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通宵

幸福时刻

寒假的时候,我见证了一个幸福时刻,而这都是新冠肺炎的功劳。

那天阳光明媚,邻居杨小妹订婚了。而我是在次的前一天才听说此事的,并且还是母亲告诉的我,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还是有震撼到的。

杨小妹比我小一岁,但与我也谈不上是孩提时代的玩伴。在我的印象中,我上二年级之前尚未与她相识,而当时的我已经八岁了,这主要是计划生育的功劳,也是重男轻女的一个表现。 虽然也重男轻女,但是花爷爷与别人不同,并没有将她弃尸荒野,而是先交由他大哥收养,也就是她的大伯。她大伯家中因为迟迟没有男娃,所以躲进了深山里,这就使得计划生育的手无法触及。虽然是她大伯扶养,但是生活费还是花爷爷自己出的。

直到后来她弟弟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并且上完了她的户口后,花爷爷才将她接回到身边。然而她弟弟也并不是第三胎,而是第四胎,第三胎流产了,至于男女,便不得而知了。如果时光倒退到土改前,那么她算得上是名望之家,听村中的老人说,以前这一片都是她们家的天下,所以到了今天她大伯若是与别人发生口角的时候,总会有这么一句话:“你们有什么?还不是靠我家的地养着!一群穷棒子!”记得三年前大伯去世的时候,她二伯母也曾说要让我们杀鸡宰羊请他们大吃一顿,我年幼无知,因此便问其中缘由,他们说因为这些土地都是他们家的。这就令我疑惑了,公有制下竟然有此等事!于是我便说:“这些土地不都是国家的吗?”幸运的是后来都没有杀鸡宰羊,否则怕是要“闹肚子”了。

在她没有回来之前我和杨秀花他们玩得比较好,而这个“好”字呢也仅限于一个层面而已。我们经常在一起玩些游戏,所以我时常去串门。恰好她回来那天,我又去串门了。生活条件好的人与我就是不一样,穿戴整整齐齐,而在她眼中,我则是一个邋遢之人。此时虽然仍是童年时代,但是由于彼此都要上学,年级与班级也各不相同,我和她之间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有相交的部分主要是因为杨秀花。

父亲和母亲都去她家帮忙了,家中只我一人。过了一会儿,父亲他们吃一圈酒,又绕到家中。我把餐桌摆上,又将提前炒好的菜摆上餐桌,摆上一圈碗筷,光顾着忙活,没注意看男方长什么样,直到他和我打招呼了我才看清他的模样。他竟然是我小学同学!我尤为惊讶!然而令我更加惊讶的是他们之间已经交往了四年,今年杨小妹毕业初中已有一年的时间,而照此说来,他们俩当是初一的时候便交往了。在惊叹之余,我既祝福他们,也羡慕他们。然而这时我却又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很小。

一两年前,我也见证了一个幸福时刻,村中一少年结婚了,而他的妻子正是我的小学同学。曾经作为同学的时候,或有矛盾,或有快乐与哀伤;毕业后更是形同陌路,又有谁曾想过多年后的一天会以某种身份在同一个地方相逢呢?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了起点。而我认为,纵然是又回到了起点,也早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了,一个人如果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走了一遭后又回到大山里,他与那些没有离开大山的人对待生活或事情的看法都会有所不同。

令我印象最深的便是我的表哥。三年前,他刚高中毕业,我也刚初中毕业,当时他既名落孙山,又与他交往很久的女孩发生了矛盾,又在小姑他们吵架之下生活,一时之间种种困难阻断了他的去路,他极度茫然。我给他做了思想工作,他说其实我所说的他也都知道,只是想不通。然而九月开学后,在外生活半年归来的他里里外外都换了一个人。也许这就是一个人成长的重要表现。但是尽管嘴上的道理说得是头头是道,可是就算我自己真正的做起来也依旧是难如登天,而我也仅限于治疗他人之伤痛。

杨小妹订婚一段时间后,新冠肺炎得到初步控制,我们返校的时间也终于定了下来,而在我返校后,杨秀花与我有过联系,她说感觉杨小妹订婚后变得成熟了许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