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散文寫作|魔女的血液|談靈感的枯竭,與突然現身的黑貓

我擁有魔女的血液,或是說充滿魔力的「敘說者的血液」,永遠都會在我的血管中奔騰,通過我的大腦,賦予我力量,穿越過雙手,讓我還可以用比拳擊手更有力量的方式出拳。

我在咖啡廳中端坐,把雙手緊緊地黏在鍵盤上面,深呼吸,我知道那個故事就在那裡,而我得為此負責。

那故事必須說一位男同志的某一段奇異的性冒險,在黑色的城市中,故事發生在某條街道的便利商店內,對街的羊肉爐懸掛著紅燈籠,飄散出一陣陣灼熱的香氣,一個不符合主角審美觀的角色出現,主角因著對方的有禮和孤獨在心中鑽出的孔洞,即便和想像不同,他也接受對方的邀約。

我正在這段劇情中描摹兩人身體上的碰觸,以及雙方在彼此的眼神中找到共同孤獨的共鳴。最終,兩人一起走過馬路,他們距離紅色的燈籠越來越近,但當對方打開公寓大門,主角瞥向紅色的燈籠,胸腔中滿溢羊肉的膩口香味,而正前方的公寓樓梯出現時,我卻突然詞窮了。

我趕緊冷靜,把我的黑色保溫杯打開,喝進一大口咖啡,這樣可以幫助我冷靜,深呼吸,我再次把雙手搭上鍵盤,卻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我的天,我的角色走不上樓了!」

我頓時慌了手腳,不該這樣子的,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腦中也有層層的構想,我知道他倆將會上樓發生些什麼,也知道最終結局將會走向何方,但在鍵盤上的雙手卻怎樣都吐不出好東西來。

那道樓梯的樣子,也在我腦中出現,白色的冷光明明就灑落在樓梯上,跟戶外的紅色燈籠呈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色調,我卻好幾次都形容不出一個正確的感覺。

出事了。

本來停留在我手上的那一抹閃動靈光,不論你怎麼稱呼,他消失了。

而出現在我眼角的,咖啡廳外卻有一隻黑貓,雙眼的琥珀色直勾勾地盯著我,她的身體正在散發出微微的銀白色光暈,我知道,她手中握有我想要的東西。

那隻黑貓,她擁有一切。

我知道我得順從她,即便我現在有多急,沒有她我將什麼也做不到,我把電腦闔上,把那道樓梯還有閃耀著紅色的銀色大門丟到腦後,還有那一場本該是簡單可以完成的,只存在我腦中的性冒險,以及兩人眼中閃動的一抹孤獨。全部都丟到腦後,沒有她的允許,我沒法讓他們走上樓梯。

我決心放下這個故事,也許黑貓還會繼續跟我說話。她現在已經跳上木桌,正在桌邊的《狂野書寫》上打盹,看來今天是沒有機會了,我打算收拾東西離開咖啡廳,既然故事進行不下去,我繼續在這瞎耗也不是辦法。感覺到我的去意,黑貓優雅地跳下,完全無聲的一躍,徑直地往門口走去。


接下來的兩週她還是一句話都不肯跟我說,閃動著銀光的黑色毛皮,在我的腳邊晃來晃去,或蜷縮在房間的角落慵懶地舔舐腳掌,有時候當她抬頭用他那琥珀色的大眼盯著我瞧,我會以為有了轉機,但當我把雙手放上鍵盤時,卻還是進行不下去。

我開始嘗試打發時間,打掃家裡、閱讀、玩遊戲,但是那隻黑貓卻總在我的眼角出現。


「別緊張,你應該放鬆做點別的事情,別去想那些燈籠跟樓梯了,你得好好過日子。」

電話那端的朋友在聽完整件事情的完整經過,這樣跟我說。而那隻黑貓正在我旁邊蹂躪一隻淺藍色的兔子玩偶,四隻黑色的腳爪拼命地在上面跳上跳下,把我所有注意力都吸引到他身上,彷彿我是那隻可憐的兔子布偶,而她是主宰一切的獵食者。

「忘了那個故事,你會好一點。」

「可是我已經半個月動不了筆了!那隻貓!!那隻黑貓!!」

我如實地把那隻擁有一切財富的銀色黑貓一股腦地都說出來。

「我的天,你真的需要休息,別再提那隻貓了,人家真的會覺得你不正常。」


掛掉電話的我深呼吸一口氣,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發瘋,我需要冷靜。

於是我什麼都沒帶,拿著手機跟鑰匙就出門了,我打算去有人的地方走走。家附近的小型賣場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既沒有必須得跟任何人聊天的壓力,卻又可以感受到被人群圍繞,緩解我總是得跟那隻黑貓獨處的壓力跟窘境。

我把機車停在路邊,和牆一樣高的玻璃帷幕在大樓邊矗立,只要拐過街角就可以看見賣場,我瞥了一眼自己在玻璃後的倒影,有些亂翹的頭髮與憔悴的雙眼,還有腳邊那隻彷彿事不關己的黑貓。

順著這一人一貓的畫面,讓我想到宮崎駿的動畫魔女宅急便,我一直都很喜歡這部電影,此時我想到的,是關於魔女琪琪在故事中突然消失魔力飛不起來的情節,他去拜訪森林中的畫家朋友烏露絲拉,她一邊拿著手中的碳筆畫下琪琪的側臉一邊問她:「魔女的力量從哪裡來?」琪琪回答:

「魔女的力量來自於血液之中。」

於是畫家烏露絲拉說他很喜歡這種說法,雖然他不懂魔法,但那就跟畫家的力量一樣,那種能力都深埋在血液之中,那些力量不是消失了,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當我再也畫不下去的時候,就什麼也不畫,出門散步,喝茶,做別的事或什麼也不做。總有一天,會再有畫的想法。」-魔女宅急便,烏露絲拉


我突然深深地被感動,我站在玻璃帷幕前,深黑色的鏡面把我和那隻散發著力量的黑貓映照得格外清楚,我知道,我永遠都擁有這樣的力量,只是現在,我還不能夠很純熟的駕馭它,我擁有魔女的血液,或是說充滿魔力的「敘說者的血液」、「作家的血液」,永遠都會在我的血管中奔騰,通過我的大腦,賦予我力量,穿越過雙手,讓我還可以用比拳擊手更有力量的方式出拳。

我知道,我還有力量,而她永遠不會消失。

我想起魔女宅急便的故事最後,魔女琪琪再也聽不懂黑貓吉吉在說什麼,不過那也沒關係,琪琪微笑地看著吉吉,她知道她總有一天會懂的,因為力量永遠都在。

我看向腳邊的黑貓,我看向他的眼底,那深琥珀色的柔和眼神,卻也不急著懇求他,因為我知道他將永遠與我同在,總有一天她會回到我的身體裡,把我的力量交還給我。

我們一人一貓,先後走進自動門內。


贊助我一杯咖啡,讓我知道在創作路上有你陪伴。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https://liker.land/zxx0531/civic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社區活動|以數字編出故事|短篇小說創作─學徒(40301)

為你閱讀|偷書賊|建構統治者神話的文化洗劫與記憶消滅

生活閒聊|書本大採購|圖書禮券一次花光,想買的書永遠買不完

Loading...
2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