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5 Followers
8 Articles

小武,摆荡,摆荡

殊途

《小武》是对现实的一股持续而微弱的批判。从《小武》的批判延伸下去,我们可看到人类学家项飚的比喻“中国人像蜂鸟,振动翅膀悬在空中”——“你要努力去做,……但是未来是什么,能不能达到,完全不知道。一切现在做的都是为了超越现在。在进行的事情本身没有意义,都是手段。但目的又完全是不确定的。它的本质不是对未来的追求,而是对现在的否定。”

長津湖还要拍续集|中港合拍片的驚天內幕|困在宏大敘事裏的香港導演堕落史(下)

瑪力再說MariosBB

香港導演如何開啟主旋律電影之路的?真正的時空追隨者浮出水面!瑪力再說2021年度呈現,為你解密中港合拍片的驚天內幕之「困在宏大敘事裏的香港導演」

火车,贾樟柯电影中的时代叙说

唐笨湖

当时代的洪流冲击着每一个在其中奔波的人,谁会停下来去听听个体的声音,火车,交通工具,却往往承载着一个地方人们的希望,另外一个地方人们的思念。

《一直游到海水变蓝》没有方向感的游离

唐笨湖

贾章柯几十年如一日的书写着乡村,可是随着物质的变迁,他的心境发生了改变,对待乡村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以前关注最贫穷的人家,现在关注富起来的那些人了。

Back to All

海水不蓝就一直游|一直游到海水变蓝

阿布拉赫

贾樟柯新片《一直游到海水变蓝》观影笔记。

出发时澎湃满怀,回归时理想不在

JMX

陈丹青2008年在北大百年讲堂为《小武》的放映做演讲,最后一段话着实撼动人心。「刚才有年轻人问:“谁能救救我们?”我的回答可能让年轻人不舒服:这是奴才思维。永远不要等着谁来救我们。每个人应该自己救自己,从小救起来。什么叫做救自己呢?以我的理解,就是忠实自己的感觉,认真做每一件事,...

贾樟柯的戛纳瞬间:目光与体温

Cinephilia迷影

贾樟柯在戛纳,2018年|© Yann Rabanier2013年,我带着自己的作品《天注定》参加第66届戛纳电影节。电影节每年会在电影宫外面用帐篷搭出一个巨大的“餐厅”,每天中午请一些来宾共进午餐。我英文水平欠佳,尤其听力不足,每次参加这样的活动都觉得累。

在经济生活里面注入更多的人文关怀 ——读书笔记:《贾想Ⅰ:贾樟柯电影手记(1996—2008)》

Untimely

按:贾樟柯是我喜欢的中国电影导演之一,可能同出身“小镇”的原因,我很喜欢他电影里带给我的真实感。春节放假前计划在家的时间读完他的两本“贾想”系列电影手册,同时按照时间线看一遍他的电影,系统研究一下他的电影和创作历程,从而写点东西,但没想到疫情爆发,身处风暴中心,假期虽被延长,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