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棍

学生

关公的艺术

看了女王对哈里梅根接受采访的回应,不得不佩服技巧之高超。

有英语教师撰文,从语法的角度分析使用被动语态的好处,我也一并贴进来。作为The Crown第三季和第四季的观众,我也试图从关公的角度说一句:

不要因为A事件的出现而回应A。哈里和梅根接受专访是一件事情,言论自由,谁都可以接受采访的;但是采访所衍生的王室种族歧视和梅根遭受霸凌,又是另外的事情。议题是设置出来的,如果当事人抛出一个议题A,另一方就回应A,那这将会变成踢足球,球从一端踢向另一端,再从一端回到另一端,事情将会变得没完没了。今天当事人提出“种族歧视”,另一端如果直接回应“林北没有种族歧视”,这就会变成膨胀的媒体声量,无休止地变成一个循环,即一方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或者反驳对方的回应,而提出更多的内容。媒体倒是很喜欢这事儿,因为没有什么新闻议题比这更吸引人了,双方吵架当然是读者和记者最喜闻乐见的事情。但如果这样下去的话,不仅会变成无限制的套娃,你套我、我套你、你再套我,而且言多必失,万一不小心某个单字讲错了或者发音错了,又是另一场关公灾难。

差点踏入这个坑的是未来的君主威廉,他说“我们家一点都不种族歧视”——如果哈里和梅根这会儿又出来说“你骗人,你老婆天天嘲笑我”,那威廉就是引火上身。好在威廉说会跟弟弟打个电话,这才从泥沼中解救出来——反正我们家没有,剩下的我们自己谈就行了,媒体勿扰。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我看台湾有一种做法是去当事人去兴讼、去提告,进入司法程序后媒体也就不太能继续报道了,后面哪怕撤诉的话新闻焦点早就转移了,一场口水仗才能画下句点。

而现任君主自然没有使用未来君主的做法。在这份简短的声明之中,你看不出它是针对着某一个议题或者指控进行回应。说实话,哈里梅根讲了一个多小时,我没有全部看完,但大概要点媒体也总结,包括种族歧视、包括被凯特弄哭,等等。老板娘只用了一个词、一句话,把这事给“兼容并蓄”——即所谓的“这些年过得how challenging“,很难,老板娘已阅了。不管梅根讲再多、不管后续还会有什么效应、还会衍生什么问题,我就一句话,知道你说你自己过得惨了,已阅,这样就不会节外生枝,而且也维持了王室一贯的”不对外过分表露情感“——当然,也就是所谓的傲慢、所谓王室的威严。

否认也是要看技巧的,巧妙避开比直接否认更有力量。还是威廉,直接说”我们家一点都不种族歧视“——废话,是个人都会这么说。你现在说我种族歧视,我肯定第一反应就是否认,况且威廉家还不是一般的家庭,旁观者肯定能预想到你必定会否认,为了王室的声誉、为了政治正确、为了维护形象,哪怕你内心真的出现过一丝念头,你也不可能承认。不承认不是新闻,谁都可以想到,你不讲人家也会认为你肯定会出来否认,问题是你直接否认的话旁观者或许就可以开始问,你说你没有那你证明一下——这玩意儿怎么证明呢?只要外界一追问,你就陷入了一个无法解释的圈套里。而且外界也完全可以说,你们王室一堆破事儿啊又不是没人知道,不要在那里假装清高,新仇旧恨就会一起来算了。

老板娘就不一样了,她说,你说的这事儿啊,版本有不同,即所谓的issues are concerning...recollections may vary. 我听到的其实有所出入——但其实就是做了一种否认的姿态。家里可能确实有烂摊子,但是我们说法有出入,私下再对对说法就是,而且也容易转圜。梅根说这个指控其实没有证据,而且是说有人议论,这人是王室的吗,还是工作人员呢,这都不一定。女王也不会直接跟你说我们就是没有,只是版本不一样,可能到最后发现我们真的没有,只是那个门口站岗的阿Sir自己私底下讲的嘞。

最近运用避开大法的还有一位台湾的民意代表,被媒体拍到与同党异性同志同居嘛。他也没有否认——因为已经被拍到了,证据都有了——但是我们是房东和房客的关系。说实话,他也没有说和这位同党同志不存在儿女私情,但我们就是房东房客,你要是乱想那就是你思想不纯洁,整天脑子里想着坏坏的事情。

最后女王也安抚了哈里和梅根,虽然分家了但还是”挚爱的家庭成员“,还是一家人,有商有量,不要总想着搞一个大新闻。三句话,很简短,想了一天的回应能够到这种炉火纯青的地步,女王或者是她的幕僚确实很有功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