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急的老文青

又開始記錄一個自稱老文青的奇思妙想... 從國中開始,高中開眼,大學沉迷,進入職場而中止... 現在回魂...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三>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三>

湍急的激流,無法呼吸的掙扎,冰冷的身軀,母親的働哭,悲戚的喪禮,眾人的眼光…那不願想起的過往又一一浮現腦海…

「幸福??我有辦法獲得我想要的幸福嗎??是啊…我是那個跟幸福無緣的人啊!!」雲嵐內心不禁說道…

「多少日子了…??我也好累啊…」

「我也不喜歡大家的眼光啊…!!」

「我也想過一般正常的生活啊…是啊…!!」

「我也是會有欲望啊…!!」

「我也是想和一般人一樣談戀愛啊…!!」


「還要多久啊…!!」雲嵐伸手想去握住那眼前不存在也不知何處的幸福的幻影。

忽然手腕一痛,一道和自己往前伸出、前進相反的力道弄痛了雲嵐,這瞬間相反的力道讓雲嵐瞬間清醒,也讓雲嵐身體失去重心向後一倒…瞬間清醒的眼前的是按著喇叭疾駛而過的公車、汽車、摩托車交織而出的車流…

而雲嵐原以為會出糗似的跌坐在地並沒有出現,而是一個身軀接住了他…一個長想極為秀氣的蓬鬆短髮男生接住了他。

「妳…不要緊吧!!」這秀氣的男生連聲音都是極為秀氣、中性。

「不好意思!!謝謝你,我沒事。」雲嵐極不好意思的離開此人懷中站好。

「我…看妳似乎心情不好,有點失神…然後沒看紅綠燈一直往路中央走去…所以就拉了一把。」秀氣的男生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沒事…謝謝你!!」雲嵐一邊看著身著貼身牛仔褲,寬鬆T恤,外搭一件運動夾克的男生一邊低頭道謝,一邊心想:

「糗大了…!!」

「有心事或失戀的話…就讓自己熱血讓自己流汗吧!!」

「啊…!!」這句回答讓雲嵐呆立當場…

只見那秀氣的小夥子拿著一張名片上面印著一家健身中心的名字。

雲嵐瞬間冒出三條線,心想原來被推銷了…只見這男生轉身就走掉,還不忘回頭說道;

「有就來找我流流汗吧!!」語一落,人也消失在人潮之中,獨留下哭笑不得的雲嵐拿著名片呆立當場心想:「這是甚麼憋腳又中二的推銷啊…」

「我回來了!!」雲嵐回到家對著屋內的人打招呼。

「雲茜回來了啊!!等一下喔,晚餐快煮好了,累了吧!?先去洗澡吧。」回答的是在廚房忙著煮晚餐的雲嵐的母親。

「……」聽到母親的回答,雲嵐臉色一沉心理的陰霾瞬間佈滿心中,原本回家的好心情全沒了,無語的走過客廳,客廳的神龕上有一個牌位,牌位後方有著一個錶框起來的照片,照片中稚氣未脫的帶著笑意的臉龐和雲嵐一模一樣…

「我不是雲茜呀…!!」雲嵐陰沉的看著照片小聲的說道。

回到房間後放下包包,脫了靴子、牛仔褲和罩衫,換了寬鬆的褲子,拿了浴巾和換洗的衣物便往浴室而去。

浴室裡,雲嵐脫下T恤,看到鏡中的自己才發現忘了將耳環給卸下來。

在側臉要拿下耳環時,看到鏡中的自己…帶著淡妝精緻的臉龐,上著淡淡唇蜜的嘴唇,還算長的眼睫毛,覆於額前自己剪的劉海,兩邊及後面略長過肩膀的黑色直髮,消瘦帶點骨感的雙肩和鎖骨線條,整體的骨架都是屬於偏瘦的,加上幾乎一米的纖細長腿…這是百分百會令人想犯罪的美人一枚啊!!

「我是誰??我還要過多久這種日子…!!」雲嵐看著並撫摸著鏡中的自己喃喃自語。當手指滑到鏡中自己那平坦的胸部…心裡大聲的吶喊著…

「我是個男生啊…」

洗完澡,雲嵐頭上包著浴巾,躺在床上,為了那不確定而迷惘的未來…好累啊!!這個人生已經不想再走下去了,那順著臉頰流下的水珠有點鹹鹹的…

那異樣的眼光…來自周遭…

那悲戚的哭聲…來自母親…

那無奈的爭吵…來自雙親…

那閃閃的刀光…

咚!!咚!!「茜兒!!吃飯囉!!」母親的聲音在敲門聲響之後傳了進來。

「唉…來了!!」雲嵐無力無奈地回應後,起身穿好衣服後便開門前往客廳。

客廳中,飯桌旁坐的只有兩個人,雲嵐和其母親。兩人默默的看著屋裡中唯一發出聲響的電視吃著晚餐。

忽然,電視旁的電話無預警的響了起來。

「妳吃,我去接就好。」雲嵐的母親說著放下碗筷站了起來。

「喂~喔,是你,甚麼事??茜兒的忌日??每次你都搞錯,你當人家甚麼父親!!」雲嵐的母親的聲調突然高了起來,也大聲了起來。

「嵐兒已經走了那麼多年你也要放下了,因為嵐兒的關係,你也丟下我們母女這麼多年了!!你放不下你兒子的死,每年都要來亂一次!!」雲嵐的母親的眼神開始變的凌厲,聲音變的淒厲,嘴唇雙手開始顫抖。

「知道了!!…反正我明天會過去看嵐兒…」雲嵐的母親氣憤地用力掛上了電話。

「…」雲嵐似乎沒聽到任何聲音似的沒有表情,嘴不停手不停地自顧自地安靜地吃著自己的晚餐。

「茜兒,沒事,是妳那個沒用的父親,明天是嵐兒的忌日,我要去塔那邊看妳哥,妳要去嗎??…當然,媽了解,這事還是不會勉強妳…」雲嵐的母親又恢復那慈母的溫柔眼神與語調。

「我去,妳休息吧,我幫妳跟哥哥打招呼…」雲嵐如此說道…

「這樣啊!!看你們兄妹和好那就好…那我就不去了,妳知道,我不想看到那個人,每年至少都要詛咒妳一次,真不曉得為何他就這麼恨自己的親身女兒…」除了電視的聲音,客廳又回到了寧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