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东

写小说的人。

四、老九

老乔报警的时候,老九已经坐上了高铁。他靠在蓝色的座位上,身体尽力想往后仰。坐在后面的女人发出轻微的哼哼声。指责他不礼貌的后仰行为。隔壁的女学生戴个黑框眼镜,耳朵里塞上白色耳机,陶醉于音乐之中。小九哭了一路,已经哭累了。他闭上眼睛,露出美丽的睫毛,趴在他肩膀上睡觉。口水从嘴角流出来,滴到他脖子里。

高铁乘务员走过来,不时摸摸乘客头上的行李。踮起脚尖,把行李往里推。嘴里说着,这件行李是你的么。她穿着黑丝的粗腿,摩擦老九汗毛粗重的小腿。老九没有闪躲,毫无保留地接受黑丝腿的摩擦。

他感受到乘务员小腿上的温度。乘务员去调整行李时,屁股撅起来。圆滚滚的屁股蹭到老九的鼻尖。紫色上衣和紫色裙子接缝处,绽开来白嫩的腰腹,露出粉色带蕾丝花边的内衣。对讲机别在乘务员的腰间,她忠实履行着自己的职务。老九仔细观察着她,发现她应该是个驻马店姑娘。她拿起对讲机对话,普通话里夹杂着驻马店的方言。她对话的伙伴极有可能也是个驻马店姑娘。她们一起从尘土飞扬的驻马店出发,随着白色的高铁在全国漫游。

老乔也是驻马店姑娘。他十八岁就认识了她。当时老乔还只能被叫做小乔。他在公路上发现小乔。小乔刚刚结束和男友的约会,踩着单车行进。小乔穿着黑色的裙子,黑色的高跟凉鞋。裙子有个开衩,凉鞋的带子缠绕脚踝。小乔每蹬一圈,白色的大腿就从开衩处流动出来。脚踝也因用力由白色而变成充血的红色。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路灯亮起来,灯光打到小乔闪着白光的大腿上。让大腿的线条变得极其柔和。又晃到小乔脚趾上,指甲涂抹的银色指甲油反射光芒,发出怪异的甜香。

老九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踪。一个加速,超过小乔,然后等小乔跟上来。公路两边的田野黑咕隆咚。不时看到一个个三角锥一样的坟头。坟头上趴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狗,不时吠叫几声。勾引远处的狗也骚动起来,狂吠着应和。亮着白色点点灯光的村庄,在狗吠里格外沉静。满满一轮圆月,挂在头上,照的公路如同一条白色河流。老九和小乔两辆黑色自行车,在河流里上下涌动。

离村庄越近,路上行人渐渐多了。小乔遇见个男人,她喊叔的。她就和男人攀谈起来。老九放慢节奏,让小乔逃离自己的射程。小乔和男人的轻声软语,让他回想起十八岁的那个下午。小乔的一声声呻吟,穿过漆黑的夜空,来到他的耳畔。他想和小乔kao bi。他内心发出狂野的呼喊,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强调需要的迫切和紧急。而天已经晚了,起了很大的风,吹的他的自行车难以前行。

村里的女傻子,光着身子,走在路上。干瘪的奶子往胸膛两边耷拉,阴部的毛发团成一团。柴火一样瘦的腿上红色的血痕累累。女傻子朝他笑着,伸手要去摸他手臂。他赶紧逃开了。月亮温柔地抚摸着树木、河流、村庄以及夜色里的一切。

多年之后,当他把小乔压在身子底下摆弄时,他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他问小乔是否还记得那次追踪。小乔只说追踪她的人太多,她早已忘记了当年是否因此而恐惧。他们于是将此事忘记,共同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而十八岁发生在老九生命里的那件事情,一下下灌输在他的动作里,流淌于他后背的汗水中,还有小乔双脚的摆动和肌肉紧张中。记忆没有消失,而是通过消化和咀嚼,在一点点重新生长。

老九从一个长长的梦里醒来。小九用小手拍打着他干燥脱皮的脸庞。小九饿了,他拿出个苹果给小九啃。小九却想要他桌面塑料袋里的薯片。他只好拿给小九。小九掏薯片吃的时候,薯片的碎末掉在他衣服上。他随手捏起来吃,番茄味儿的,酸酸咸咸的口感。隔壁女学生看他们在吃薯片,缩起身体,生怕会沾染上他们的邋遢。老九瞄了瞄女学生洁白光滑的大腿,又睡了过去。

等他再醒来时,小九已经不在他怀里。对面是老乔熟悉的面孔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个陌生男人他似乎有点印象。嗯,没错,这个男人和老乔搞事情,老乔才会把小九托付给老徐。老徐要打麻将才会又把小九托付给老贾。老贾要卖西瓜,数钱找钱,他才有机会抱走小九。他们只图自己的快活,不顾小九的安全。他们只求一时的欢乐,却不怕留下一辈子的遗憾。要不是自己的出现,抱走小九,他们还以为自己的生活紧密完美,毫无漏洞。

老乔还没说话。老郑双眼直视老九,说出了肺腑之言。“首先,我要向你道歉,我搞了老乔。你们虽然已经离婚,形同路人。但我搞她之前却并不知道。这是我第一个错误。其次,我对不住小九。我是老乔烩面馆的常客,经常看老乔抱着小九逗弄,其乐融融。今天我却没有见到小九。如果知道老乔将小九托付给老徐,才能取得和我上床的契机。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这是我第二个错误。最后,美团外卖小哥敲门的时候,我本该注意到这是老天的警告。应当停止行动,提裤子走人。那样老乔就会抱着小九,一起享用热辣辣的麻辣烫。而不是小九走丢,老乔被吓得鸡飞狗跳,魂飞魄散。这是我第三个错误。我虽然有三个错误,但今天我陪老乔追上了你,这些错误也就不能称之为错误了。请你把小九还给老乔,让他们母子团圆。”

小九被老郑的演讲吓得哇哇直哭。老乔害羞的满面通红,用手抚摸小九的头来安抚他。老九目瞪口呆,愤怒地用手击打面前的小桌板。旁边坐的女学生和座位后坐的少妇,都竖起耳朵,来听事情后续的进展。

这时高铁语音播报,长沙站到了,请各位带齐随身物品,看管好你的小孩。小九这时候好像才明白过来,哭喊着叫妈妈妈妈,让老乔抱。当老乔抱着小九,老乔和老九双目相对,却无话可说。高铁车厢缓慢地震动着,随时准备停下庞大的身躯休息一下。老郑看到这一家三口,瞬间觉得自己无比多余。他看车厢门打开,就走到外面去。

时间已经是凌晨。等车的人,有些掂着行李箱,往属于自己的车厢挪动。有从车厢下来透气的,不敢走远,边跳动着活跃血脉,边看守着火车防止它突然溜走。到站的人聚集着,往出站口涌动。无数的头颅和双腿,在长沙稀薄的夜色里移动。老郑躲进人群中,散入无边的黑夜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