这两家NGO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迫取缔。我讲试着以客观理性的态度描述中国大陆关于性少数群体的态度。

玫瑰少年的心事🌹

阿Q公民對談

它們說 這在食物鏈中 根本就是 排不上號的角色 而妳依然選擇 納西索斯與湖水殉情式的 快樂 揪著公主的裙擺 自顧自在房間裏 旋轉 唱著歌 是妳唯一還堅守著 不被打擾的 剛正不阿 它們說 用單一的標準 黑與白來概述一切 就夠了 卻無法解釋 為何在二元對立的世界 還存在著灰色...

大陆95后生存报告:“生错了性别,还是爱错了人”

Xiaohui

文武晓慧 认识可乐,是在同性恋亲友会北京分会的年会上,“直女小姐姐你好,你是小A的朋友吧”,小A是我们的共同朋友,他转发给我活动的信息,并在一个群里说有一个异性恋女生会来帮忙拍照。“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来参加呢?我第一次感觉到我是大多数,我第一次遇到了少数”,可乐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们该告诉孩子性别是多元的吗?| 面面观No.2

C计划

...

反对两篇主流媒体关于“娘炮”的观点

重木

人民日报评论(ID:rmrbpl)与新华网(ID:newsxinhua)微信公众号不约而同于9月6号晚上推送两篇文章,讨论最近热议的“娘炮”问题。前者文章名为《什么是今天该有的“男性气质”?》[1],后者名为《“娘炮”之风当休矣!》[2]。人民日报评论的文章较为理性且温和,而新华网的文章则充斥着混乱的逻辑、义愤的笔触以及一股正义凛然的道德家之感。而这两篇文章中的主要观点都是我所反对的,这篇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