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iy

在潮浪中與我重逢。

無題九

 (編輯過)
A very special (and strange) talk show for my love

*大樂隊開場音樂
*觀眾鼓掌


Andrea:你好,謝謝你願意接受談話訪問。
Siniy:很高興能有這個機會。
A:(噗哧一笑)是說,明知道是在自言自語,開場白還有必要嗎?
S:當然要有啊,場景氣氛最重要了。而且,這些話其實是想說給另一個人聽的,那個我們時時都放在心坎裡的人。
A:沒辦法,誰叫那個人老是喜歡埋頭想,我們只好自己問自己問題再自己回答囉。

(雙雙大笑)

S:那麼,我想問的是,經歷過這些之後......
A:等一下,怎麼變成是你在問我問題,主持人不是我嗎?
S:沒有,臨時改了,而且這只是"談話"訪問,聊天的時候本來就會互問啊。
A:嗯,好,反正不管誰回答都一樣。經歷過這些之後......我覺得我變得比原本更強韌了,不知道你是不是也這麼覺得。
S:該說是"變成"嗎?本來我們都不知道自己可以承納到什麼程度,沒有機會知道,後來有了,才會感覺像是"變成"。
A:對,我們內心深處一直都相信自己辦得到,就算肉身毀壞也不能算是失敗,因為我們的靈魂從來沒有被擊倒過。
S:問題是,別人不知道,所以我們把他們給嚇壞了。特別是那個人。
A:(悲傷的點點頭)
S:那個人實在太會擅自負罪了,很傷腦筋呢。每次看她這樣都很難過。
A:真是的,那個人都不曉得,才不是她的錯,你知道吧,真正的問題是......
S:以前的我們實在太笨了。
A:對!你怎麼知道?
S:廢話,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A:你看,我們又在耍笨了!
S:誰跟你一樣,我現在可是學聰明了。
A:好,不管,重點是,我們笨就笨在,該知道怕的時候都不曉得要怕,該跑的時候都不知道要跑,很簡單的道理嘛,如果你愛上的是一顆流星,一個暴風圈,還是一道閃電,就算再喜歡,哪個笨蛋會連安全帽都不戴直接衝上前去?
S:不好意思,正是在下我。
A:結果搞得人家流星都嚇傻了,人家搞不好是計算過降落位置,想說掉到這裡不會砸到人,你還特地專門的衝過去想空手接它,有事嗎?
S:我怕它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很痛......你自己說,如果是你會不會去接?
A:不就是接了才會有現在的我在這裡吐槽你......
S:我覺得那個人看到我們在這裡五四三,都沒個受害者的樣子,可能會氣死。
A:氣我們氣得要死,總比懲罰自己好多了!
S:嗯,完全同意。
A:做個總結,如果我們已經知道,我們就是會去愛一顆流星,一個暴風圈,或是一道閃電,而且我們就是要去接住它,那我們該做的事情是──
S:把那頂見鬼的安全帽戴好,防彈背心穿好,還要戴手套,不要再把自己炸穿一個洞。
A:對,就算你自己不怕,為了不要嚇到人家,至少多練習一下逃跑反應,練到看起來像是你有天生自帶這個功能。
S:其他我不知道,演技倒是有點自信。
A:好了,在讀者開始懷疑我們是瘋子之前,是時候該結束這個荒唐的談話節目,假裝這些全都只是後設文學技巧的一部分了。
S: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A:(飛吻)

*大樂隊閉幕音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