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急的老文青

又開始記錄一個自稱老文青的奇思妙想... 從國中開始,高中開眼,大學沉迷,進入職場而中止... 現在回魂...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十一>

發布於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十一>

晚餐時間是熱烈愉快的,尤其是經過一下午的逛街征戰之後,那得到休息的雙腳又恢復了能量。

在生理上的需求滿足之後,不免俗套的雲嵐拿出手機看了一下,不看還好,一看發現好幾通未接來電,然後臉色也為之一沉。那驟變的氣氛,坐在身旁的泰品立刻就發現了,因為泰品實在太過了解雲嵐的狀況,所以立刻猜出發生了甚麼事。

「電話嗎??…阿姨的??」泰品嘆氣的說。

「嗯…不好意思,我去打個電話。」雲嵐跟其他三人說了聲抱歉之後,在凌葳和王清靈岔異的眼神中離開座位。

「不用擔心…只是家裡人的奪命連環摳!!」泰品打哈哈企圖緩解其他兩人的氣氛。

接著泰品就依照慣例的有一搭沒一搭的和王清靈及凌葳技巧性的問了一些話,直到凌葳離席。

「抱歉,我也離開一下…」凌葳說著站起,往化妝室的方向而去。

「你…跟他從小認識後跟在他的身旁多久了??」待凌葳走後,王清靈問泰品。

「我說過我們是從小的孽緣。」泰品喝著飲料,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覆王清靈的問話。

「呵…真是堅定不移啊!!」王清靈的語氣很戲謔。

「…」泰品只有斜眼看了一下王清靈。

「那該不會一直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吧??我看你幫他擋過很多男生的追求…牽過手了嗎??」

「…」


「我昨天就說過了,要和朋友出來…嗯,會小心…有吃飯,正在吃…對和泰品…先這樣…妳先去睡,不用等我…好…知道了…會早點回去…」

在好不容易結束與母親的通話之後,雲嵐有覺得又累了…於是逕直走向化妝室,去解放一下,洗個手。

好不容易找到看到洗手間的標示,但因為低著頭,心不在焉,忽然打開的化妝室的門驟然的就打開了,當雲嵐反應過來時額頭就撞在門上了…

「啊!!對不起…雲嵐!!…要不要緊??」從廁所出來的是凌葳。

「還好,沒事…」雲嵐摸了摸額頭,因為是”面”的接觸還好不怎麼痛…

「對不起…快進去吧,女廁只有一間,我剛剛才排到…」凌葳讓過身意示雲嵐趕快進去。

「喔…謝謝!!」雲嵐趕緊進了那唯一的”女”廁,關上門。

因為長久以來的女性裝扮,雲嵐也早習慣上女廁。

「女廁…!! !!…女廁!!」雲嵐忽然驚覺了…凌葳怎麼從女廁出來…

「女廁…女裝…不會吧…」這幾天雲嵐覺得頭很痛…那晚之後發現的這個不確定的秘密,這件事就一直在腦海中盤旋不去,搞得自己神經兮兮,心神不定…

「怎麼了??…看妳一臉鬱卒的樣子…」泰品非常自然的拉了椅子便在雲嵐面前坐下。

「沒事…只是燒腦過度吧…所以沒睡好,頭痛…」雲嵐雙手撐著兩邊太陽穴…

「甚麼事讓妳又沒睡好??…阿姨??…」

「不是,雖然還是有點煩,但這次不是我媽的事…」

「啊不然咧…」泰品背往椅背一靠,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態。

「唉!! …我覺得我們似乎搞了一個大烏龍啊…」雲嵐無力的趴向桌子…

「到底甚麼事…」

「就是凌葳…」雲嵐無力的說…

「凌葳,怎麼了??」泰品疑問著…但是思緒立刻回憶到那晚單獨和王清靈,凌葳在一起時的情境…那時雲嵐剛去回撥母親的奪命連環摳,此時因為中心點的雲嵐不在而忽然間安靜下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