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棍

学生

在民主政体的起源地,看电视上的吵吵闹闹

發布於

说是到英国来度假,但是居住在苏格兰一个偏僻的小乡村。好在距离格拉斯哥和爱丁堡这种大城市还不算太远,(约莫一个小时的火车),周末好歹也有个地方可以走走看看,(还有买买)。曾经最远到过苏格兰最北部的Shetland群岛——那地儿属实人烟稀少,曾经跑过犯罪新闻的老师说根本没有罪案、也不会有罪犯逃到那个岛。

不过岛上倒是有很正宗的粤菜,这令我很惊讶。果然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人,英国的每个角落都有讲粤语的。

于是,在weekday及各种无聊的度假时光(例如到这个人烟稀少的岛)之时,也就只能开开电视,看看电视上又在吵什么——

讲电视之前再插一句,宿舍的电视其实并没有交电视执照费,但在一开始看的时候并不知道有这回事——我们是多交了两个星期的住宿费,价格大概可以购买两年的电视执照——于是我想当然地觉得宿舍费里面应该囊括了电视执照——宿舍应该可以想到我们的生活是多么地无趣和寂寞。

结果没有。在白嫖了一个月电视之后,我们收到了来自BBC的警告信。

九月份,电视上吵得比较厉害的有前首相卡梅伦的新书出版。本来新书出版搞点噱头可以理解,但是书中披露的内幕其实有些令人无法接受。卡相说,在苏格兰独立公投之前,他曾经进宫请求女王能对这次公投“睁一下眼睑”,即希望女王能够对这一政治性问题发表一些意见。这很明显违背政治伦理,也违背英国的宪政制度。女王当然不会蠢到答应卡相的请求,但也确实在苏格兰人做决定之前发表了一个讲话,吁民众斟酌损益云云。

我失望了。小学生都不会犯的错误,卡相做了。他不仅没有能力去面对脱欧和独立的挑战,还试图用另一个错误去掩盖前一个懦弱。这居然是在民主政体的发源地,我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他的书倒是卖的不错。

十月份,电视上吵得比较厉害的也就是脱欧问题了。记者出身的约翰逊其实很会做这些公关工作,在电视上的表演功力比反对党领袖科尔宾强多了。这一点可以在十一月的两党领袖辩论上看出,辩论场上的科尔宾简直一副理工男老实人模样,难怪传言说女王并不喜欢工党的领袖,一点人格魅力都没有体现。平淡无奇的着装和身材,加上容易被遗忘的长相,又没有丰富的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辩论时也不会抢占主导权,风头都让约翰逊出完了,自己还像个老实人一样捍卫自己的主张——但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主张也并不清晰,在留还是脱这个关键问题上存有模糊。政治人物最忌讳的就是模糊,不可以模糊。

扯远了,这是十一月的事情,但是十月份的时候整个攻防战都在议会进行。最精彩的议会辩论也在那个时候发生,大家熟悉的伯尔考议长还萌萌哒坐在主席位子上,腮帮子鼓得红红胀胀地喊着“order!order!”中间还有一个议会的休会风波,搞到半天半路杀出个名为英国最高法院的程咬金,宣判议会休会是违法的,于是乎我猜想有的议员可能已经订好了假期的出行计划,玩到一半被叫回去议会开会,这是我最讨厌的事情。乱世之中,各个权力极互相抢权争权也是正常,中联办、港府、警队不就是这样,反正都是一锅乱炖粥,能捞就捞呗。英国法院倒也有趣,在九不搭八的环境和理由之下裁决了议会的决定,几百年未曾行使的权力突然才想起来,鄙人私下非常佩服。

本月当然就是大选月。议会休会之后BBC Parliament频道就没有什么好看的了。英国的电视机是带字幕的,哪怕是直播节目也会出字幕,虽然有延迟,但是确实方便了我的收看。有的人英国口音真的很重,我在这儿不止一次吐槽过苏格兰的口音。

好在圣诞节即将就要来临,各个城市都开始点灯,虽然电视上政客们依然在吵吵闹闹,但一副欣欣向荣地和谐氛围正在营造。竞选看板和圣诞彩灯挂在一起,人们在圣诞集市上吃吃喝喝。下午四点的天空已经暗了,而彩灯正在照亮着人来人往的街道。Go around and go around,新的一天也会来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