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中国女权群“性骚扰”事件对女权社群的绑架以及MeToo运动的危机

我的城市,深圳的我

沈於淵

谢谢呀,从香港搬来,在深圳生活了大半年,生活压力比香港小一点点(也不轻松),希望去走一次海滨栈道

文章上鏈

沈於淵
這個問題我之前也咨詢過@曉雅,如果是不小心,編輯錯字錯句,似乎都無法實現,這也是我的疑惑。

《地球最后的夜晚》以及艺术片的未来

沈於淵

一些零乱的感想:

都是有描述梦境的支离破碎,《地球最后的夜晚》比《穆赫兰道》还难看懂。

后者看完后,会让我想多看几遍,然后看了一些故事线的梳理后,会有原来如此的感觉。前者由于没机会、也没意愿多看几遍,看了一些网上对剧情的梳理,仍然还是觉得很乱,没有记得住的人物。

一个原因是,从一开始电影就几乎是用念白在讲述剧情,镜头和画面里的人,似乎都对剧情的推动不大。这导致镜头下,大家的悲伤、萧条、失落、背叛和追寻,都显得很突兀,似乎没有让人信服和共情的理由。

也许是有的,都沉在主角的念白里了。观众一边去试图理解主角介绍名字众多的凶案、爱情还有其他的瓜葛的念白,一边影像又是很破碎的。

电影里,出场人物都有一堆故事,但观众只能听,不能看。人物出场的时间空间,记忆现实全都被彻底打散,观众一会儿听这个人讲一段风尘往事,一会儿听那个人讲一段。

前面所有人把故事零乱的讲一遍(要是看两三遍以上,也可以梳理出来),似乎都是为了最后那个长达一个小时的,一刀不剪的梦。

——————

弗洛伊德以后,有脑科学家和梦境研究者认为,弗洛伊德对了一半,但整体上全错了。

人入眠后,很可能是随机先产生情绪,比如愤怒,比如喜悦,比如悲伤,随后大脑再调取记忆,产生于情绪匹配的梦境,愤怒的情绪产生愤怒的梦境,而非愤怒的梦境让你愤怒。

当调取的记忆组合得过于荒诞与不合常理,大脑会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会因此惊醒,或者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这个梦境确实很美,很难,有飞翔,有亲吻,有故人重现,有旋转起来的房屋,有烟花,有老歌,有诗,所有发生过的事情,所有遇见过或者失去过的人,都在梦里,以荒诞又合理的方式重逢了。

而且按照电影里的念白,男主人公每每能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然后让自己飞起来,让自己的母亲获得幸福,让那个女人回来,等等,都是动人的。

这样的结果是,前面似乎并非梦境的现实比梦境更乱。梦境反而让人清晰。但是没有前面现实层面的打动人心的悲伤遭遇,后面突然进入3D的梦境,让人也有被逼着做了一场忧郁的梦的感觉。

有个吃苹果吃好几分钟的镜头,后面反复也出现不同的人把一个苹果一口一口吃得核都不剩的意象,说实话蛮难受的,但是不得不说,让人印象深刻。但是有一种很强的被逼着忧伤的感觉,还是缺乏让人共情的理由。

电影里大家都说着凯里话,遣词造句却似乎几乎是普通话的语法和词汇。

林强的配乐很动人。

上面所有的这些,当然也全部都可以理解成导演的风格。

我觉得,有时间的人,喜欢长镜头、艺术性、音乐性、完全不在乎剧情、喜欢让人想起大师电影技法的观众,花几十块钱,是值得的。

——————

戴的那段话似乎有点“学阀”之嫌,我同意中国观众需要更多的电影教育和经验,但是这么说就是完全拒绝任何批评了。

——————

对于营销我有几个疑问:是否需要以这样的前期营销方式去宣传,或者说这样是否会让观众的艺术教育适得其反?

当观众本身有“受骗”的感觉后,还被骂傻逼不懂艺术,这样谁都不好受。

况且这么去营销,一个原因就是成本没控制好,导致投入太高,而不是为了教育观众吧。

而这次赚钱回本了,对导演长远的创作,伤害是否会更大?

当然一切也可以换一种方式理解:如果把这场营销当成一次艺术片借用商业片前期宣传手法,是对商业电影市场的一次嘲弄的行为艺术来理解,这样就感觉挺解气、挺好玩的。

这样的话,导演不仅很艺术很先锋,反而更有点朋克了。

而且,目前国内院线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同期电影了,把钱给《地球最后的夜晚》,总比给什么《来电狂响》什么的划算得多。

中国语象2018

沈於淵

读完这份厚重的语象研究,觉得去年纷纷扬扬的外媒揣测或者民间说法都是有点“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