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憑無記
無憑無記

210814

還是不懂戀愛!只是想在七夕留下些什麼!

有時候會想戀愛的實感是什麼,是窗台上幾乎要“斷頸”的粉色玫瑰,還是那個心心念念預計今天20時送達卻遲遲沒有送來搞得我很鬱悶的包裹,還是可以一起嘻嘻哈哈看著戀綜,假借著節目上頭,趁機靈魂拷問將對方一軍後的洋洋得意,還是每次想把淚水憋到視頻結束之後,都被識破以失敗告終⋯⋯只覺得我所有的執拗的倔強的傲氣,扭捏的做作的悲傷,無理取鬧的自暴自棄的憤怒,都被另一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起來了。

回來之後會想念香港,想念十二月的純粹,想念一月和二月的肆無忌憚,偌大的校園被我們過成彷彿只剩下兩個人。在每個喜歡的位置自習,轉遍每一間餐廳,在湖水邊草地上夕陽下吃晚餐,時間匆匆向前卻又彷彿停滯。我總是對事物抱有最悲觀的態度,尚在經歷快樂已經開始幻想倘若不把它停留在這一刻,那就會急轉直下愈來愈糟。但似乎沒有這樣?回歸日常的生活也不錯,甚至異地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對於充滿恐懼的未來,好像都可以給它稍稍鋪墊點希望。往事確實不可追,兩間幾個月前我們光顧最多的餐廳突然就停業了。我依然記得其中一間的老闆有被我假裝聽不懂“你哋係咪一齊咗”,有在路上偶遇搖下車窗對我們壞笑,雖然在此之後就對我迷之冷漠!另一間的老闆會記得我們喜歡斥巨資點素菜“羊腩煲”,會關心我們兩個人只要了一杯冰淇淋然後感慨“好sweet喎”。可能再次回到學校的時候迎接我們的只有擁擠的宿舍擁擠的辦公室和陌生的面孔們,但我有在努力說服自己那或許並不是一件糟糕透頂的事情。

十二月初的時候朋友邀請錄製podcast,聊到感情話題,我說我不想談戀愛,有朋友就夠了。也確實,只有像朋友一樣的相處才可能讓我放鬆。所以就算我們在很藍很藍的傍晚的天空下,把十多分鐘的路程走了一個多小時,看著銀色的路燈燈光散落在小河道的水面上微微浮動,就著一點一點從樓後面升起來的明亮的獵戶座,我成為“在香港第一個陪他吃田雞的人”,我也大言不慚“我絕對不會和身邊的人談戀愛的!”所幸他從不急於確認我們的關係,卻又在每一處細節認真對待,我慢慢在最舒適的狀態下共享我們的日常,分享毛毛碎碎的小心思。雖然後來發現他只是早就默認了我們的關係而已!接著我一邊不可一世地自認為是雷厲風行理性成熟的颯颯女性,一邊又包攬了幾乎所有小女生的特質,敏感,猶豫,多疑,對過去耿耿於懷,對用情有所戒備,看似要挑戰對方的耐心極限,卻每次都被安撫得很好。

我也會想到底有多少的巧合才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無論是疫情下的嚴苛條例,那段時間的心態心境,甚至是無心時的大大咧咧,過度猜測後的大膽用心,竟然都能恰到好處,好似一個人稀碎的人生軌道恰巧像齒輪一樣卡進對方也不甚規則的軌跡裡。經歷了從大到整個世界整座城市,小到家庭到個人的大災難,卻能無端端地出現一個人把你從絕望中拉回來,當你對所有大野心破滅了幻想之後,又能帶著你從很小很小的細節裡一磚一瓦建立希望。即使我還是時常崩潰,被焦慮和拖延反覆折磨,左右為難內疚到淚流滿面。昨天我又開始為尚未有定期的回港隔離糾結,他笑說“別想那麼多了,下個月地球毀滅了也不一定!”,我突然輕鬆“哦!那我就不工作了!種點菜吃就行⋯⋯”,“哈哈哈我最近恰好在練習種菜”,“嗯?那我恰好最近在練習水煮青菜”,“那剛好!夠了!”⋯⋯

沒想到幾段話斷斷續續寫了三天,要到結尾時,開篇等待的包裹已經收到,小粉也在前一天晚上被我搬去了客廳,窗台上已經換成了七夕早晨收到的一束白藍色的繡球花,襯著白色的滿天星,被一起裹在白色半透明的霧面紙上。一月的某一天他帶我去到他的秘密天台,我們抱著奶茶躺在長椅上看溫柔的藍色的天,頭頂是快要落山的溫暖的夕陽。他說“你說為什麼有些人會想死呢,我就這樣能躺一下午都覺得超幸福!”沒錯咯,我一邊無理取鬧一邊還能收到美麗花花抱著看一下午也超幸福!

還是不懂戀愛!只是想在七夕留下些什麼!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