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音MagicVoice
浩川
maintainer
24 Followers
301 Articles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97 再聚回憶

浩川

這一夜,屬於魔音樂團,屬於凌嬰。Commandeer透過歌聲,散落至每個台下的人身上。如果發現自己漸漸迷失,請記起曾經擁有著信念的自己……站在台下的紀謠,拭掉臉上的淚水。她能夠感受到,凌嬰發動的Commandeer,只有暗示,沒有強制。「恭喜妳們。」不算熟悉,但似曾相識的一把聲音。方木巧。「謝謝你們到來。」作為樂團經紀人,又曾跟方木巧有幾面之緣,紀謠表現一貫的禮貌……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96 小歌姬

浩川

三小時前,台下的觀眾,大部分都很冷靜。沒有以往魔音樂團演出時必然出現的震天叫喊聲與鼓掌聲,亦沒有跟隨台上主唱高歌的萬人大合唱。台下,雖然堆滿了人,不過,他們當中大概有九成人,只因為這不是一場售票唱會,觀眾均可隨意入場,所以才會到來看看熱鬧。也看看毀譽參半的新任女主唱,到底會有甚麼表現。然而一首歌之後,情況完全逆轉……氣氛卻在一首《季侯鳥》後,完完全全地熾熱起來!三個小時的演唱,三個小時的瘋狂!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95 選擇

浩川

靈感被瘋狂侵進思域的記憶淹沒!凌嬰的意識,幾乎被沖散掉。小希的思海裡,滿滿的都是那段曾被封印的記憶。就只有那段記憶。她和紀謠最寶貴的回憶,在被領導Commandeer強制融合的瞬間,已被小希那份絕望記憶所遺棄!紅,佔據了所有一切。MagicVoice破壞的一面。這是小希選擇把自己也遺忘掉之後,唯一餘下的本能。小希沒有在凌嬰的擁抱中,作出多餘的掙扎。因為根本不需要。凌嬰…已被一股無可抗拒的力量彈開…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94 遺棄

浩川

隨著阿流與凌嬰的腳步,那片從光霧中脫逃的地方漸漸擴大…沒有原本的燈光,灰暗之中飄浮著一圈一圈紅色的、白色的光線。斐躍…雙膝屈曲,無力跪倒地上。他的臉,仰起;他的兩眼,張開,卻空洞,沒有一絲神采。循著斐躍面朝方向,終於看見紀謠與小希。坐在病床上,紀謠兩腳垂下,趾尖稍稍觸碰到地板。她的兩手軟軟垂下。她兩眼緊閉,但仍可看見她的臉上有兩行淚滴…小希就在紀謠身後…一雙修長纖幼的手,纏繞著紀謠的腰部和頸項……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8 尋覓

浩川

對這所醫院,凌嬰早已很熟悉,幾乎每一個角落,她也曾經到過。但,此刻,她卻感到有點陌生。在熟悉的地方裡,存在完全不了解的地方,那種奇怪的陌生感,令人無所適從。凌嬰曾經擁有Jumper,但只曾以這魔力,作速度超越人體極限的行動,以及瞬間移動往她知道的地方。單憑感應和氣息,以魔力帶著自己追蹤,她最多只試過一次。更不可能單純追蹤目標,而到達完全未去過、未接觸過的地方。那地方,究竟在哪裡?……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93 不一樣

浩川

這一刻,為阿流只有大半年的短短記憶中,增添絕對不想忘掉的珍貴片段。即使以兩眼,無法看見彼此;就算依靠兩手相握的觸感,他與凌嬰也無法實在地感受對方的存在。然而,二人的靈感,完全地交融在一起。這是阿流以前一直希望出現的剎那。他的力量,有別於魔力。從來,只有他單方面以靈感探進凌嬰的思域,凌嬰透過她本來部分MagicVoice的靈感,根本無法進入阿流的思海。只是,現在,不一樣了……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92 擁有

浩川

阿流能夠從完全沉默中回復過來,大概也在無的預計當中,無亦一定想到,阿流只要能夠活動起來,第一件事必然是來到這裡,徹底把那些欠缺生命力、人造的魔力藥物毀滅。無的腦袋裡,到底打著怎麼樣的主意…凌嬰微微仰臉,深深望進阿流兩眼裡。就似照著鏡子,凌嬰透過阿流眼瞳的倒影,看見自己。她慢慢地掀起一個笑容。「能夠為姐姐做的,這樣已足夠。」「正式成為女主唱之前,這是你送給我最好的禮物。」凌嬰臉上的孤度,愈來愈自然…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91 復甦

浩川

很冰冷。能把體內血液凝結的寒氣,充斥整個空間。明明燈火通明,天花板上每一支燈管,同樣放出白色光芒,但每一道光線都欠缺熱能。光和熱共生的定義,在這地方彷彿要被逆轉。一條深長的廊道,兩旁全是一所所房間。十數扇房門,全數被打開。泛著詭異的血紅色,細小的球狀晶體,源源不絕的從房間中,噴灑出來……噴射的軌跡,沒有任何規則可言。每一顆晶體,在半空中勢頭未盡時,紛紛粉碎!晶體爆破,內藏的不明液體……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90 最後禮物

浩川

凌沁把下巴枕在妹妹的肩膊上。她跟她一樣,依戀著這段相聚的時刻。縱然,轉瞬便過。「昏迷,是因為MagicVoice突破至無法負荷的程度。斐大叔的Commandeer暗示內容是:『當凌家最後的女兒當上魔音樂團最後的女主唱,她將會失去MagicVoice送予的一切;當魔音的女兒放棄帶領樂團,前往變動之日來臨的那天,她們將會不斷突破,轉化成為完全的MagicVoice。』」……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9 靈感相見

浩川

這影子屋,曾經是凌家長女凌瞳,生活過一段時間的地方。阿流也曾經說過,這房子留存了對凌瞳的記憶,他在這裡亦不只一次看見過凌瞳的幻影。這地方,受魔力保護,本身存在某種不知是誰施放的魔力,讓人記起心底的願望。但,凌嬰以為,失去魔力的她,大概已沒能力感應到這裡的記憶、這裡的魔力。那麼,眼前的,是甚麼?有點像刺蝟般的短爽髮型、高挑纖瘦的身形。修長的兩手、纖幼的十指;連身白紗裙子下,兩腿踏著一雙短靴……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8 真實聲音?

浩川

亞當本來想找斐非文算帳。在他心目中,自從知道那個從前尊敬的斐非文,跟蕭邦造的死脫不了關係之後,無論任何一件針對魔音樂團的事,他便很自然地聯想到斐非文身上。縱然,他很清楚,仇視魔音樂團的人,從來不少。如果蕾沒有透過靈感告訴他,葵竟因Devil’s Shadow播出The Real Voice的影像與歌聲而不能自控哭起來的話,他現在或許已揪著斐非文的衣領,卻任得那個只得一團人影的傢伙偷偷來了又走掉……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7 顯現

浩川

手機,退出Devil’s Shadow網站。實驗似乎已經成功,悲傷與憤怒在剛才短短的一刻填滿心胸。近距離領受蕭茵葵的魔力,真的不是人人能夠全身而退。無,回復無論誰也不能把他辨認出來的狀態,就似一團烏黑人影。他回頭,看見全數倒下的Devil’s Shadow成員。數十人,無一倖免,每個人都在極度哀怨的情緒下,哭至暈死。藍牙耳機,傳來帶著嘆息的一把男聲。「沒想到澄音的形象,會產生這麼強的效果。」無說…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6 如果

浩川

很久以前,從地下走上地面之前,樂團ShadowRhythm中的凌嬰,寫了這首歌。《影子》,充滿憤怒、充滿控訴,為凌家女兒,也為幾年前不辭而別的男生……凌嬰本來已幾乎忘掉這首歌。重金屬味道很濃。那時候,搖滾就似是唯一的出路。原來,在很早很早以前,她已在音樂上,盡情放任她的情感。現在,她崩潰了……在可怕的世界裡,珍惜唯一的美好,註定要絕望而回……真的,只能這樣?不!絕不!如果…凌嬰的心裡,回復平靜……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5 重現

浩川

摩天大樓的頂層,外面甚麼都沒有。歌聲不知從哪裡傳來。不知來自何方,但歌聲無比熟悉。凌嬰打開窗戶。聲音不是從外面傳來。似是被高空的強風迎面吹來影響,凌嬰發現她兩眼眼角有點濕濕的…她把臉上的水滴抹去,把窗關上。她穿過走廊,走進房間。巨大的睡床上,阿流雙目始終緊閉。身體,始終冰冷。「聽見嗎?」凌嬰在阿流身邊坐下。跟死掉幾乎沒有分別,阿流自然也沒可能作出任何回應。凌嬰臉上一貫的冷漠在過去十多天一再褪色……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4 魔聲

浩川

這樣的聲明,代表了甚麼?葵隨手點擊版面,讓那篇聲明消失,不置可否。亞當的反應,會否太激烈了?葵不認為Devil’s Shadow那些人,真的會做些甚麼。當她正想關掉電腦,出門找亞當的時候,屏幕上的畫面出現變化……震撼!葵看著屏幕,腦袋裡一片空白……『葵,妳還記得我吧!正視我的存在,傾聽我的歌聲!』畫面中,是澄音的臉!出現那段,像專為葵而設的字句後,手提電腦傳出了歌聲……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3 聲明

浩川

騷擾,沒有停止。縱然,傳媒已對凌嬰當上魔音樂團女主唱,投了支持的一票。縱然,大部分樂迷歌迷,在不同的音樂網站,包括魔音樂團的官網中,送上絕對的支持。縱然,連Devil’s Shadow這激進樂迷網站,也公開為幾天前的滋擾致歉。但針對魔音樂團的騷擾,並沒有停下來。「很煩!」剛從外面回到樂團的近郊練團室,亞當滿臉憤怒。「還有兩星期呢。」葵拉著亞當…「摩西的毛都豎起來了。」亞當搖著頭,跟葵一起走進屋內…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2 眼淚

浩川

凌嬰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小希與紀謠的病房…兩腳彷彿被甚麼牽引…走了一段路,凌嬰站定。她發現自己正前往的地方,是病房的相反方向!意識與潛意識,竟然分開了…凌嬰抬起兩眼,直望前方。再多十步…她便會到達廊道盡頭轉角處,一間長年被鎖上的雜物房。她知道那裡只有一些醫療器材,閒人免進,根本沒甚麼好在意。然而,也是在那房間,她跟肇飛一起,找到當時甚麼都沒有的阿流。腳步,無意識地展開,帶領凌嬰回到大半年前的那一天…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1 無法改變

浩川

「阿巧說過,蕭邦造是阿克小時候的偶像呢。」輕說。「無法改變他親手殺死蕭哥哥的事實。」「一個人殺死另一個人,潛意識都會努力地隱藏那份記憶。」凌嬰定定地看著似醒未醒的刑克。她記得,最初知道蕭邦造是被刑克親手殺死這件事,就是透過靈感的探視。刑克的腦袋裡,彷彿一直反覆地回想那一幕。刑克曾經以他腦袋中那一幕,把澄音逼迫至狂亂失控……更早之前,他甚至以這一幕,刺激他的哥哥…這個人,太多所作所為是無法解釋的……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80 憤

浩川

斐非文隨手抄起阿流的臂膀,就這樣拖著他,一步一步往離開天台的樓梯走。被拖行的阿流,沒有一丁點的反應。跟一具沒有生命的屍體毫無分別。到達地面的時候,阿流無力的身體,不知增添了多少因跌撞而來的傷痕。斐非文毫不在意,隨手把阿流丟到地上。「把他扔在洋禾醫院。」斐非文的語氣,慈和有善,跟他說話的內容,成了極大對比……五個全身埋於黑暗裡的人,同一時間憑空似的出現,轉瞬把傷痕累累的阿流扛起來,復又消失不見……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9 警告

浩川

不遠處的高樓。一所醫療中心的天台。無,眉頭緊皺起來。凌嬰和輕的身影,已步進建築物,消沒不見。「你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隨著一句像在慨嘆,又似感同身受的說話,斐非文出現。「你打算怎樣處置他?」斐非文的目光,投放到方木巧腳邊。那裡,一個人捲曲躺臥地上,一動不動……無仍然緊盯洋禾醫院主樓的大門,彷彿就這樣可以看穿建築物外牆,透視已走進去的人。「那女孩的出現,是絕對的意外。但蔣空流不是,他還有用處。」……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7 短髮

浩川

再沒有魔力,套句亞當的說話,現在的凌嬰,再也無法胡來了。於是,她選擇乖乖的待在始終昏迷不醒的紀謠與小希之間。病房裡,沒有藥水味。這病房,有的是熟悉感。三個月之前的一年半,凌沁一直待在這裡。凌嬰每天也會來。每天最快樂、最讓她期待的時光,便是在這醫院這病房中,伴在姐姐身邊。以她難以透露情感的語調,告訴姐姐,有關魔音樂團的一切;以她單純、乾淨、通明的聲音,唱著一首又一首姐姐愛聽的歌。那些完全用不著魔力…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6 餌

浩川

輕回望阿流,好奇的兩眼換上信任的神色。他們隨時可以利用Jumper離開,縱然他們根本不知道正身處何方。但阿流選擇留下來。回想剛才一路來到這裡,無論是洋禾醫院外的Lightning Runner,抑或醫院內受Commandeer控制的病人,其實全是引他來此的餌。如果阿流,不是天真地以為凌嬰是眾矢之的、不是單純地希望憑一己之力保護凌嬰、不是善良地不想傷害被利用的人…這樣的話,這些餌根本不可能令他上釣…

2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5 使命

浩川

激發人體潛能的技術,在現今世界中,多不勝數,層出不窮。例如,以電流刺激,又或透過人體經脈上的訓練。醫學、宗教,甚至思想與哲學,每一樣都不能百分百肯定成功,但同時每一樣也存在著實實在在的例證,也曾獲得令人驚嘆的成果。人類一直尋求自我提昇,辦不到自身的進化,便求諸外來事物,科技大概也是因此而發展千里。然而,力量的追求,最終的目標是甚麼?得到了之後,接下來又要怎樣?之前三個月…一半人口,意外得到魔力……

2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4 辦不到

浩川

刑克毫無困難已能感應到阿流的去向,緊追其後。再於大樓廊道現身的時候,以刑克一貫甚麼都不怕的作風,也不禁打了個寒顫。他發覺身處的地方,是以往從沒到過的樓層。他可以看見,阿流靜立在前方,單看背影,也能看得出阿流同樣的感到訝異。以前為領導,也就是斐非文做事,少說也出入洋禾醫院不下數十次,但刑克真的不知道這地方。「我追蹤Commandeer的氣息,才來到這裡。」阿流知道刑克就在身後。「不用你說,我嗅到。」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3 付出

浩川

醫院的特別樓層,深長的廊道中,滿是病人。明顯地無法自主,那些病人的動作,出奇地靈活。太多了。阿流站在廊道中間。他自問行動已經接近神速。弄暈這些病人,再把他們逐一送回病房……本來,這一連串動作,他利用Jumper的魔力,不消一刻就可以完成。但是,無論他已經重複多少次,人數彷彿一點都沒有減少過!……醫院內,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這裡的秘密,單靠靈感,是沒可能一窺全貌的……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2 不明白

浩川

危機,暫時遠離凌嬰,以及魔音樂團其他成員。但,沒有消失。方木巧與刑克,在輕利用Jumper的魔力帶領下,來到一棟醫療中心的屋頂。在那裡,可以遠眺只有一街之隔的洋禾醫院建築群。在洋禾醫院前方不遠處,總共十輛車子,在一分鐘內,於高速行進的當兒,相繼無先兆的停下來。「阿流的能力,似乎又提昇了。」方木巧感嘆。「輕也是呀!」刑克臉帶不屑。「那小子算甚麼?該做的不去做,不該做的卻全都做了!」……

2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1 答案

浩川

亞當的腦袋,有一陣茫然。他從來不笨,亦沒有人會把他歸類為蠢鈍兒,然而這一刻,他沒辦法不承認,女生的確是世上最難理解的生物。難怪,以阿流的奇異學習、了解與推演能力,亦經常因為無法看透凌嬰所思所想而苦惱。「為甚麼……」「為甚麼……」前幾天,亞當在摩天大樓跟阿流見面時,阿流像問題少男、沒完沒了的發問,亞當到這一刻仍然印象深刻。這些,或許也是大家心裡面的疑問。但,毫不猶豫地開口,一問再問的,又有多少人?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70 謝謝

浩川

危機,才剛剛開始。銀色小跑車,還有一部七人休旅車,一先一後駛離酒店停車場。兩輛車,立即被一大班人包圍。一個個鏡頭,擠到快要撞上車窗。鎂光燈毫無節制地閃爍,記者不約而同的追問,就算有車窗阻隔,聲量也大得近乎刺耳。但,他們沒有攔在車子前方,沒有阻止魔音樂團離去。「他們,其實很好人呢!」小跑車裡,助手席上,阿流笑說。凌嬰,太陽眼鏡下的一雙眼,透過慢慢轉頭的動作,把車外每一張臉孔記下來……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69 她們的影

浩川

「可以嗎?我們也想聽下去。」傳媒區裡,有個女記者高聲說。「櫻月姐,謝謝妳。」凌嬰連女記者的名字也毫無困難地輕喚出來。一向看似不屑跟傳媒打交道,只躲在姐姐和其他成員背後,默默打鼓或彈吉他的小女孩……女記者有點意外,愕然地望向凌嬰。台上的新任女主唱,彷彿甚麼都沒有做過。她的目光,往在場所有人掃視一遍。「一個月後,我姐姐最後演出的地方。」不再逗留,轉身步下小舞台。凌嬰的背影,有著澄音和凌沁的影子。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5 #268 樂與怒

浩川

鎂光燈,把整個空間照得如同烈日當空。臨時架設的小舞台上,沒有多餘的布置,連一張記者會必備的長桌子也沒有,只有樂團的樂器。因為,這不是記者會。這一場,只是與樂迷交流的小型聚會。至少,原意是這樣。鍵琴後,蕾的臉上,架起一副太陽眼鏡,沒有太多表情。她修長的兩手,十根纖細的指頭,柔柔地敲上琴鍵。一串清音,為聚會展開序幕。同時,這也是唯一最重要的一幕。會場中…吵鬧非常,跟以往魔音樂團的任何一類聚會都不一樣…

1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