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急的老文青

又開始記錄一個自稱老文青的奇思妙想... 從國中開始,高中開眼,大學沉迷,進入職場而中止... 現在回魂...

OCEAN DEEP <之 六>

Published at

OCEAN DEEP

<之 六>

為了迎接大學聯考,畢業前的幾個月,每天都是在複習考、模擬考的考卷堆中度過,聯考前的衝刺是高三升學班學生此時生命中的唯一。依芳也不例外,依芳把喜歡羅聖的心深藏著,因為她知道現在不是談戀愛的時候,最重要的,依芳怕是自己自作多情,雖然羅聖依然似有意若無意的…但不同的是,依芳感覺比起之前踏實許多,快樂許多。

依芳心想,這天還是無法踩著幾乎消失的餘暉回家。學校在偏僻的市郊,在學校前的馬路並不寬闊,馬路兩邊的住戶並不多,馬路旁邊還有兩三畦的田地,和荒廢的空地,但上下時間的車子還不少,依芳心不在焉拖著疲憊的身子緩慢的踩著腳踏車,路燈還沒亮起,殘剩的餘暉卻已經昏暗讓人看不清道路的狀況。

一顆不起眼的石頭,因為昏暗的天色,加上依芳的心不在焉,依芳的腳踏車車輪就這樣輾過這一個該死的石子而失去平衡,依芳驚嚇之後,回神之虞,正想極力取回腳踏車的平衡之際,一輛隨之而來的小貨車險險的繞過依芳,但是小貨車的後視鏡還是將依芳擠倒了,不過小貨車駕駛似乎沒發現這個小擦撞,以為已經繞過依芳,所以並未停車就揚長而去。依芳側躺在地上愣了一會才忍著痛撐起身子,這才意識到腳踏車被小貨車擠倒了,放在車籃子的書包已經不在原位,也已經變形,看著散落一地書本,依芳還是一陣矇。

就在依芳忍著身上雙手雙腳傳來的疼痛,還未來得及檢查自身身上的傷勢,才心想著要先牽起被撞倒的腳踏車避免後面來車又來造成二次車禍時,或許是道路狀況太過昏暗,或許是好的不靈壞的靈,隨後而來的一部未開燈的大貨車似乎沒看到路旁剛站起身子的依芳,大貨車並沒有減速直直的對著依芳開過來。依芳愣住了,忘了求救,忘了喊叫,忘了閃躲,忘了逃跑,雙眼發直的盯著大貨車的車頭,進而眼光轉向駕駛座,當大貨車駕駛的驚恐臉孔、表情、皺紋都清楚映入依芳眼簾時,當依芳感覺到大貨車車頭帶來的風壓之時,依芳才聽到大貨車那刺耳的煞車聲,而依芳只能閉上眼等待那隨即而來的撞擊。

餘光中,依芳遠離了那疾駛而來的大貨車,但那不是原本預期中的全身疼痛的猛烈撞擊,倒是另一種衝擊,一個可以感覺到溫度的衝擊讓依芳倏然離地,逃離那喇叭猛按、煞車猛踩的貨車。依芳是被一隻手臂猛然地攔腰抱起,在腹部的撞擊和隨之而來的壓力讓依芳瞬間想要吐出來,隨即而來在胸腹間的隱隱作痛中,眼角餘光看到依芳看到羅聖的臉…羅聖把他的登山車騎得飛快,第一時間超過已經開始煞車的大貨車將依芳帶離原本的撞擊點,隨之而來的是依芳的腳踏車被大貨車輾過的悲鳴,此時羅聖也失去平衡,在腳踏車傾倒之際,羅聖順手將依芳推向路旁…

在依芳跌了個七葷八素,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忍著全身傷痛從路旁的草叢爬起時,她看到巨大的貨車車頭,車輪下支離破碎的腳踏車,散在路上的書包課本,再往車前一看,羅聖躺在離車頭有些距離的馬路上,那車尾的輪子處還有另一台腳踏車的殘軀…

或許是事情發生得突然,四周的車潮紛紛停了下來,下車觀看的人們也都驚呆了,直到一個看似貨車駕駛的男人走到羅聖身旁,羅聖才忽然掙扎得爬起身來,勉力的坐在馬路上。羅聖起身後的第一個動作是四處搜尋依芳的身影。依芳此時才回過神來,爬起身來,不顧全身痠痛,蹌踉半跑著跑向羅聖,羅聖也掙扎的爬了起來走向依芳。

「沒事吧??要不要緊??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羅聖咧著嘴焦急的問依芳。

「還好,只是擦傷而已,你呢??」依芳也眼露焦急的問羅聖,因為羅聖看起來比起依芳是慘多了。

「也是一些擦傷,其他沒事,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就好。」依芳發現羅聖顯得有些不太對勁,雖然四周圍觀的人也多了起來,指指點點的,卻沒人過來幫忙,依芳只好吃力的扶著羅聖走到路旁,讓不對勁的羅聖倚著電線杆休息。

「剛剛真的好險,不過幸好妳沒事…妳沒事就好…」羅聖苦笑的說著背靠著電線杆慢慢地蹲坐了下來…「不過這可真是累死我呀…」

Want to read more?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