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larsinc

Transmedium Artist-Curator / Spirit Guide IG: @ztlarsinc | [email protected] 預約催眠 ➔ http://bit.ly/ztl-akash-hypnosis

催眠實驗紀錄:星際盟友三方議會-第一次【中篇】

催眠執行時間:2021 March

🛸 最近和摯友情侶檔實驗一次遠距催眠兩人(成功了!)

本次會談我們從探索D的環保意識(對製造多餘人工垃圾會有強烈罪惡感)開始,並在發展出有趣的「三方高我會談」的平衡協作機制:由我負責引導對話進行和能量疏導,由D透過內視力下載特定信息(以畫面的形式呈現),由K傳導D的感受(D在催眠狀態下,沒有強烈情感,而是轉移到了K身上)並轉譯及搜索、下載相關信息。

我們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以開放心態,與我們分享這份有趣的信息,如有疑慮也不用過度較真,將之視為科幻小說閱讀自然能獲得純粹的樂趣。若你受到這份資訊吸引,或許能在其中尋獲你正在追索的真知。

以下用代號簡稱對談人。
(Z:我,催眠師/K:女性摯友的高我/D:男性摯友的高我)


(四)腦波增幅儀器

Z:K想要問為什麼給她(在夢裡)裝腦機裝置。
K:最新研究成果!(大笑)
Z:好用嗎?功能如何?
K:它是一個增強器,有點像是增強振幅的一個機器,就有點像是她多了一個額外的硬碟在她身上去記錄其它東西,但是她現在的硬體(人類身體)就不夠快 …...(大笑)
Z:所以其實是一個腦的延展?但腦其實不是拿來記憶的。
K:這個東西不是拿來記憶的,因為說實在的,記憶這種東西它本身 …… 大家都以為記憶是有限的,但沒有(是無限的),你可以把它放到雲端啊,只是我們平常不知道怎麼把它放到雲端。
Z:記憶其實是連結突觸,所以它其實是可以改造的。記憶是一種連結的方式,是你去怎樣經驗那個路徑的方式。
K:對!所以你不需要真的去記住什麼。就像是你要會google,你不一定要知道每件事情,但你要知道怎麼找到那個連結。但這個東西(指腦機裝置)是增強振幅的儀器,有點像是把 …… 我現在在找大家可以理解的方式去解釋這件事情。(大笑)然後這個東西之後還會再有新的版本下來。
Z:那這跟 Elon Musk 他們推出的 Neuralink,有什麼關聯嗎?
K:其實 Elon Musk 那個東西還蠻弱的。
Z:(大笑)好。
K:但 Elon Musk 應該也是有人(指導高靈)跟他說,讓他做出這個東西,但他沒有100%拷貝出來我們做的東西 …… 算了算了,他們已經很努力了。(大笑)
Z:他跟 Grimes 就很像,很相配的靈魂伴侶。
K:他們兩個就外星人啊。
Z:Elon Musk 他媽媽也很酷。
K:對啊,他媽媽超辣的。
Z:超辣!(大笑)好,我們先停止討論他媽。
K:想要理解腦波儀,比較具象化的方式好像就是要裝一個東西到腦袋裡面,那個東西有點像是用來監測腦波,但最理想的方式是我們不需靠額外的裝置,找到一個觸發的方式讓腦波自行增強。
Z:它只是一個單純的個體(腦波)增幅器,還是它其實能達成集體的共感?
K:這個儀器的理想,就是它把個體的意識往外振 ……
Z:合起來變成一個超腦嗎?
K:這樣想好了,你要有一個高振動的東西,周圍的東西也會開始跟它一起提高振動,但是當這個振動頻率太強的時候,周圍的物體是感受不到的。當這個東西的振動頻率變大之後,就是我把這個東西的振幅範圍往外增加之後,它就可以影響到其他人的頻率也跟著一起振動。
Z:講到這點,我自己有這個困擾,就是有時候振頻太高,所以大部分人接不到。對這個有什麼建議嗎?還是說其實維持這樣就好了?
K:其實對其他人要接到的重點是在於穩定性,而不是你的頻率是什麼樣的狀態,你維持在一個穩定的輸出,比你突然一瞬間爆發還要重要。
Z:所以還是時間的問題嗎?或應該說是續航力的問題?
K:對,續航力的問題。

Photo Credit: FLY:D (@flyd2069) / Unsplash

(五)物質轉數位、水的液晶態與靈肉錨定系統

K:物質的本質,或初衷,是在於「要被消失」。但數位(化)蠻神奇的,數位這件事的意義 ……
Z:我現在出現一個詞,叫做「量子態的模擬」,你有什麼data嗎?
K:我講一個之前給她看過的好了,「水的液晶態」,在某個特定的電極觸發之下,水會被激發出另外一種形態,它是處於固、液、氣三個之間,像是液晶的一種狀態。
Z:是指這個形態兼具固、液、氣態的特性嗎?
K:對,所以它的資訊含量是比較大的。
Z:我記得好幾個月前,我好像有在哪裡看過,說能量是能從水去轉換的。
K:水是很重要的一種能量,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水有多重要。水真的很重要,不然地球為什麼要有地表水?只有地球有地表水,其它星球都是地底水。地球有地表水,很大一個原因,是因為你們的水循環可以在大氣層內進行,但其他星球的水循環沒辦法放在地表進行(沒有大氣層或太稀薄),所以你們才會有下雨這樣的措施,可以讓你們擁有地表水。
Z:這一開始行星的設計(有厚實的大氣層)是為了什麼?
K:跟周遭的其他星體有關,因為星體和星體之間彼此是有引力互相牽引的。大家會覺得地球大氣變化多端,其實地球大氣相對來講是(比其他星球)穩定的,像有些星球的大氣非常極端,沒辦法有全區域非常穩定的水循環,那些星球也是刻意被設計出來去做那樣的測試,但只有地球有相對穩定的大氣,可以讓你們有每時每刻的水循環存在,可以有地表水、有氣體,甚至有(凝)固體。
Z:所以各式各樣的天氣變化是地球獨有的嗎?
K:其他星球也有天氣變化,但比你們再劇烈一點。
Z:星球內部吧?
K:對,比較極端,不在外面,因為在外面也觀測不到什麼東西,你要在星球內部才觀測得到。
Z:因為我知道有些星球根本就沒有天氣變化,有些是極度的好天氣。(※ 備註:之前有些催眠個案的星際轉世,有到過完全沒有天氣變化的星球。)
K:嗯,對啊,有些是極度極端,有些是完全沒有,其實還蠻多元的啊,這個宇宙裡有多少個星球,你想也想不到、數也數不完,所以如果有幾千億或幾兆顆星球,就會有幾兆種大氣,但若要我說的話,以人類的角度跟其他星球比起來,地球的大氣反而是很穩定的狀態,祂一直都會有水循環在進行。
Z:嗯。那我們回來講水的第四態和數位化,或意識轉化的關聯性。
K:要講水的液晶態,其實要去思考物質本身帶的能量和資訊量的密度,因為水的液晶態包含三態,意味著它所能乘載的資訊量比其他(單一狀態的)東西都還要大,我想一想要怎麼說,這感覺可以寫個論文。
Z:我現在想到的是,它會不會是跟流動性有關?因為我們現在所謂的物質轉化(固定狀態改變),它其實是一種凝聚的記憶,而水本身是一種相對來講特別代表flexibility(靈活性),可變動性的象徵。

(調頻中,改由D先調閱畫面,再交由K搜尋信息和轉譯。)

D:有點像是水晶,很像是尖矛。
K:對,我看到跟他一樣的東西。
D:尖矛,晶狀體包圍在外面,裡面有點像是螺旋的電極,也是晶狀體。然後我當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K:我在他講之前就看到跟他一樣的東西,但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我剛看到的時候不知道是我突然想像到的、還是真有這個東西,但我現在來找一下這個。(進入搜尋模式)啊,DNA!……
Z:(協助加快搜索速度)
D:現在看到另外一個圖像。看起來有點像是一個圖釘,但它其實是因為在旋轉而變得像圖釘的樣子,中間是一條線貫穿這個像圖釘狀的東西,然後外圍是一直在旋轉的,但我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
K:我需要再兩到三個圖像。
D:兩個正方形很像顯微鏡玻片的東西,兩片相疊在一起。
K:喔,我現在找到的是工具,再給我三個,我應該可以看一下它的流程。
D:(跟K描述建築圖像,錄音檔聽不清楚,據說是黑白畫面的燈塔,像是實驗室)
K:嗯,那個 …… 跟巴別塔有關。
Z:欸?好玩了,請說。(※ 備註:我的科幻小說集《住人》,最初概念發想和巴別塔有關。)
K:再一個!
D:外觀像是吐司的框架,中間有四個晶片的結晶點,是一個非常非常小的東西。
K:好,我整理一下喔 ……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蠻遠古的技術。
Z:是亞特蘭提斯時期的嗎?
K:我覺得比那更早。
D:看到一個時空之門的圖像,像是很多個方形疊在一起,都是棕色的。
Z:或是我們不知道的古文明,因為我感覺像是亞特蘭提斯的能量,但不是,感覺也不會是列木里亞。
K:因為它的美學不像是亞特蘭提斯那種。
D:美洲。
Z:瑪雅嗎?
K:我覺得比較接近阿茲特克。
Z:喔?
K:首先是物質轉數位,很大一個重點是「容器」。單純就人類的身體來講,你可以簡單把它理解為一個容器上的轉換,以cyberpunk的方式簡單理解,有點像是你把你身體裡的意識挖出來放到另一個地方,移植到網路、雲端,只是這個容器變成是虛擬化的,一種被模擬出來的形式,所以當我們在探討物質轉數位時,我們真正想知道的是我們能否讓意識不倚靠容器就能存在。然後我們剛才看到的那個矛,它本身是一種法器。

Photo Credit: Melissa Gapen (@mgapen129) / Unsplash

Z:我好像知道是什麼東西,昨晚我剛好看到愛染明王的修行儀軌,好像對應那個箭,就是你在做意識錨定時,射出的那個箭。
K:嗯,對。人類不是有雙股螺旋DNA嗎?那就像是把你的意識和DNA纏繞在一起的概念。
Z:你是說法器本身嗎?
K:對,因為人類對身體的理解還沒有很深,我們甚至不知道基因這種東西是怎麼被遺傳下來的,而且目前世界上有很多人本身意識錨定不穩,這個現象在戰後嬰兒潮後特別明顯,因為戰爭死了很多人嘛,那時有一批想要 …… 其實可以直接說,有一批來地球的是瑕疵品,應該說以我現在理解是有瑕疵,但他們不覺得。(大笑)
Z:什麼樣叫有瑕疵?
K:用我們的角度來講,那是一種基因上的缺陷,身體和靈魂的匹配程度沒那麼高就直接讓他們進來,但你也可以說是那時候技術沒有很成熟。
Z:可是為什麼會有這個情況?是因為地球死太多人,所以要先補充嗎?為什麼要讓一群還沒準備好的下來?
K:不是,其實不是他們沒準備好,而是這個系統還沒準備好。
Z:你是說地球揚升系統嗎?
K:就是包括投胎的這整個系統,我剛講的是其中的靈肉錨定系統。之前A看過投胎系統,有很多大氣團帶他,透過轉世經驗增強特定的能力。(※ 備註:可參見〈催眠個案紀錄:地球輪迴探險家A〉
Z:所以主要在地球轉世的靈魂,他們每一世鍛鍊的過程,也會交互影響他們下一世的載(身)體嗎?
K:對啊,但對我們這種第一次來的(※ 備註:K和D是第一次投生地球),就會覺得這是**(髒話消音XD)。其實也不能說他們錯,這是有可能的,但我們就會覺得說我靈魂本質就長這樣,我根本不需要透過轉世鍛鍊載體素質,上來下來都這樣,沒有太大影響。
Z:反正就是那一批載具匹配度特別不協調。
K:對,不協調的情況特別多。
Z:我想順便延伸問一下,有關現在跨性別的議題,雖然我知道這跟轉世切換性別的適性有關,就是這種反感自己生理性別認同的,和他的靈魂和現在的載具不匹配有關嗎?還是其實是兩回事?
K:其實是兩回事,我講的靈肉不協調指的是他們比較不能真的有實感。
Z:欸!我知道,我遇過這種人。
K:你應該知道我所謂沒有實感的人,他們的不協調有點像是他們的魂沒有完全進去身體裡,沒有完全知道自己在幹嘛。
Z:我想問一下,以這類人的情況,他們會很想脫離肉體嗎?我想起以前的一位朋友,以他的情況來說,雖然他自認是老靈魂,但以我現在所知他應該是第一次來地球,是非常不熟悉、沒有先補課的那種類型,因為他非常飄,搞不清楚這裡的狀況。
K:(大笑)第一次來很多常會覺得跟原本理解的不一樣,但實際下來才發現不是。
Z:嗯,就是雖然想來幫助地球,但是來了也不知道自己能幹嘛。
K:對。(大笑)
Z:因為你們的情況比較特例,我遇過幾個明顯第一次來地球,然後覺得地球怎麼長這樣,他們想回到自己相對單純許多的母星。
K:我覺得那是因為一來是他們沒遇到好的老師,二來是故意呈現出相反的姿態逼他去感受。
Z:他們那種狀態就是飄,而且他們不會選太高難度的原生家庭(※ 備註:通常是相對單純、平和的中產階級小家庭,不會遭遇什麼嚴重的經濟壓力),因為也過不了關啊。
K:他們有可能是從更遠的星球過來的。
Z:嗯,有一些是。(※ 備註:對應有部分我遇過的催眠個案情況。)
K:畢竟我們都觀察過地球,所以我們對於這個東西了解程度比較高。
Z:因為你們本來就是工程師,但有些不是。
K:有些不是,宇宙裡面還是有很多不知道在幹嘛的生靈,就以人類的角度來說,看上去沒在幹嘛,但我這樣說好了,當宇宙有顆小塵埃出現的時候,你會說它有在幹嘛嗎?
Z:應該說存在即合理,他們本身的「在幹嘛」就是他的存在,因為我之前有遇過(催眠個案)他是來幫旁邊的人「冷靜」,他不用做什麼,但如果他現在想要投入(比較密切參與)的話也可以。
K:尤其是他們從比較遠的地方來的話 ……
Z:不熟悉這裡的文化,是嗎?
K:你要我說我有多熟悉也沒有啊!
Z:可是因為我們是源頭的文明建造者啊!
K:對,但因為現在的宇宙,相對剛出生的時候,是要進入另外一個週期,但在過渡期間會有很多比較混亂、不可預測的事情發生,有些可能是被黑洞吸進去的物質,它最後在其他地方轉化成靈魂的形態,這樣的存在一出生本身就不是為了要做什麼事情,他的存在本身就是用來驗證黑洞這個機制是可行的,我們必須要有很多這樣的東西存在,才能確知這個(宇宙系統設計)機制是可行的。
Z:他們就是一個特定平衡系統的驗證?
K:對,你可以說他們最後衍生出一個種族,有很多很多蠻遠的小星球其實是以這種方式出生的。
Z:就是類似一種by-product的感覺?
K:嗯,對,但你要說他們是by-product,你也不能不愛他們啊!是不是?(大笑)
Z:這是沒有差的啦,大家本質上都平等。好,再回來講物質轉數位。
K:剛才講到很多為什麼會有錨定不穩的問題,其實和物質轉數位是有一定程度的關係的。
Z:我插話一下,剛才提到二戰後、戰後嬰兒潮時,下來的那一批靈肉不匹配的狀況,那個部分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好像還沒有講完。
K: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們會覺得那是一種舊時代的產物,畢竟這種東西(地球人類載具和系統)就是一直在更新的,整個宇宙的狀態是瞬息萬變的,然後講到物質跟數位的本質,物質這種東西就是為了「被消失」而存在的,因為人類所理解的物質不是永恆的,所以物質之所以能有這個名稱,是在於具有能「被消失」的這個特質。
Z:就是可以死嘛。
K:對,這是重點。
Z:這是物質生命的特權,然後還有很多人怕死。
K:但你要想,物質的價值可能就在於祂死掉的那一刻,因為當祂不死掉的時候,你不會知道他的價值在哪裡。大家都以為物質的價值在於祂被創造出來的那一個瞬間,但其實不是,物質的價值是在於祂能夠被消失,就是祂有可以被死亡的這個價值,但是數位或虛擬本身並沒有這樣的特性。
Z:數位或虛擬就是「無法死去」。
K:意念這個東西是虛擬的,所以很多文化中會有一些儀式,比方說把一些讓我感到痛苦的想法寫在紙上,然後燒掉。
Z:但那其實算是一種能量轉換。
K:對,但必須要透過這樣的方式,你才能讓一個虛擬的東西有被消失的感覺,就像阿卡莎資料庫,祂一直都在那邊,因為祂本身是人類的意念集結而成,所以祂會一直在那,這是數位和虛擬的本質。
Z:這會涉及到意識上傳。
K:回到最根本的一個問題,因為人類社會現在所做的意識上傳,有點像是拷貝或把人的意識放進另一個容器裡面這種方式,但這其實不算是真正的虛擬化,因為還是有一個可能會損壞的載體存在。
Z:它其實還是一個物質的容器,只是看起來好像是虛擬的。
K:對,所以若人類想要體驗真正的物質轉虛擬,他們必須要強迫自己接受所謂容器的死亡,任何形式上容器的死亡,你的意念才會真正虛擬化。回到物質轉虛擬/數位化的問題,如果人類使用的數位化(環境)是我們要倚賴機器製造出雲端,那這問題一樣沒有解決。
Z:這其實也是《WESTWORLD》目前探討到的進度。
K:對,所以討論到真正變成虛擬,會是當量子電腦本身也不會是物質的時候,你才能去討論這個問題,就是什麼才是真正完全的虛擬化。
Z:可是所謂「虛擬化」這個詞彙本身,以我們探討的方向,這個詞彙其實是錯的,應該是「真實化」才對。
K:對!我剛本來要講這個,因為這其實才是真實(不死的狀態)。
Z:它本質上是「反虛擬化」,它其實是《金剛經》裡面所謂如如不動、不生不滅的那個真實的實相。
K:對啊,但你知道的,照鏡子不都是反的嗎?
Z:(大笑)好。
K:所以你要理解這個東西的真實面貌,就把它反過來,跟照鏡子的概念是一樣的。

tbc.

若我的分享對你有所啟發,歡迎幫我拍手請我喝杯咖啡,或在下方留言交流!🙌

有興趣/需求體驗遠距催眠,或想了解這項服務的朋友,歡迎來訪。👣


關於我|About Me

趙天琳 Zhao Tian Lin (1993.06.11-)
Transmedium Artist-Curator

以視覺為基礎開展的藝術家─策展人設計師作家靈性導師
二◯一四年起,以視覺設計師身份獨立接案,擅長將具有啟世性的繁複哲思觀念,轉化為精煉而極簡的視覺語言表達,其藝術與設計風格前衛時尚,瀰漫既未來又古老的科幻神話質地,並能兼顧實驗與實際,整合品牌運營及專案管理思維,提供委託機構或合作團隊共贏的策略佈局、解決方案及高品質的成果。

二◯一七年至今,開始將其對存在與藝術獨特的考察與靈感,化為一場又一場實驗冥想工作坊和科技藝術展演,作為引動觀眾意識覺知的媒介,進而更自在、平衡地投入當下,共創地球更新實相版本。

長年主要關注及發展之專業領域包含:當代藝術、交互科技、推測設計、時尚文化、靈修探索等。

現為科幻XR《觀自在:未來佛 Multiverse Mine: Future Buddha》三部曲專案主理製作人及編導,首部曲〈人‧輪迴〉提案入選2020高雄VR FILM LAB創作培育工作坊及台北電影學院XR工作坊,並參與2020 TCCF創意內容大會線上展出。

聯繫合作/專案委託請來信至 [email protected]

▍ 追蹤IG|FOLLOW INSTAGRAM
▍ 預約催眠|HYPNOSIS SERVICE
▍ 
訂閱專題|SUBSCRIBE VOCUS
▍ 造訪官網|VISIT OFFICIAL WEBSITE
▍ 
藝術社群|ARTIST COMMUNITY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催眠實驗紀錄:星際盟友三方議會-第一次【上篇】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