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小說|「秘密」-1-

「大概是酒館的光吧?」早上他才從那裡出發,前來拜訪大法師,而那些都彷彿是上輩子的事了。

第0章──「學徒」

因為社區活動而寫的文章,歡迎你點回去先看一下。感謝你,感謝。


作者序

沒想到原本只是因為社區活動而寫的短篇小說,會有延續故事的一天,這件事情真的讓我很訝異,對我來說原本那個故事就只是一個保存在琥珀中的一個瞬間,我不知道「他們」怎麼進行到那裏,更遑論還有有未來,那就只是一個思緒在電光石火的瞬間,被我撈起來,東湊一點,西拚一些,比起更多原創的內容,我其實比較覺得像是個縫合怪。

但我知道那顆故事的種子在我的心底發芽,而被種下去、寫下來的瞬間,我就不由得去思考,到底玫茉這位大法師會怎麼遭遇挑戰?他都已經是站在世界之巔的人,那麼美麗的她與看似有禮的葛維之間,會有什麼故事?

而這位學院派法師,又是怎麼繼續他的學習之旅,我甚至開始想像葛維的外表,而他又會有什麼故事?

如同娥蘇拉‧勒瑰恩在系列作《地海故事集》的作者序中述說他的作品,她本以為在第四本書出版後,地海系列就應該已經完結,而她也寫下了「地海終章」的副標題。而隨著時間推進,幾年過去之後,這些故事又推著她繼續往前走,當她再度回顧的時候,這個地海世界又已經推展了更多不得不說的故事。最終她記錄下那些她暫別後,擅自開展的「歷史」,於是故事才因此結束。(雖然希望還沒結束,但勒瑰恩女士已經辭世)

對我來說也是如此,不過以我這位寫作新手來說,更多的是一種冒險,一種嘗試,也是一種挑戰,也許終有一天,葛維、玫茉、以及這篇文章新出現的歐文,她們都可以在這個世界裡鮮活地活著。

我還沒想清楚他們的故事該怎麼命名,不過我想就且說且走吧!畢竟故事是頭野獸,而寫作者只能謙卑地為故事服務。


第一章──「秘密」

玫茉並不是那種輕易改變原則的人,早在葛維來到這座萬言塔之前,數百年間有無數人想來此當學徒,但全都沒通過考驗。

所謂考驗,並不是向大法師展示法術這一關,而是「走進門」。
光這件事情就足夠玫茉對他另眼相看了。

玫茉緊盯著那道開啟的門,就是剛剛葛維走出去那一扇。此刻可以聽見管家埃米特領著他往下走的聲音,以及那不斷發問的年輕人的聲音。

「我看他還不到二十歲吧!」大法師咕噥著。

Photo by Victor Ajayi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5f7o2nvvTQ0?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葛維還餘悸猶存,此刻領著他的是管家埃米特。他一語不發地往下走,就如同大法師所要求的「帶他去房間」,一路上不論他如何跟對方攀談,那個緊閉的薄唇卻怎麼樣都撬不開,彷彿上了鎖似的。

「這裡,有事搖鈴……早餐叫你。」埃米特向大法師學徒輕輕鞠躬,矮小的他此刻正把光禿的頭頂面對葛維。

「謝……。」還不等葛維道謝,一轉身,矮小的管家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連一點聲響都沒留下。整座塔都是。


他環顧整間房間,除了一張橡木製大床以外,還有一個衣櫃以及一組簡單的木桌椅,所有物品都與床的裝飾成套,邊緣有著王族的紋章與花紋作為裝飾,房間只有一扇不是很大的對外窗,葛維把赭紅色天鵝絨製的厚重窗簾拉開,只見白仕女與紅皇后依舊沉默地在漆黑的夜空中熠熠生輝。

此刻,看到月光的葛維才放下心來,沒想到成功了!
他的嘴角忍不住揚起,深吸一口氣,又緩慢地吐出,他壓抑住自己興奮的情緒。

葛維也不敢肯定這個法術會成功,這是他第一次施展這麼艱深的占卜法術。要是在學院內肯定已經觸發所有可以嗡嗡作響的保護咒語,一瞬間就會被導師們用法杖指著腦袋,所以葛維從沒練習過,但他知道必須冒險一搏。


「說一口好法術的法師,比鞋匠還沒用。」


葛維走至床邊,伸手碰觸法術水晶,藍綠色的光芒隨即增強,果然法師所在之地都是如此──「法術光」。

冷色調的光芒,讓石塔內彷彿一切都冷冰冰的,走廊的法術光一點熱度都沒有,雖然亮度比起普通的蠟燭強得多,但就是少了點溫度。話雖如此,葛維也早已習慣這樣的生活,在哈洛德學院內的生活早已讓他與法術永遠綁在一起。

畢竟與其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櫥櫃內翻找蠟燭,還不如抬手揮一下,讓法術水晶發光著實簡便很多。

不過他卻發現木桌上放有燭台,且抽屜裡還有些他數年來都沒用過的「普通蠟燭」,畢竟在學院,所有東西都與魔法有關。

Photo by Andre Taissin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LBPU8K7loz8?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其實葛維在學院內並不是很受歡迎,他的天賦特別怪異。他擅於隱藏,但更擅於找到被隱藏的東西。包括所有實體的物品,或秘密咒語、隱密地道,以及學院教授們根本不想被發現的「小秘密」,不管他想與不想,這些秘密彷彿長腳似的,全都自動地靠攏葛維,以至於所有人都想離他遠遠的。

「越遠越好!」大家提到葛維的時候都會這樣說,最後再加上:「哈洛德的鬍子在上!」

葛維沒想到有一天他的名字可以與傳奇大法師「哈洛德」並稱,只可惜是以這種方式,像是消災解厄的那種。

也因此,當學院接獲王族邀請,派遣學徒至「『知識守護者』、『王族摯友』、『萬法之王』玫茉」身邊的請求時,教授們無不欣喜萬分。把葛維送到大法師身邊,除了除去心腹大患之外,還可以打探傳奇大法師的私隱,這不是最恰當的人選嗎?


葛維推開窗戶看向遠方。萬言塔矗立在山丘之上,此刻山岳也是寧靜的,萬籟俱寂,雖然今夜無風,但葛維依舊感覺到涼意,遠眺山腳下的小鎮,似乎還可見燈火。

「大概是酒館的光吧?」早上他才從那裡出發,前來拜訪大法師,而那些都彷彿是上輩子的事了。


「葛維?」塔底傳來小聲地呼喊聲。

「嗯?」他看向塔樓底下的側門,此刻有一個年紀比葛維年紀小一點的男性正朝他揮手。他的影子被門後流瀉而出的橘黃色燈光映照得很清晰,還在身後拖著長長的身影。

「如何?」

「我是學徒了!謝謝你,歐文。」

「恭喜你!」歐文又用力地揮舞他的手臂。

Photo by Bent Hertema on Unsplash(https://unsplash.com/photos/HuhBWIfw4Kg?utm_source=unsplash&utm_medium=referral&utm_content=creditShareLink)

第一章的最後,雖然還只是一個開始,但我必須特別感謝 @在波卡上灑鹽,感謝你持續不斷地探詢這個故事,我才有機會踏出舒適圈,嘗試努力繼續寫下去,謝謝。

希望我可以繼續用玩樂、冒險的態度,把這個故事寫下來。再次感謝。


前篇

社區活動|以數字編出故事|短篇小說創作─學徒(40301)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以數字編出故事|短篇小說創作─學徒(40301)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