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dust

自由的人

无形消弭

让灵魂干干净净地消失。

这一切神奇得不像话。

Aggie一头扎进海里,冰凉的海水一瞬间倾覆他,入海前喷鼻的咸气此刻直冲他的鼻腔而来。所有声音在一瞬间消失,仿佛进入真空。不能呼吸。他紧闭双眼,心脏紧绷,身体僵直,沉沉地往下坠落。

那一瞬间太多思绪冲上来,他来不及择选先好好思考哪一个。

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一定是错觉。然后又被拍了一下。

「Aggie,睁开眼。」

声音在海水中飘浮,比在梦里听到得还不真切。也或许是意识逐渐模糊。

「Aggie。」那个声音又唤了一遍他的名字。

迷失在海洋里的Aggie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并非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他像在陆地上被人叫出名字时那样,睁开眼,转过头,身体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Aggie张了张嘴,想讲话,海水一瞬间涌入。Aggie又痛苦地闭上了眼。

从陆地上带下来的最后一口气被他释放,转头后他发现身后空无一人。没想到最后一刻,万千思绪像气泡一样飘走,只剩下这一个:要死了……这回是真的。


死,或是未死?我现在是什么?

Aggie低头看不到自己,他在海水中轻盈得不像话——海水仿佛从他身上抚过,或者说他与这海原本没有区别。

他的精神活动照旧活跃着——可我现在是什么?原本我依托于我那如人间痛苦的容器一般的肉体,然而现在这具肉体不知在海洋中的何处,那我现在是什么?

这片海洋如同广阔的、浩瀚的死水。没有生命,阳光如同隔着暗色玻璃在另一端的世界,给这片海洋留下幽暗的、微弱的、与其说是光明不如说是觉知的一点深碧色的视野。

Aggie毫无阻碍地遨游着,然而这片海洋处处是一样,连水的流动、光的质感都没有一厘一毫的分别。

也就因此失去了空间的概念。这片海洋也许很大,也许只是出于经验的武断判断。他也许纹丝未动,也许已经行进万里。

根本……就像是静止画面。

这真的是海?那我又是什么?

「Aggie……」

Aggie猛地震颤——原来仅仅是灵魂,也会震动。这个声音仿佛把他忘另一个世界拉扯,痛苦的窒息的记忆窜上来,像那时涌入五脏六腑横冲直撞的冰冷的海水。

是这个声音泄掉了他最后一口气,可他付出了代价,回头时却空无一人。

「你是谁?」下意识地Aggie又开口了,(当然,他已没有「口」可张,)这句话讲出他才意识到自己本不应该再发出声音……然而那个声音的的确确是来自他的,虽然他无法判断这个声音是否与原本的肉身所出一致——他只是对这个声音的所有所出有本能的觉知。

「Aggie……」

恐惧一瞬间攫取了他。这个声音就想遥远记忆里的恐怖电影,空旷地回荡着,却四顾无人——他忘记了自己如今也是无形无质的「东西」了。

「你在恐惧?」这个声音忽然发出一声轻笑,「看看你自己吧,你是什么东西,我就是什么东西。」

Aggie下意识地「低头」,然而什么也没看到,他这才懂得这句嘲讽之语的意思。

「你怎么知道我在恐惧?」Aggie「咬着牙」,有些尴尬地发问。

「剥除肉身,你的灵魂无比透明。」

原来如此,她的嘲讽不屑之意也如此清晰。

真简单。Aggie忍不住想。

「是简单啊。」她又洞穿了Aggie瞬间升起的感慨,「你看不见我,我看不见你,但我们互视对方为完全透明纯粹。」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Candice。」


「Candice,你在哪?我又在哪?」

「不重要。」Candice冷冷回答,「为什么要知道这个?我们都死了,死了还要寻找意义吗?」

「寻找意义?我没有……」Aggie下意识地反驳。他不喜欢有人把「意义」这样虚无的词强加在他身上。

「那你为什么要知道你在哪?」

Aggie被问住了,霎时间无言反驳。

「但被困在这里,很无聊诶……」沉默了一会儿,Aggie小声抱怨道。

Candice嗤笑一声:「你不知道时间的流逝,也许它压根没有流逝,也许在倒退,也许在前进;也许你思绪断片的时候,时间已经滔滔向前,或是仅仅前进了一点点而已——这些你都不知道。那么何为被困?何为无聊?」停顿了一会儿——就像Candice说得那样,这「一会儿」是多久也无从得知,她接着讲道,「我们根本没死透。真要死了,要灵魂消失得干干净净才对。」

「不好!」Aggie连声否认,「不……」但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让话音落得突然,像是脑海中的词句忽然堙灭了一般。

「你不想死?可你是自杀的。」Candice无情地指出真相。

「你怎么知道?」

「你是透明的。」

「我……」Aggie「深吸一口气」,才接着讲道,「我想死,我是坚定了这个想法才跳海的。只是……精神会有动摇,是很正常的。」

Candice倒是意外地没有继续调侃或是反驳他,沉默了。

「那你呢,你为什么……你也是自杀吗?」Aggie问出口才觉得这样也许不礼貌,然而就像Candice说的那样,对于已经中止人间游戏的他们,礼貌与否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可没有问你为什么。」Candice没有正面回答,「一定要有理由才能选择死吗?死的选择一定比活下去卑劣,以至于要用很多很多的道理、理由去支撑才能去做?我不喜欢活着,只是这样。」

「这个不喜欢也有理由吧,」Aggie真想挠挠自己后脑勺的头发,露出那种三分尴尬三分谅解的神情,「像我,我就是被虐待到失去希望了,才这么做。有时候是真的想活下去啊。」

「也许有吧。」Candice承认道,「我的生活一直顺利,认识的人也大多很好,从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但我就是对活着喜欢不起来,当然,也许有原因。可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那个原因?不喜欢活着这个结果才是重要的吧。」


「Candice,你漂亮吗?」Aggie问完自己都笑了。然而他也逐渐大胆起来——谁让他已经死了呢?看不见也摸不着的。

他甚至能够想象出Candice白他一眼的面容,虽然五官不清晰,但——她的灵魂和他一样,都是透明的。

沉默很长很长,就在Aggie以为她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她忽然开口了:「漂亮。许多人都这么说。漂不漂亮这件事,别人说才有用,所以应该挺准的。」

「Candice,你为什么任由你的精神还活跃着呢?没有办法让灵魂也干干净净地消失吗?」Aggie又问。

然而几乎是这个问题脱口的一瞬,他就意识到「让灵魂干干净净消失」的方法。如果他还有身体,他此时应当睁圆了双眼,满心惊骇。

不是因为这个方法本身,而是他瞬间明白了Candice。

「Candice,你还在吗?」

然而她没有说话。

这段对话的空白持续了很久。Aggie会想,也许在陆地上,已经是沧海桑田的时光流逝,也许人类已经覆亡。而他毕竟失去了时间流逝的感觉,他的记忆也仿佛深海一般静止。Candice与他之间,仿佛远隔时光涛涛,又仿佛近在咫尺、只是隔着一段昨日睡前的未完成对话。Candice进入了他死前最后的记忆,没有离开,也没有说话。

他感受到Candice还在,他一直懂得她。


「Aggie……」

「嗯?」忽然听到她的声音,Aggie仿佛刚刚睡醒一般,有点懵懂。

「说说话吧,挺无聊的。」

「何为无聊?」Aggie笑了。

「我知道你看穿我了,所以才羞于开口。」Candice态度坦诚,「死亡是这么孤独的一件事,Aggie。然而,放弃灵魂不难,可我舍不得。也许是因为……」

「是因为那么厌恶意义感的你,还是在有意无意地寻找、证明意义的存在。」Aggie抢白道,「你很在意,Candice,你没有完全放下。」

Candice似乎叹了口气:「已是覆水难收。我被困住了,Aggie。」

「Candice,我们只是还没死透。如果灵魂真的干干净净地消失了,这些东西,这些活人为了活得舒服一点制造的幻觉,全部烟消云散。我们不必向死亡寻找意义的,我们只需要……死得更彻底一点。」

「让灵魂干干净净地消失?」

「对,让灵魂干干净净地消失。」

Aggie仿佛看到Candice点点头。依然是模糊的身影和轮廓,然而他感知到她,清晰无比。

Aggie又「笑」了。他「闭上眼」,集中全部精神力想象深海的撕扯与释放,仿佛将拦住的大片大片阳光放进来。刺目无比的白光冲进来,Aggie痛苦地「紧闭双眼」——这片海消失地无影无踪,而他,最终也干干净净地消失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