α[在線問答]15歲的生涯選擇,我為何拒讀高中?connecting...M0 MAT

在線問答|林宏信 X 寓森父子對話:15歲的生涯選擇,我為何拒讀高中?(feat.黃偉翔、王韻齡)

映昕
Matters 溫馨提醒:這篇文章是 Matters 在線問答 林宏信 X 寓森父子對話:15歲的生涯選擇,我為何拒讀高中? 的講者主文。今天(10月13號)晚上八點(東八區),講者將會在線上與大家互動、回答問題。歡迎提前留下你的問題,我們到時見!

林宏信(右)與林寓森(左)

兒子—林宏信:

我現在國三,從小六時接觸了Scratch,國二開始學習Python程式語言,我漸漸的確定這是我想走的道路—做一名工程師。
//Scratch為一個圖形化的程式語言,可以透過拉積木、組合的方式,來做動畫、寫遊戲。https://scratch.mit.edu/
小六時,我開始玩Scratch,心中想著要做出好玩的遊戲分享給大家,於是開始設計遊戲,製作出一個又一個的遊戲,在別人都在玩做好的遊戲時,我在設計屬於自己的遊戲。我很享受這種感覺,將心中的藍圖實現出來,創造的感覺。
到了國一下學期的時候,我發現Scratch已經不足夠,沒辦法寫出更好的程式了,於是我開始學習程式語言,後來甚至接觸Linux作業系統,開始替人做圖書管理系統。在這些過程中,我逐漸確定這是我的熱情所在。

對高中的不滿

我平常的生活是,在學校認真上課,將作業寫完,回家就開始「工作」,寫程式、寫文章、寫音樂。我幫自己安排了很多工作、很多專案,這些都是能使我成長的事,我也樂在其中,但每每遇到段考,就會使我的生活遭到破壞。為了準備考試,我必須將工作的時間拿去讀書,讀一些無法使你成長的教科書,浪費黃金的課餘時間。
現在的高中教育,坦白講是為了升大學而存在。內容教授國英數自社等基本學科,但開始越發奇怪,脫離了「義務教育」的範疇。尤其是國文,目前的教學方式完全沒有辦法促進表達能力,要取得高分只需要背誦考試技巧。而考試制度又扼殺了語言的多變性,把文義僅限在唯一的解。
在我兩個姐姐就讀高中的期間,我就知道了普通高中並非我想要的學校,我將會花許多時間去學習基本科目。但這並非令我反感的原因,對我而言,基本學科的內容也是有趣的,我對於「學習」沒有那麼勢利,不會說要對我有用的知識才肯去學。問題是我得花許多時間去準備考試,這就不有趣了,事實上這已經不是在「學習」了。而這些時間,是我原本可以用來充實自己、做專案的時間。
所以我下定決心,這樣的生活到國中就好,三年了,體驗的也夠多了,高中我不要再繼續下去了。

出路在哪裡?

我開始去找我的出路,我問了工程師朋友:如果想當工程師要怎麼升學?基本上大多的回答是念普高或高職都可以,重點是大學。我不免感到懷疑,既然大家的目標都是大學,為什麼我們不能直接去考?反而還要在高中三年作為跳板,這樣高中不就像是補習班一樣嗎?
我對於普通高中的教學內容感到不滿意,認為這會浪費我大量時間和精力,而且會壞了我學習這門知識的胃口,因此我決定走技職的路。
在我父母的觀念中,是很支持技職教育的,台灣太多只會考試的學生,卻缺乏實做的訓練。雖這麼說,但過去「技職」從來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由於成績優異,似乎就是注定要念普通高中,注定要繼續讀書考試下去。
直到我開始去了解,開始找自己的出路後,我才發現,自己的未來不一定要侷限在普通高中裡,我可以作為一名專業的技術人才,提早開始走自己的道路。很慶幸我的父母在溝通後也支持我的決定,我想願意支持孩子決定的父母,就是最好的父母了

未來,從現在開始

我的夢想就是成為一位現在很夯的斜槓青年:工程師/寫作者/作曲家,選擇技職教育不代表限制自己的未來,我相信只要內心清楚方向,走哪都不會迷失。
我的目標學校現在選擇的是北科大新開的五專菁英班—自動化工程科,內容包括程式設計、電機、機械等內容,這個班之所以吸引我,是因為在那可以得到台北科技大學的豐富資源,而且豐富的實做課程,以及豐富的教師資源,同時我也相信,在只收30人的班級中,能遇到更多像我一樣懷抱著熱情的人。
而在生活中一步一步朝著理想邁進,這不就是最幸福的事嗎?



父親—林寓森:

老實說,兒子選擇讀技職體系,心中並不是完全沒有遲疑與猶豫的。畢竟我是成長於台灣舊聯考時期的人,很多習慣性的反應還是直接出現。像是「你的成績是學霸級的耶,可以念很困難的學科,念技職會不會太可惜了啊」,「你跟其他念技職的人會不會有很大的差異,適應上會不會有問題?」,「現在才國中生耶!交給他自己決定未來行不行啊!會不會是我自己太不負責任,沒有好好幫他們規劃?」。
其實不光是對兒子,兩個姊姊決定念美術與音樂時,我心裡都有過遲疑。
但是我心中的這些O.S.我全部沒說出口,因為我相信他們,也相信自己對於個人成長的信念。
我的信念就先不多說了,有興趣了解的人可以看我在站上發表的文章。我在這裡想對其他為人父母者強調一個我的判斷邏輯—「讓孩子相信自己是一個絕對不會失敗的選擇」
這個邏輯並不是說,小孩的選擇不會錯誤;而是說當他們能真正相信自己時,即使選擇錯誤,並不會因此就喪失信心,一蹶不振;當他們是自己做的選擇時,失敗了不會怨天尤人,而是調整自己。當我們試著要去幫他們做未來決定時,依據的是目前的環境狀態,但是未來瞬息萬變,誰也沒辦法有把握一定選對。那麼讓他們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即使不成功或是過得困難,做的過程總還是有開心的感覺,這就夠了。很多人生活過的舒適、安全、無憂,但是做的不是自己喜歡的事情,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這樣的生活說真的,還比較不快樂。
所以表面上我做的似乎是一個冒險的決定,但我認為這其實是一個最安全的決定,這取決於背後對於生活價值的信念。
很多人擔心小孩不夠成熟,讓他們自己決定可能在生活上會很容易失控。我自己的經驗是,當他們覺得可以自己決定時,反而會更謹慎,更會想要聽你的意見參考;而決定了之後,更能投入想做的事情與克制玩樂的衝動。有人會說,「小孩的特質不同,不能一概而論,自制力差的小孩不能這麼做」。我的三個小孩的特質都不同,也有人真的自制力不好(就不點名了),但是結果都一樣耶。雖然其他生活部份的自制力各有差異(其實我的自制力是家中成員最差的XD),但是他們對於自己的選擇都是全力投入喔!
真的沒有理由不相信他們啊!
Matters 溫馨提醒:這篇文章是 Matters 在線問答 林宏信 X 寓森父子對話:15歲的生涯選擇,我為何拒讀高中? 的講者主文。今天(10月13號)晚上八點(東八區),講者將會在線上與大家互動、回答問題。歡迎提前留下你的問題,我們到時見!


所有評論
moss
兩位好,身為一個大學畢業後很多年之後,還在找人生方向的人,總是非常羨慕那些、很早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人們。能夠發現喜歡的事並且將精神投注其中,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我好奇的是,宏信在思考國中畢業之後要怎麼走,曾經考慮的選項有哪些呢?主文中看到宏信談到普通高中和技職兩種方向,除了這兩個方向之外,有考慮過其他的選項嗎?比如現行教育部在家自學的申請好像不困難,或是到其他國家唸書、甚至參加 bootcamp 也是可能的選項,或是不繼續升學,直接開始做自己想做的專案?想知道這些選項曾經在宏信的考慮之中嗎?也想聽聽宏信對這些生涯規劃的看法。
10月13日摺疊回覆讚賞3
寓森
老爸先回答一下,之後請宏信再回。
以父母而言,我們沒有很積極幫小孩設想與計畫,都是等小孩提出想法之後才討論。你說的一些計畫,小孩沒提,我們也沒有多做考慮。因為我們不是鼓勵反體制,而是鼓勵面對現況找出解決方案。所以雖然我對於目前教育環境有很多意見,但是我們還是選擇讓3個小孩讀公立學校,了解目前社會的現況並試著去適應它,而不是脫離生活的環境。
選擇技職體系已經能夠滿足宏信的需求,它也是一個成熟的體系,不需要更複雜的方式。
這是我的想法。
10月13日回覆讚賞2
@moss 自學其實有想過,我有認識一個大我兩歲,也是寫程式的朋友,周奕勳,他就是國中畢業後就休學去工作。不過最近跟他聊起,他反倒說滿想回去念高中的。他是唯一一個希望我去念高中的,可能人總是會對自己走的道路不滿意。
後來為何不選擇自學?因為就連我的朋友都說,不鼓勵別人去這樣走,因為辛苦,而且我其實也還沒對自己有這麼高的信心,能完全安排自己的生活、學習進度。再來也擔心自學的資源較缺乏,同時我也希望能有理科的基礎,所以念技職學校對我是一個划算的選擇。相較起來,自學之路還模糊不清。
至於你提到的其他選項,我尚未研究過,感謝意見。
10月13日回覆讚賞2
想想真的挺感慨的,我高中的时候学了一堆自己并不想学的东西,并且因为学校管的非常严,导致将自己本来想学想做的事情耽搁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做事情的心情,虽然目前在重拾中,但如果当时更相信自己一点就好了。
10月13日回覆讚賞1
布林
想到自己初三的時候有不讀普通高中,上藝術學校的打算與渴望,最後終止於父母,我可能到現在也在浪費人生。你能有支持自己決定的父母真是太好了。
10月13日回覆讚賞1
@映昕 当时已经被折磨到抑郁了,无法思考,脑子每天都处于爆炸的状态,但是我还是希望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的自己也应该对自己有更多的信任,对自己想做的事情和想学习的东西。我光治疗抑郁大概就有一年多的时间吧,幸运的是现在差不多恢复(真是幸运,那种痛苦再来第二次我就直接自杀),但是恢复之后那种空荡荡的感觉也让我很困惑,但是现在已经学会把自己的想法和愿望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了吧。(^_^)
10月13日回覆讚賞2
寓森
@柯之林 @柯之林 我想很多不同世代的人都會有類似的經歷,我是覺得不管在什麼年齡,如果還能想起之前想做的事情,都還是可以試著慢慢將它帶入生活,不一定要完全的轉向,生活常常無法這樣突然轉彎。
10月13日回覆讚賞1
佳禾
@寓森 對「選擇技職體系已經能夠滿足宏信的需求,它也是一個成熟的體系,不需要更複雜的方式。」這句帥氣的話印象太深刻了(羨慕宏信),但我可不可以追問:如果今天台灣沒有五專菁英班這樣的新制度,你們還是會放心讓宏信進入技職教育的體系嗎?
10月13日回覆讚賞1
寓森
@佳禾 他本來就決定要念台中高工了!我們也同意了!後來出現五專精英班,評估之後覺得也符合他的理想,就決定考看看。(經過今天,不知道會不會更難考了!XD)。反正沒考上就念台中高工也很好,還可以讓他在家裡多相處3年。
10月13日回覆讚賞1
我也想輟學然後以打工為生謀求經濟獨立擺脫父母控制並在此期間學習寫作技能努力以文字為業順便自考本科學位準備出國讀研…
10月13日摺疊回覆讚賞1
寓森
能夠自己獨立當然很好,評估清楚了當然可以去嘗試。只是堅持自己的同時,盡量還是能與家人保持關係,努力讓他們理解你。或許需要時間,只要不斷了聯繫,總會有理解的一天。
10月13日回覆讚賞2
寓森
@劉昭陽 一時半回化不開的隔閡,也不要急著衝破它,反而導致衝突。我的意思是,盡量不要因為有隔閡就斷了聯繫,生活總是還有很多其他的層面,不要一同都受了影響。
10月13日回覆讚賞1
作為同樣在國小自學程式的人不免來推個!( ´ ▽ ` )ノ
目前國內的資訊教育在高中仍然著重於演算法競賽,大學也是以電腦科學 (Computer Science) 為主體,著重於基礎理論、而將實作的能力留給助教或是課後自主練習;科大體系相對著重的就比較接近我們所熟悉的實用路線,然而對實作能力已經不是問題的自學者而言,似乎前者才是需要補足的「缺角」——而這也是我在寫了多年的程式後逐步意識到需要溯源去補足的功夫。比較好奇@林宏信 在就學計畫上有沒有將工程師技能點的這個環節納入考慮,還是希望先以做自己喜歡的事為主呢?
10月13日摺疊回覆讚賞5
你的意思是,現在的資訊比賽多半是比演算法、電腦科學基礎理論,而科大或以「實用性」為主的體系會忽略這一塊。這是你的意思嗎?
工程師的基本技能這個我打算到五專或是高職再學習,就像是我至今仍不學C語言,我想到時候會有課要學的,不急,現在就做喜歡的就好!
10月13日回覆讚賞2
@映昕 應該是說久了會逐步感受到的極限啦。當應用層面的知識學習的差不多後,轉換在不同程式語言或是 framework 之間基本上都駕輕就熟;這時候反而是「了解與最佳化程式解決問題所採取的策略」跟「認識程式的載體(硬體)的運作方式與限制」成了成長的下一道門檻。(・ω・)
我自己是覺得在「有辦法做到自己喜歡的事」之後缺乏數學和電子學的硬底子滿辛苦的,要花很多時間理解演算法的 paper、想拿開發板做些小東西也要惡補很多知識。後者是技職體系的朋友們(像是 MouseMs 或是 Inndy)有優勢的,而前者就比較仰賴⋯⋯數學天分?
@林宏信 沒辦法代替科大的同學們回答,但有觀察到一些同學會來普大修這些課。想說的其實是「成為優秀的工程師」同時會需要兼顧很多面向的知識,而我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久了之後觀察到這塊需要被補起來;除了問問宏信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外,也是想說可以當作「前車之鑑」參考啦。XD
10月13日回覆讚賞3
的確,我也看過一些文章指出,程式寫到最後要能克服問題,就是看演算法。我想如果有機會,我是會想要去搞懂這些的。
10月13日回覆讚賞2
時代變遷,技職教育已經不是想像中“不讀書的孩子”才去讀的教育體系,事實上,台灣目前技職目標是“培養具備知識基礎的專業技術人才”,大家也能看見,近年越來越多“高分”就讀技職,慢慢的,這樣的現象將從特例慢慢轉變為常態。
而我覺得,不必陷在「高中 v.s. 高職」迷思,而是思考自己未來想成為什麼?宏信很早就已經達到這一步,找到自己的歸屬(這對一般人是很難的一步),剩下的,就是攤開目前的教育所提供的內容,看看哪些高中、高職、實驗教育甚至自學的學習內容,是宏信還欠缺的能力,再去讀就好,甚或宏信提到的直接讀科大、大學,我覺得也很好,若已經鎖定某間學校,再去看要滿足哪些現行規定才能就讀,就好了。
其實教育就像自助餐,台灣社會花了很多心力在爭吵自助餐裡面的配菜“一定要有哪些”,卻忘了教會學生判斷“哪些菜是自己想吃的、適合自己長大的菜”,更何況,走出原本出身的自助餐店,你會發現,滿街都是自助餐店,到處都有不同的菜可以選。所以對人生來說,最需要的,是像宏信這樣,努力嘗試找到自己要走的道路與人生歸屬。
宏信很棒!寓森爸爸,勇敢放心讓他往前走吧!
10月13日摺疊回覆讚賞7
寓森
確實,台灣教育環境其實有很多選擇,只是大家都競相搶著幾盤熱門的菜,也不管適不適合自己吃!
10月13日回覆讚賞1
我以五專為例子,最近大家會聽到“五專菁英班”,好多人擠爆了,甚至有5A++的去讀,然後引起許多爭吵,其中最麻煩的,是引起高職端的反彈(五專跟高職都是收國中畢業生,少子化情況下大家很怕生源競爭,更何況是公立科技大學開設的五專)。
五專是什麼?我們俗稱”短大“,比較短的大學,因為他讀五年(一般高一到大二的年齡曾就讀),這讓我們思考什麼?不論你要讀高中職、二專(大一大二)、二技(大三大四)、大學或四技科大、五專(高一到大二),完全都看自己對於學習的需求,你可以先讀高中職然後先就業,再回來讀二專,再去就業,再回來讀二技或同時間進修二技...台灣升學制度非常多元,職場與學校來回管道暢通,其實很少人有好好把握,總是一路讀到碩博士,可惜。
然而事實上,這波科大附設五專,名額約800個而已,其實是很少很少,而且主要是在機械、自動化、農業等等領域,也強化很多外語訓練與專業訓練,跟以往的五專其實差別很多。
10月13日摺疊回覆讚賞3
映昕
剛好想問這個,把問題直接貼過來問 @黃偉翔 :為什麼這幾年會出現「五專復活」的風潮?是因為產業缺技術人才嗎?還是什麼原因
10月13日回覆讚賞0
其實五專沒有復活潮,大家熱議的科大附設五專,名額才800個,其實很少很少。只是這少少的名額數,被大肆報導所產生的錯覺。
10月13日回覆讚賞1
佳禾
@黃偉翔 那你覺得科大附設五專目前開設的這些領域,對技職教育的發展來說有風向球的意義嗎?技職教育未來有沒有可能在國家產業升級的政策上發揮更重要的角色?
10月13日回覆讚賞0
@佳禾 直至今日,台灣技職教育仍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定位。
我們把人才培育光譜的兩端拿出來看,一邊是博雅教育的自由人本,另一邊則是貼近職場的產業經濟附庸(如職業訓練),技職教育落在這兩者之間,不只站立點被兩者夾擊,失去了存在的空間,多年以來更在兩端中擺盪,找不到定位;隨著不同教育掌舵者,時而專業學習多一些,時而博雅內容多一些,是最深層的問題。
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